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6
    偌大静谧的屋子里,除了苏迷微微急促的喘-息声,细细密密的亲-吻声,以及衣衫窸窸窣窣声,夙熠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但苏迷却无比清晰感受到,他剑拔弩张的蓬-勃怒气,正来势汹汹抵着她。

    “苏寒,苏寒。”

    门外,再度传来关忘忧的声音。

    门内,苏迷正被夙熠压在门板,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苏迷突然忍不住想笑,但她怕只要自己笑出声,难保身后的男鬼不会直接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下楼,在大堂等着。”苏迷清了清嗓子,让自己的声音,显得更自然些。

    关忘忧见她声音并无异样,这才应了一声,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。”

    然而下刻,屋里突然传来一道细微的痛吟声,关忘忧连忙转身,再度回到门前:“苏寒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,只是不小心,踢到桌腿了,你先下去等着,我一会便下去。”苏迷皱着眉,忍痛扭头嗔了夙熠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却丝毫没有收敛,反而动了动-腰,又向前进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过电般微痛的感官,令苏迷微张着嘴,满脸痛苦与难耐。

    眼见随着他再度向前,苏迷即将不可抑制发出声来,夙熠将手指放到她的口-中,按住她的舌,不让她发出声来,同时轻慢动-着腰。

    苏迷紧绷着身子,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刻,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敲响:“苏寒,你先出来,我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无法开口,结果身后的男鬼,直接替她回答道:“她眼下不方便,关道长还是先去大堂等候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关忘忧一听,脑中立马出现苏寒被那男子压着的画面。

    回想着方才的声音,他不由猜测,苏寒应该是做-他人身-下的那一个?!

    关忘忧想想还是有些难以接受,更加用力的拍门:“苏寒,你出来!”

    苏迷眼见这情况,哪里还做的下去。

    正当她要将夙熠推开,却发现某物竟然……死死地卡住了!

    苏迷一把拉下嘴里的手,无声说道:‘拿出去!’

    夙熠刚吃-下一口,自是不愿意离开,反而更加急切,又向前了一寸。

    结果下一瞬迎接他的,便是一记重拳,再是强硬的被迫离开,外加反脚踹中他的肚子,将他生生踹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苏寒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别叫了,跟叫魂似得,我又没死,你先滚下去等我。”

    原本某处已然疼的厉害,又听见关忘忧的声音,苏迷心情更加不好了,立马把关忘忧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关忘忧被骂的太多,突然也有脾气了:“好,是我多管闲事,随你们怎么折腾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门外传来动静极大的下楼声。

    可是还没走几步,被气得半死的关忘忧,一个没注意,脚一歪,立马依言狼狈滚下楼!

    苏迷听此,差点便要笑出声,眼角余光却扫到一脸阴沉的男鬼,以及玉雕般的某处,闪着某种光泽……

    她急忙别开眼,整理了着装,拿着包袱便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夙熠懊恼起身整理,紧跟着苏迷下了楼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关忘忧,一直注视着苏迷。

    虽不知两人在房中发生了什么,但见两人面色并无异样,心下这才稍稍放了心。

    关忘忧为了在苏迷面前刷好感,掏钱在附近租了一辆大马车。

    刚采购吃食回来的苏迷,并没给他多好的脸色,拿出一锭银子给他,拉着夙熠上了马车,同时冷着脸问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夙熠知道,她这是征询他的意见,帮他去找那几件东西,便低声说了句:“凤城。”

    苏迷直接冲外面说了一句,便倚在车厢另一侧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关忘忧进了车厢,正想挨着苏迷坐下,夙熠伸手将苏迷捞到身边,满眼敌意望着他。

    关忘忧越看越觉得,这男子相当的讨厌又丑陋,当下便收回视线,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马车渐渐行驶,一行人往凤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凤城是国都,距离先前落脚的客栈,大概几百里路程。

    他们出发的时候,已临近晌午,到了后半夜,实在有些困乏,便将马车停在一座破庙前。

    苏迷拿着包袱下了马车,点燃火折子,先行走进破庙。

    她四下望了望,眼见角落里有几只小鬼,正要开口,夙熠走进来的那瞬,那几只小鬼,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苏迷看向夙熠,心想她这鬼郎君,还真是行走中的驱鬼神器,比她的符篆还省事。

    夙熠对上她的目光,薄唇抿了抿:“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生气?不错,懂点人事了。”苏迷挑眉。

    夙熠知道先前是他做的不对,可在那种时候,别说是鬼了,即便是人,也不想退出来罢。

    他觉得很无辜又无奈,但显然知道,她还在气头上。

    眼见师徒两人还在安顿马车,夙熠斟酌片刻,张口道歉:“之前在客栈,是我一时性-急,对不住,寒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寒?寒是谁?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懵比,突然想起什么,这才意识到,他们已经啪过,可她还没告诉他,自己的真实名字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关忘忧师徒两人,已然走进破庙,苏迷当即话锋一转:“我同夙熠住在内殿,你们在外殿,没什么事情的话,不要进来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关忘忧总是时不时出现眼前,惹得苏迷实在心烦,便特意警告一句。

    但关忘忧与夙熠,显然不这样想。

    关忘忧以为,他们要在内殿,做不可描述的事,不让他进去打扰。

    而夙熠心想,她定是为了弥补,白日打断的敦-伦之事,故而今晚选择在内殿继续。

    苏迷眼见他们若有所思,已然无暇去猜,打着呵欠走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夙熠脚步急切的紧跟上去。

    关忘忧则是怒不能言,心想左右他拦也拦不住,还不如先行让自己变得更强,届时想要得到那苏寒,定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于是跟安辰染分头行事,去采集鬼怪的魂法。

    且说内殿那边。

    苏迷刚将行囊收拾好,打好了地铺,正躺下来准备睡觉,然而透过昏暗的光线,却见夙熠已然开始宽衣解带…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