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4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2
    季南昭几不可察的皱眉,当即反问:“哦?怎么个熟法?”

    冯诗茹见他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反问自己,低垂着眉眼,掩去眸底那抹冷光,同时道:“我怕我说了,季学长会觉得我乱嚼舌-根,故意在苏学姐背后,说她的坏话……。”

    坏话?

    既然是坏话,那一定是不好的传言。

    而男女间不好的传言,不过就是两人有不可告人的暧-昧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冯诗茹没有明说,但季南昭心里,多少已经猜测出来,眉头皱了一瞬,立刻恢复良好的修养。

    但见他温然笑道:“传言大多都是空穴来风,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没有想到,此时的季南昭,竟然还是这么相信苏迷。

    眼底闪过一抹恶毒之色,余光落在医务室的方向,嘴角不由勾起冷冷笑意。

    既然季南昭不相信,那她便让他亲眼看看,那些传言,到底是不是真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医务室内。

    当外面传开隐隐的谈话声,作为军人的席锦,第一时间便将那些对话,尽收耳底。

    身形微僵的瞬间,眼底迸出凛冽戾气,被他隐藏的浓重血性,毫无遮拦的释-放在外。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什么人跟季南昭,敢在背后说苏迷的坏话?

    心想着他与苏迷,现在还是教官与学生的身份,席锦连忙紧紧捧住她的脸,重重深-吻几秒后,不舍的离开,站直身,整理衣着。

    却不想,刚整理好身上的军装,席锦垂眼一看,眼底当即猛地一灼,鼻头骤热,差点飙出鼻血。

    席锦蓦地高高仰起头,不让鼻血流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苏迷发丝凌乱,媚-眼迷离,红唇微肿,因缺氧而呼吸急促起-伏的雪白沟-壑……

    那一幕幕的画面,犹如魔咒般充斥整个脑海,怎么挥也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医务室外面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席锦连忙扯了两张纸巾,堵住鼻孔止住血,随即弯下腰,重新将刚才解开的纽扣,一个接着一个扣扣好,又将苏迷凌乱的发丝,别到她的耳后。

    在医务室的门,被猛地推开的那瞬,快速丢掉纸巾,拿起旁边的记录本,给苏迷扇着风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席教官也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本以为,按照原剧情,意外打开门,便会见到两人抱着亲吻的一幕。

    所以在进门前,早就酝酿好情绪,想要表现出无比吃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然而见到眼前这副情形时,只好硬生生收回夸张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冯诗茹看了眼桌上盛水的纸杯,随即扯着嘴皮子笑道:“席教官对苏学姐真好,还亲自把苏学姐抱过来,又给苏学姐喂水、扇扇子,真是体贴又温柔,你说是不是,季学长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直接将席锦夸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而后,又询问刚给苏迷告白的季南昭,就是想要让他认为,席锦与苏迷的关系不正常。

    却不想,季南昭温然笑道:“席教官确实很好,但苏迷是我的女朋友,学妹还是不要在我面前,说这样的话,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冯诗茹猛地一噎!

    不对,这剧情不对啊!

    原文中,季南昭是瞒着家人跟学校,偷偷跟苏迷恋爱的。

    这会子,为什么把他跟苏迷的关系说出来,他就不怕她告诉别人么?

    身为女配逆袭的冯诗茹,对不按常理出牌的季南昭,莫名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说些什么,席锦当即冷硬出声:“你们不是应该在操场比赛么,是谁批准你们过来的?”

    冯诗茹怔了怔,连忙抬起胳膊,软声解释道:“我的胳膊受伤了,向队里的教官请了假,正好半路遇到季学长,他就扶我过来医治。”

    席锦的口吻,又冷又硬,配上那张毫无温度,又极其刚毅雕刻的脸,显得极其冷戾骇人。

    季南昭见他这么对冯诗茹说话,总觉得他是在欺负女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想起,刚才他硬要抱苏迷来这里,心中怒火一时上了头。

    于是含笑暗讥道:“席教官身为负责此次军训的总教官,送苏迷来了医务室,为什么不立马离开,如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如果传出去,对苏迷的名声会有影响的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席锦抬眼望向季南昭,不紧不慢说道:“她中了暑,医务室一个人都没有,你们让我不管她,留她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季南昭闻言一噎,正要去辩解。

    这时,只听见苏迷轻吟一声,颤了颤睫羽,缓缓睁开眼睛: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席锦离她最近,眼见苏迷醒来,立马丢了手中的记录本,急忙将她扶起来:“你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苏迷摁了摁眉心,抬眼看见席锦的时候,眼底下意识有些排斥。

    席锦将她所有的情绪,清晰捕捉,心中蓦地一痛。

    下一刻,苏迷已经将他推离:“我没事,谢谢席教官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席锦僵硬着空下来的手,而后缓缓紧握成拳,只是站在病床边上,低垂着眉眼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苏迷推开他之后,也有些微微意外,而且心里不知为什么,还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然而刚传送到新的位面,所有的行为,多少都会受寄体原身的影响。

    苏迷想着,这男人定是原女主讨厌的人,所以才对会他有所排斥……

    尚未接收剧情的苏迷,竭力去忽略那股异样,看向自带男主光环的季南昭:“我已经没事了,南昭你先回去军训。”

    季南昭见席锦没走,自然不愿意走,于是道:“这个学妹胳膊受伤了,我替她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看去,第一眼便看出那人是逆袭快穿者。

    她挑眉问道:“南昭是什么时候,认识这位学妹的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季南昭微怔,但随即反应过来,苏迷这是吃醋了,连忙温声道:“半路上遇到的,正好担心你,顺道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视线落在冯诗茹的胳膊上,苏迷鼻尖轻轻嗅了嗅,似笑非笑勾唇道:“学妹受伤了?怎么一点血腥味都没有?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一落,冯诗茹当即眯起双眼,凌厉看向苏迷:“苏学姐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在怀疑我是假受伤,故意偶遇季学长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