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7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3
    那一日,女主正在寝宫梳妆,突然被一缕迷烟迷晕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之际,一阵男女靡靡之音,赫然传入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女主侧耳细细听辩,发现其中的女子,是皇太后!

    而她做梦都想不到,与皇太后欢-好的男子,竟然她枕边心爱之人——司徒慕!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谈话后,女主这才知道,皇太后原本不是司徒慕的生母,而是他的亲姨母,甚至是他司徒慕的第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主真心觉得,她当初是瞎了狗眼,才会喜欢司徒慕那种男人!

    不知是谁动了手脚,皇太后与司徒慕正啪的时候,床板突然塌陷,而藏于床榻隔层里的女主,正巧暴-露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司徒慕惊得当场软掉,一边提起裤子,一边惊慌将女主身上的绳子解开,不停的解释,去祈求女主的原谅。

    女主怎么可能会原谅?!

    震惊之余,更是满满的厌恶,发了疯似得,要逃离出宫。

    司徒慕死死拉住她,不让她走,正要再度劝说,女主却在毫无防备之下,被皇太后一剑刺死!

    女主临死前的心愿:让司徒慕永远活在痛苦与悔恨之中,让所有害她、杀她之人,受到应有的惩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功接收完所有信息的苏迷,瞬间被原女主那股漫天怒怨之气,折腾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死死按住左胸,像只缺了氧的鱼,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    不好,这原女主竟然有哮喘病!

    苏迷立刻召唤系统,让他想法子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而站在门外的花九阙,在听到动静的第一时间里,面上笑意倏敛,蓦地推开门,将苏迷扶起。

    正要去探她的脉搏,结果却被她冷着脸推开:“大胆奴才,成何体统,本宫的贵体,也是你这奴才能触碰的,还不快退下!”

    花九阙被她猛地一推,朝后踉跄一步,随即勾唇看向她:“娘娘可还安好?”

    “自然安好,是了,你大半夜来找本宫,所为何事?”苏迷神色倨傲,不可一世说道。

    若是往常,花九阙早命人将她割舌挖眼,但不知为何,如今的他,却对此人有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花九阙沉吟一瞬,直接开口道:“奴才能帮娘娘回到皇上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说说,怎么个忙法?”苏迷似有兴趣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娘且放心,奴才自有打算,保证您能如愿以偿。”花九阙勾唇媚笑。

    苏迷却忽而轻叹,话锋倏转:“可是,本宫突然不想回到皇上身边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何?”花九阙挑眉:“难道娘娘,不想坐上后宫之首?”

    苏迷摆摆手,表示不感兴趣:“跟那么多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,还要去费心思管理后宫,实在太浪费精力,本宫还是做这冷宫之霸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冷宫之霸?”

    花九阙忽而笑道:“娘娘难道不想知道,为何皇上要设计您,将您打入冷宫么?”

    “为了那个沐芷惜呗,本宫心里清楚的很,不过,你这么一说,本宫倒才想起来,你应该是跟皇上一伙的罢?”

    苏迷忽而站起身,走向花九阙:“老太监,本宫觉得你此行目的,一定动机不纯,是不是有什么大阴谋?”

    花九阙处变不惊道:“没有大阴谋,只是奴才仰慕娘娘,想自动请缨,为您出谋划策,届时您在皇上面前,为奴才美言几句,给个一官半职,保半生无忧,奴才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苏迷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随即在花九阙勾唇那瞬,又道:“可本宫觉得此地不错,正打算长住,那些勾心斗角的活儿,你出门右拐,另寻别的弃妃罢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朝后一趟,直接在床榻上挺尸。

    花九阙见此,莫名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但他并未在此地长留,转身离开之时,留下一句话:“若娘娘改变主意,白日在东墙杏树枝上,绑上一截红丝带,奴才当晚便会来此,为娘娘出谋划策。”

    话落,随着房门被紧紧关上,苏迷蓦地睁开眼睛,召唤了系统059:“这次你又在搞什么,他怎么不认得我了?”

    当苏迷知道花九阙是男人,不,知道他不是女人的时候,便确定他就是那个人。

    但她却清晰感受到,花九阙看着她的眼神,豪无一丝情愫,有的全是满满的算计。

    为了引起他的兴趣,苏迷只好不走寻常路,跟他玩起小心思。

    系统059被苏迷这般一问,一脸欲言又止,斟酌片刻,才道:“快穿系统分为三个层面,每层都会设置一些考验关卡,就是本系统玩的通关游戏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不是游戏。”苏迷皱眉。

    “本系统只是比喻而已。”系统059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苏迷满脸认真:“比喻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罢,没有什么事的话,本系统继续开黑打游戏去了,近日不再见,挥挥。”

    苏迷脑子里,想太多东西,系统059离开之后,眼见自己怎么睡都睡不着,她索性直接起床,来到厨房,做起吃食,准备吃点夜宵再睡。

    结果刚端起一碗素馄饨,崔嬷嬷突然走了进来:“别吃了,你先去柴房把柴劈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边加快进食的速度,边瞪大眼睛看着她,同时朝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崔嬷嬷当即上前,想要将她手中的瓷碗夺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张大口,猛地做了几个吞咽的动作,直接将一碗素馄饨,吃个精光,抬手随性擦了擦嘴,主动交上瓷碗:“喏,给你。”

    崔嬷嬷满眼探究看向苏迷,怎么看都觉得,此女有些不正常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沐芷惜的交代,抬起手中的鞭子,挥向苏迷,想要给她来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谁料,鞭子还未挥下去,脚踝突然传来钻心一疼,崔嬷嬷低头去看,但见那素白亵袜外,留有极小的灰尘痕迹。

    “是你搞的鬼?”崔嬷嬷冷冷眯起眼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摆手摇头:“绝对不是我,真的,我可以对天发誓,如果是我搞的鬼,我这辈子,永远得不到皇上的宠-爱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刚落,一道华丽曼妙身影,突然从崔嬷嬷身后,走了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