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4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22
    不管季南昭同意与否,订婚的日期已然定下,而在季家,他显然没有扭转乾坤的余地。

    当晚,季南昭直接从季家回了学校,想要找苏迷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学校的那一边,即使苏迷不说,宋阮阮与刘倩倩,已然断定她跟席锦的关系。

    尤其最近几天,一到了晚上,苏迷总是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原本前几天三人约好,今晚要去看电影,结果直接苏迷不见了。

    两女心知肚明,心想苏迷既然不想公开,那她们就替她隐瞒这件事。

    结果刚换好衣服,准备出门,宿舍的电话铃声,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现在人手一部手机,很少人会打宿舍的座机电话。

    两女相视一眼,宋阮阮走过去,将电话接起:“喂,你好,请问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季南昭,苏迷在么?”

    宋阮阮先是一怔,随即反应过来:“苏迷不在,就算在,也不会见你,以后离我家小迷远点,恶心的死渣男!”

    一通乱骂后,她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结果没过几秒钟,季南昭又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宋阮阮这次学聪明了,直接将电话筒放到一边,任由季南昭对着空气讲话。

    而她则是跟刘倩倩,出了宿舍,前去电影院。

    另一边,季南昭说着说着,发现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将电话掐断,起身前往苏迷所在的宿舍大楼,准备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结果等了好久,苏迷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离开的时候,突然见到两道熟悉的身影,朝宿舍楼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季南昭远远就看到,其中一个是苏迷,而另外一个,显然就是负责军训的总教官席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苏迷想着,虽然苏父苏母不在临市,但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,还是瞒着两人的关系比较好。

    但这几天,军训即将结束,白天只能看着苏迷,晚上却只能抱着被子入睡,又刚开荤的席锦,实在想的厉害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愉-快的吃肉,但总想要喝点肉汤。

    于是每到晚上,他就把苏迷约到操场那边的小树林,一番亲亲抱抱,以解肉-馋之苦。

    而今晚是军训的最后一天,席锦一个没忍住,就在小树林里抱了她。

    原本想将她带出学校,苏迷想着明天还有课,跟他出去的话,一定要折腾半夜,就直接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眼见时间已经很晚,苏迷跟席锦手牵着手,来到了宿舍楼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,你回去要好好休息,明天我就不送你了。”苏迷对席锦说道。

    后者点了点头,正要在她额上吻一吻,结果耳朵动了动,显然是听到了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席锦停顿了片刻,随即薄唇落下。

    只是那落下之处,不是额头,而是刚刚被他蹂-躏过,微-肿的红唇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唔……会有人看到的。”苏迷微微瞪大双眼,抬手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席锦沉默不闻,单手扣住她的手,稍稍举高,按在路边的树身上,强势汹-涌的攻城掠地。

    同时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,隔着薄薄的布料,覆上她的心口,时轻时重的掌握着。

    刚刚在小树林里,就被他nong过一回的苏迷,再次被强势凶-猛的吻,撩-拨起情-动的前兆,呼吸愈发急促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一道稍响的动静,传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想着附近应该有人,她心下惊了惊,猛地一使劲,将席锦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“混蛋,被人看见了怎么办?”苏迷愤愤瞪着他。

    席锦却不在意,再次捧住她的脸,将她嘴角间,暧-昧的液-体,全部吮去,这才意犹未尽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乖,我不在的日子,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,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要第一时间告诉我,嗯?”席锦抬手,摸-摸-她的柔软的发丝,绻缱温柔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突然的变化,显然猜出来,附近的人是谁,当即配合道:“我会好好照顾自己,也会想你,你也要想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嗯,想你。”席锦缓缓勾唇,抬手点了点她的小鼻子:“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,你要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啦,以前也没见你这么啰嗦。”苏迷故作嫌弃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还要对你啰嗦一辈子,怎么办,会讨厌我么?”席锦再度缓缓凑近,用唇瓣轻轻-磨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两人呼吸交错,苏迷只觉得鼻息间,满是他特有的男人气息,以及那薄荷烟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张口咬了咬他的唇:“以后不许老抽烟,否则别想再亲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不喜欢,我就不抽了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席锦满眼宠溺,却与其英俊刚硬的气质,丝毫没有违和感,反而有另一种难以言喻的男人魅力。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,复又开口道:“你们军区是不是女兵也挺多,有没有人喜欢你,或者说,有没有异-性,跟你关系比较好的?”

    席锦虽不知,她是因为发现附近有人,故意这样问,还是真的想知道。

    但不得说不说,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席锦双手捧住她的脸,无比认真的答道:“我身边除了你,没有任何异-性,就算有,也只是在工作上鲜有交谈,不会有任何的肢体接触,身为你的男人,我的身体只有你能看,你能碰,别的人谁都不可以,也没有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不瞬,看着席锦,不得不说,她对他的那番话,真的很感动又满意。

    毕竟无论是现实里,还是在小说中,每个男人都对女人,都特别的苛刻要求并限制。

    不能跟谁谈笑风生,不能让谁关系特别好,等等一系列的要求,甚至看到自己的女人,被别人强迫-占便宜,还要对女人一顿惩罚。

    但男人们却在应酬时,跟妖-艳货玩暧-昧,在白莲花受伤时,见义勇为献殷勤,很少去规范正视自己的行为。

    而如今,席锦这番话,别说是她,换作是任何一个女人,都会打心底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爱情与忠贞,都是相互的,而不是一味去要求别人。

    席锦启了启唇,正要再度开口,苏迷抬手勾住他的脖颈,在昏暗的光线中,笑靥如花:“别说话,吻我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