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2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2
    “师傅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讶,冲那黑衣的男子唤了一声,紧接着又看向满脸潮-红未褪的安辰染:“你怎么会跟小辰子在一起?”

    莫宇原本冷清的脸,见到苏迷的时候,微微有些缓和。

    却在她问起安辰染时,莫宇面色再度一冷:“街上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安辰染怔怔看着身侧之人,心下却是一阵暗潮翻涌,这男子竟然是莫宇!

    他眸光闪了闪,满眼复杂难辨。

    莫宇没有再管他,只是下了楼,来到苏迷身边,正要想以往一般,抬手摸摸她的头。

    一只修长玉雕的手,当即挡住他,顺带将苏迷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先前没有察觉男子的气息,此时莫宇这才注意到夙熠,眼见他与苏迷甚是亲密,不由皱眉:“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苏迷知道,莫宇这是生气了。

    但她又不是原女主,与这个位面中的人鬼神都不熟悉,她只认得她男人。

    于是,苏迷在不崩人设的情况下,拉着夙熠的手,看向莫宇:“师傅,他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莫宇自然知道苏迷是女子,但客栈里的其他客人,以及客栈老板与店伙计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虽然这断袖之癖,富家子弟中,不少人都好这口,但都是暗着来,很少有人这般明目张胆,不由低声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那位小公子,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哥,竟然这般大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当真是佩服敬佩不已,换做是我,我都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有婆娘了,最好断了那份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想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刚刚下了马车的关忘忧,一进客栈,便听见苏迷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再听大堂中的议论声,心中猛地一疼。

    他刚走了几步,然而所有的目光,全落在那袭黑袍男子的身上!

    “莫宇……。”关忘忧定定看着他,痴痴出声。

    安辰染听此,立马跑下楼,一把揽住莫宇的胳膊:“既然你救了我,那我-日后便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见此,带着夙熠朝后退离一步,看了眼关忘忧,又看了眼莫宇与安辰染,越发觉得这剧情,发展的相当有趣。

    据她猜测,这关忘忧绝对跟莫宇有一腿。

    而安辰染必定也猜测出来,故意想跟莫宇绑上关系,不让莫宇抢走关忘忧。

    只是,这莫宇是攻呢,还是关忘忧是受呢?

    苏迷缓缓勾着唇,却不想正被莫宇看到,连带冷冷瞪了她一眼:“你跟我上楼。”

    说罢,莫宇甩开安辰染的手,径自走上楼。

    苏迷拉着夙熠便要跟了上去,却不想又听见莫宇说道:“你一人上来。”

    原女主在莫宇面前,算是比较听话的,苏迷松开夙熠的手:“你在楼下等着,我马上便下来。”

    夙熠颔首应承,垂下凤翎睫羽的那瞬,眸底隐着极致阴寒的冷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上了楼,眼见莫宇已然坐在桌前喝着茶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莫宇立马开口道:“那男子会害了你,离开他。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随即轻慢笑道:“师傅,他已经是我的人,不,是我的鬼郎君,我若离开他,岂不是太不负责了。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莫宇猛地将茶杯重重一放,厉声道:“你怎么这般糊涂?人鬼殊途,人和鬼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!”

    “他会复活,我等着他复活,纵使他复活不成,那我便养他一辈子,师傅,我若认定谁,坚决不会变心。”苏迷满脸不容置喙的坚决,毫无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却见莫宇冷嗤笑道:“复活?迷儿,你可知道那复活的代价是什么,你可知道你将要付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傅,人活一辈子,不需要太长,只要自由无拘束,与心爱之人开心快活便好。”苏迷慢条斯理勾着唇,心中想着那人,连眉眼都是那般温柔。

    莫宇眉眼紧皱:“若是最后你会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,纵使这般,你仍然还要同他在一起?”

    唇角笑意微滞,苏迷当即敛了笑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夙熠站在楼下,从苏迷走进雅间,便一直注视着那紧闭的房门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不动,眼睛也不带眨一下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见了,差点以为他是一尊人偶。

    这时,随着一道“吱呀”声响起,苏迷从里面打开雅间的门,走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往常,按照这个角度,苏迷必定会发现夙熠的目光。

    可眼下,苏迷只是满脸凝重的若有所思,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心下倏地狠狠一缩,异常清晰的痛感,让夙熠神色微顿。

    他抬手按住原本死寂沉沉的心口,脸上出现前所未有的怔松,茫然又费解地抬眸,再度看向那人。

    这一回,苏迷终是发现附近的气场不对,对上夙熠墨瞳的那瞬,微微怔愣,随即扯唇笑道:“我回来啦,走罢,咱们去开一间上等房。”

    苏迷拉着夙熠的手,便要带他走向账台。

    夙熠却丝毫没有动,只是神色复杂看着她:“你后悔了?”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回头看向他,连忙好生哄-慰:“怎么会,我脾气比较倔犟,一旦决定的事情,谁都无法改变,答应你的事,绝对不对反悔。”

    夙熠仍是不动,一瞬不瞬看着她。

    最后苏迷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才将他哄劝好。

    或许旁人看着觉得累,但苏迷对于这种哄男人的事情,做的倒是很得心应手,也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毕竟爱情是相互的,他在其他位面里,为她一直保驾护航,她都铭记在心,哄一哄他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下了楼,关忘忧与安辰染,已不在大堂。

    苏迷要了一间上等房,将床铺整理了一番,便跟着脸带面纱的夙熠,来到公布皇榜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细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皇榜上说当朝的帝后,得了很奇怪的病症,特意放皇榜招天下能人异士。

    苏迷习惯先看赏金,一见赏金是黄金万两,眼睛立马一阵放光,二话不说,直接将皇榜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想好了,这皇榜不是什么闲杂人能,都能揭的。”站在皇榜旁边的士兵,连忙出声提醒。

    苏迷从腰间拿出一锭银子:“劳烦大人带我们进宫。”

    那士兵不动声色接过银两,刚要领着苏迷与夙熠进宫,却见关忘忧孤身一人,朝这边走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