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4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4
    随着奇异繁复的咒语,从夙熠口中传出,幔帘后,突然发出一道似人非人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浓重腥臭的黑色雾气,从帝后圆滚滚的肚子中,渐渐凝聚成团。

    而帝后的肚子,在那黑雾完全脱离之际,亦随之渐渐变小。

    夙熠执起玄天鼎,将鼎口赫然对向那团黑雾,抬手一举,那团黑雾便被玄天鼎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正当他启唇,再度念出咒语,将玄天鼎封印的时候,夙熠一个不防,一缕黑雾从鼎口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,用符篆封住正南方出口。”夙熠扭头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当即拿出几张符篆,念出咒语的同时,便将符篆掷向正南方位的殿门。

    那团黑雾刚要逃窜而出,苏迷的符篆抢先一步,直接封住殿门。

    黑雾不小心触到明黄符篆,再次发出一道极其刺耳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被随后赶来的夙熠,重新收入玄天鼎。

    帝君与众侍卫被眼前的一幕,完全惊呆当场!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时候,帝君连忙跑了进去,却见他原本美貌如花的皇后,变得枯瘦如柴,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“芙语?你是芙语?”帝君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帝后这时缓缓睁开眼睛,即使整张脸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,但面对帝君,那种情感流露的眼神,却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芙语。”帝君当即握住她的手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时,苏迷走了过来,隔着一层幔帘禀道:“启禀帝君,帝后体内的魔物气息,尚未清除完毕,可否让小人替帝后清除?”

    帝君一听,不顾任何礼仪,急忙将苏迷拽了进来:“快,快给帝后医治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她是儿臣的人。”

    眼见帝君那般粗鲁对待苏迷,夙熠眸眼梭然一冷,有种想要砍掉,帝君抓住苏迷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帝君闻言,微微一怔,随即将苏迷放开,放柔了语气说道:“法师,快帮本帝君救救芙语。”

    苏迷几不可察扬扬眉,不知这帝君为何如此听夙熠的话,心中一阵莫名。

    但她手里也没有闲着,拿出最贵最有效果的符篆,念出咒语让其化成护身灵,保护帝后的同时,将那魔物留下的所有气息,全部清除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帝后的身体,肉眼可见地恢复了少许。

    帝君当即大喜:“赏,来人,赏赐此人黄金万两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听,连忙垂下双眼,藏着那听到黄金便放光的眼神,颔首感谢圣恩:“小人谢过帝君赏赐。”

    帝后大“病”痊愈,九皇子夙熠归来,喜上加喜。

    帝君特意下旨,三日之后,在宫中设宴,并减少一年上供的税收,普天同庆。

    苏迷对酒宴没什么兴趣,谢完恩便拉着夙熠,退出宫殿,同她一并去领赏钱,顺便让那些人,看在他的面子上,将黄金兑换成皇家银票给她,以方便携带。

    然而,当所有人都退出宫殿,关忘忧才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人注意到,他浑身萦绕一层淡淡的黑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宫中人多嘴杂,小道消息传得极快。

    苏迷拉着夙熠去领赏的一幕,被多名宫人见到,不多时,便传出九皇子有断袖之癖。

    当事人知晓后,本想恢复女儿身,名正言顺跟夙熠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等她恢复,帝君第一时间便开始张罗着,为九皇子选妃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意识到,生在帝王之家的夙熠,如此这般受帝君宠-爱,帝君定会将未来的王位传给他。

    即便他只专宠她一人,难保朝堂众臣不会上奏弹劾她,让夙熠雨-露匀沾。

    苏迷得知此事,是在领了赏钱之后,去宫厕小解时听到的。

    当时心里便有了主意,于是净手出来后,便向夙熠告辞:“若是没有别的事,小人便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苏迷恭敬行了礼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原本死寂的心,猛地一紧,夙熠丝毫不在意众人的眼光,伸手拉住她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客栈,师傅还在等着小人。”苏迷笑着拿开夙熠的手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半路正好遇到关忘忧,两人便并肩走出了宫门。

    夙熠定定看着毫无留恋的身影,墨色眼瞳闪烁着极深暗沉的阴鸷幽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回到客栈,径自进了房间,随即紧闭房门,整整睡了一日一夜。

    直到饿到不能行,才起来洗漱,下楼去觅食。

    待她下了楼,正巧看到关忘忧、莫宇与安辰染,都坐在楼下用膳,苏迷朝他们走过去,坐在莫宇左侧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苏迷边吃着东西,便开口问道:“师傅与关道长是旧识?”

    莫宇神色微顿,随即道:“曾有数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他此话一出,苏迷立即看向关忘忧。

    但后者并没有多少情绪,只是淡然附和颔首:“是,我与莫法师见过几次面。”

    苏迷倒是有些意外,毕竟当初提到莫宇,关忘忧可没有此时这般镇静。

    难道被她怼习惯了,对外界一切的伤害,全都自动免疫?

    由于莫宇与原女主,有一层师徒关系在那里,苏迷并没有深挖,只是想着如何挖坑,将关忘忧埋进去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几人很快用完膳食,苏迷突然想出去逛逛。

    关忘忧想要与她同行,苏迷破天荒的直接应下。

    他欣喜若惊,结果莫宇与安辰染亦要同去。

    关忘忧不着痕迹地,瞪了安辰染一眼,后者眸光闪了闪,随即低垂着眉眼,当作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于是一行四人,走出了客栈,走向最繁华热闹的集市。

    苏迷与关忘忧并肩走着,安辰染则是一直粘着莫宇,拽着他的胳膊不放。

    原先莫宇还毫无留情将他甩开,结果安辰染跟没事人一般,总是一次次的缠-上来。

    莫宇不知为何,看着他那张柔软脆弱,还要故作坚强的脸,最后却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苏迷在一旁看在眼里,显然是乐享其成。

    只要安辰染离开关忘忧,与谁在一起,跟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原先因为夙熠,心情有些灰暗的苏迷,此时的心情,变得好了些,在集市上买了很多好吃的好喝的。

    这边买买买,买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却不想,另一边,低调奢华的马车上,特意来寻苏迷的夙熠,将眼前的一幕幕,尽收眼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