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16章 盛世强宠虐渣忙24
    季南昭看见冯诗茹就烦,二话没说,直接无视她,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冯诗茹紧跟其上,想要坐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结果刚跨进车厢,肚子上就狠狠挨了季南昭一脚!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冯诗茹,身形骤然不稳,朝后踉跄了一步,重重跌在地上!

    “啊——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冯诗茹杀猪般的尖叫声响起,坐在车厢里的季南昭,转头一看,立时愣怔当场!

    但见一身白裙的冯诗茹,下半-身溢-出大片的鲜血,不一会就染红整个裙摆。

    季母见此情景,心下一惊,急忙走下车,来到冯诗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的孩子没了,南昭一定不会娶我了,我该怎么办?”冯诗茹抱住季母的手,当即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他要是不娶你,我绝对第一个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季母身为女人,见到这一幕,自然是极其的动容,连忙开口保证,随后扭头看向季南昭:“南昭,快抱诗茹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若是按照往常,向来绅士风度的季南昭,见到这幅场景,一定会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但不知今天是怎么的,他看到冯诗茹就觉得烦,刚才那一脚也是,他还没反应过来,已经将她踹了出去。

    季南昭一直坐在车里没有动,最后还是季家的司机帮忙,将冯诗茹送往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那边很快除了结果,胎儿刚刚一个多月,正是那天晚上季南昭留的种。

    季南昭对此,没有丝毫愧疚与动容,季母当场给季父打了电话,将两人的订婚礼提前。

    躺在病房里的冯诗茹,顿时欣喜不已,立马打电话给报社,将她与季南昭即将订婚的事相告。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就没有流产,之前说怀孕都是假的,只是为了让他负责,但她又怕十月后生不出孩子,就能让系统给她弄了点血,又买通医生,故意演了这场戏。

    第二天,某家报社的报纸,整整半张版面,全是季南昭与冯诗茹的新闻。

    正逢国庆假期,苏迷躺在自家柔软的公主床-上,将报纸随意一丢,径自翻过身,拿起手机拨打了席锦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只响了一声,就被接通。

    紧接着,无线电波中,传来无比熟悉的低磁男音:“迷迷。”

    席锦的呼吸频率,有些急促有些喘,苏迷下意识凝眉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刚带着新兵跑了几十圈。”席锦老实说道,随后想到了什么,故作受伤地道:“迷迷,你在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当即否认:“没有,是你自己多想。”

    席锦见她不承认,也没有继续去追问,缓缓勾唇道:“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苏迷咬咬唇,嘴角不由漾起甜甜笑意。

    正要开口,电话另一端,立时响起无比惊讶的声音:“我的党,我的人民啊,咱们出了名的冷面神,竟然笑了,大家伙快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结果还不到一秒钟,就听见凄厉的惨叫声,显然就是刚才说话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会。”席锦对着话筒,温柔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后松开男人脱臼的手臂,警示瞪了他一眼,转身来到停在路边的军用车前,打开车门坐进去,将手机贴在耳边:“告诉我,你的答案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即使没有亲眼所见,苏迷也能想到,刚才那边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席锦这么一问,她抿了抿唇,小声反问道:“那你呢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想,很想,做梦都在想。”

    席锦看着有了反应的某处,内心又补了一句,想的他都硬-了。

    听着他无比认真的口吻,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,苏迷翻了身,仰躺在床-上:“我也想你,很想很想,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我尽量在你假期结束前,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,嗯,你先忙,我挂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席锦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顿了顿:“怎么了,还有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忘记了什么。”席锦提醒道。

    苏迷满是莫名:“忘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席锦低垂着眉眼,衾薄性-感的唇,缓缓勾起:“吻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睁大眼睛,张了张嘴,复又咬唇道:“席锦,你变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只为你改变,所以,你喜欢么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眉宇间渐染溺死人的甜蜜。

    下瞬,嘴角贴近话筒,轻轻落下一吻的同时,柔糯软哝道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男人原本微勾的嘴角,渐渐加深,正要开口,发现苏迷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想来是害羞了。

    席锦将衾薄的唇瓣,贴近话筒,轻轻落下一吻,发自内心的说道:“我爱你,我的迷迷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苏家大宅。

    苏迷挂上电话,继而翻过身,将脸埋在枕头里,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好喜欢席锦这种男人!

    他说的每一句话,都在无形中撩着她,弄-得她满脑子,都是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亲吻她的时候,用-力抱她的时候,在她耳边蛊-惑喘-息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苏迷抬手触着柔软的唇瓣,脑中不知想到了什么,小脸蓦地爆红。

    含情桃花眸,一阵飘忽闪烁,苏迷咬着唇,静静看了会天花板,随即双手捂住滚-烫的脸,掀起被子蒙在头上,懊恼低咒着:“色-女,真是个大色-女,什么时候这么不矜持了,嗯,好羞-耻,怎么办?不要想了,不能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正懊恼之际,房门突然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苏迷蓦地坐起身来,抬手理了理凌乱的发丝,清着嗓子问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迷迷,你同学在客厅里等你,快下来。”苏母在门外说道。

    同学?

    刘倩倩还是宋阮阮?

    不对,她们俩不是去云南旅游了么,不可能会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连忙起身开了门:“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“男孩子,长得帅气又有礼貌,还穿着我最喜欢的白衬衫。”

    苏母当即变身少女,一把拉过苏迷,笑着问道:“迷迷,老实告诉妈,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苏迷不用猜,就知道那人是谁,连忙摇了摇头:“不是,他不是我男朋友,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我喜欢有男人味的,就比如席锦……还有老爸那种男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