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5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极其刺耳的瓷器破碎声,梭然响起的那瞬,苏迷缓缓睁开眼睛,一张优昙靡丽宛如妖姬般倾城容貌,猝不及防映入她的眼帘。

    苏迷心中蓦地一吓!

    一道不怒自威的压迫凛音,赫然响起:“来人,将酥妃打入冷宫!”

    酥妃?

    酥妃是谁?

    但见下刻,几名御前侍卫,迅速来到床榻边,将苏迷整个人拽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接收原文剧情的苏迷,这才明白原来酥妃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路过年轻皇帝的时候,苏迷满是无辜看了他一眼,紧接着便被几名御前侍卫,粗 - 鲁拖出寝宫。

    这时,原本躺在床榻上的“绝色妖姬”慵然起身,径自理了理身上单薄衣襟,狭长凤眸微微上扬,潋滟妖红唇角,露 - 出惑人非常的笑意来:“如此这般,皇上可否满意?”

    司徒慕面色稍缓,微微颔首:“辛苦爱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能为皇上分忧,是奴才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眼见那“绝色妖姬”缓缓凑近,司徒慕不动声色退了退,随即出声道:“朕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罢,司徒慕急忙转身离去,几名小公公跟在后面,小跑着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“绝色妖姬”妖娆轻抚一缕墨发,潋滟妖红唇角,似笑非笑微微勾起,狭长上扬凤眸中,却是毫无一丝温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放手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眼见四下无人,苏迷开始挣扎。

    那几名侍卫见此,立刻放开她,还猛地推了她一下:“走快点,我们还要回去交差呢。”

    苏迷向前踉跄一步,竭力稳住身子,暗自啐了一声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须臾,一行人来到冷宫门前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侍卫,走上前敲了敲门:“崔嬷嬷,来旧人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大门打开,一名身形圆润的女子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苏迷的时候,明显微微一怔,随即转身折回:“跟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几名侍卫,其中一人当即道:“叫你呢,还不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迷微微颔首,迈步跑了进去,还顺便将大门关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她没有伤心,甚至主动跑进冷宫?”司徒慕冷冷看着回来交差的御前侍卫。

    “是,奴才亲眼所见。”御前侍卫首领,立时恭敬回话。

    司徒慕沉默无言,下瞬便拿起案上茶碗,狠狠砸向那人。

    眼见茶碗朝自己砸来,那人却丝毫未动,甚至连低头也不敢,硬生生让那茶碗,将眼睛砸出深深血痕来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,全都给朕滚出去!”司徒慕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众位御前侍卫这才叩谢,纷纷退出乾清殿。

    “谁惹慕哥不高兴了?”下瞬,如黄莺出谷般悦耳清音,从殿外传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身着华丽红袍的沐芷惜,由两名粉衣宫女,搀扶而入,随即将两名宫女遣下,仪态万千走向司徒慕:“慕哥有心事,可愿同芷惜说说?”

    司徒慕没有出声,只是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沐芷惜温然一笑,将手交给他,旋即坐进他怀里:“慕哥好久没去凤栖宫看望人家,害得人家好生想念。”

    “朕身为一国天子,自是要雨露匀沾,若是只在你寝宫住下,母后那边又要针对于你,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朕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的字字句句,虽然令她感动,但只要想到,原本属于她的男人,整夜轮流睡别的女人,便忍不住心生埋怨:“早知要跟那么多女人争宠,我情愿不跟你回皇宫,哼。”

    沐芷惜不悦冷哼,起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司徒慕一把捞回她的腰身,紧紧拥在怀里:“芷惜,朕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若是真的想我,便不会跟酥妃去放风筝、扑蝶了。”沐芷惜闷声闷气说道。

    见她提起酥妃,司徒慕的脸色,立时变得很难看,连忙道:“她已经被朕打入冷宫,即便母后从云台山回来,亦不会再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沐芷惜一听,原本皱着的小脸,这才舒展开来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自是当真,朕何时欺骗过你,芷惜,朕想要……。”司徒慕猛地将她拦腰抱起,走向龙榻。

    沐芷惜连忙抬手,遮住他的嘴:“不可,如今是白日,慕哥你不可以……唔!”

    话未落,司徒慕忽而低首,精准堵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整个乾清殿内,女子轻 - 吟声与男子粗重的喘 - 息声,交织一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冷宫。

    崔嬷嬷领着苏迷,来到一间简陋屋子前:“这便是你今后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苏迷微微颔首:“辛苦嬷嬷,您去忙罢。”

    崔嬷嬷闻言,像是见鬼一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坦然一笑:“我挺稀罕待在冷宫,比跟那些蛇蝎心肠的嫔妃,勾心斗角来的好,崔嬷嬷,以后多多关照哈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总归她要在冷宫里待着,跟管事先打好关系,日后才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说完,她对崔嬷嬷咧嘴一笑,后者满含探究看了她一眼,直接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苏迷无谓耸耸肩,走进屋子里,准备好好收拾收拾,再接收原剧情与寄体记忆。

    她先是将被褥拿去院子里晒,又各个角落的灰尘清扫干净,再是去院子里,从井中打了水,沾 - 湿抹布,将屋里所有角落都擦拭一遍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苏迷觉得腹中饥饿,而她居住的院子里,正好都个小厨房。

    她想着先填饱肚子再说,便去厨房倒腾半晌,最后下了碗面,全部吃光,躺着床榻上,开始接收记忆。

    原文中……

    结果刚接收三个字,信息突然中断。

    紧接着,静谧的屋子里,传来苏迷逐渐平稳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或者因为这身子太娇 - 弱,苏迷一下子干了这么多活,不多时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这一睡,便睡到大半夜。

    苏迷突感心口有些憋闷,意识渐渐回笼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张过分惨白的脸,出现在苏迷眼前,与她静静的四目相视。

    苏迷心中倏吓,骤然止住呼吸,定定看着眼前绝美倾城的面容,下刻却觉得柔软雪 - 嫩,突然被人执手掌握。

    她机械化缓缓低头,但见两只精雕玉琢的柔软指腹,正慢条斯理拨 - 弄着,心口嫩 - 尖儿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