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7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3
    皇太后虽年过四十,却保养得极好,雪脂凝肤,外搭一袭华丽衣裙,更衬得雍容华贵之美。

    当她与花九阙,一前一后走进来,苏迷眼眸微眯,口中默念出几句奇怪的咒语。

    却见下一刻,原本被众妃子欺压的司徒慕,突然睁开眼睛,像是打了兴奋剂一般,猛地翻身而起,按住身上的妃子,凶-猛挞-伐——

    另一边,被打成猪头的沐芷惜,清晰看见这一幕,满眼皆是失望与受伤。

    什么被强迫,原来一切都是假的,他只是在假装而已!

    苏迷死死抱住沐芷惜的腿,目不斜视看着她,故作吃惊道:“姐姐,皇上怎会这般?妹妹分明记得,皇上是被她们强迫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沐芷惜哪有心思理会她,只是定定看着心爱之人,与别的女子尽情欢-好,深陷极度悲伤与怨恨的情绪里。

    皇太后走进院中,立时将所有发生的一切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浑身赤果,满是吻-痕的司徒慕身上,眉心微皱,随即厉声喝道:“皇上,你身为堂堂一国君主,青天白日之下,到底在做些什么?!”

    司徒慕却丝毫没有不理会,生生将身-下的妃子,弄-晕过去。

    而后拔-吊无情,将她猛地推到一边,又去抓别的妃子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此,连忙出声命令道:“来人,快将皇上拦下来!”

    花九阙微微颔首,抬手发出一个指令,一群侍卫纷纷冲上去,将围在外面的众妃子,全部拉离,而后扣住司徒慕的手,将他强行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徒慕身上未着一物,某物已然被众妃子弄-出腥气的血-精,众侍卫皆皆一愣!

    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,想要给司徒慕穿衣,却发现四周只有一堆破碎的布料。

    本想褪去自己的衣袍,又怕司徒慕醒来嫌弃,迁罪他们,于是拿了妃子的几件衣襟,快速给他穿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不要带走我们的皇上!皇上——!”

    眼见众妃子情绪失控,犹如饿狼猛虎般扑上来,几名侍卫连忙迎上前阻挡,同时将司徒慕,快速抬离危险地带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她们全部拉下去关起来,禁食五日!”皇太后突然发了话。

    若不是先皇曾经明文规定,冷宫的妃子,不可随意处死,加之方才众人又看见,是司徒慕主动在先,她只好对她们从轻发落。

    然而视线落在被打成猪头的沐芷惜身上,皇太后突然想起另一条圣令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私闯冷宫的惜贵妃,打入天牢收押!”

    皇太后命令一出,众侍卫立马上前擒住沐芷惜,将她押去天牢。

    而司徒慕,则被几名侍卫架着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了一步,司徒慕两眼一翻,再次晕了过去,之后被多名侍卫抬出冷宫,送往乾清殿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苏迷愣愣坐在地上,忙走过去,将她扶起来:“安平,你受苦了,但你且放心,哀家绝对不会放过惜贵妃,定要替你讨回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随即乖巧颔首致谢,随同皇太后出了冷宫,重新恢复原先酥妃的身份,住回原先的寝宫。

    虽说一切都按照原剧情的发展,但这里面,难免会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绯颜宫。

    红烛剪影,落于笼笼薄纱间,仙鹤香炉中,缕缕浅淡白烟,袅袅升腾。

    苏迷沐浴后,慵然趴在美人软榻上,全身只披一件薄纱,露-出大半个雪白肩头。

    一名宫女正低垂着眉眼,给她轻柔捏着肩。

    不多时,揉肩的手,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取而代之的,是一双微凉滑腻的手,触上她的肩头,极有技巧的推拿着。

    那人的身上,带着一股熟悉好闻的异香,苏迷不用睁眼,便知道那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老太-监,你今个来晚了。”苏迷没有睁开眼,只是启唇说了一句,慵然沙哑的嗓音,撩-人非常。

    “皇上还未醒,处理朝堂之事时,耽搁一些时辰。”花九阙下意识出声解释。

    话落,他顿了顿,不知为何要同她说这些,但随即便恢复了神色,勾唇笑道:“娘娘可是等急了?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睁开眼的同时,缓缓翻过身来:“你教予本宫的那些淫-技,本宫都已学会,日后这事便罢了。”

    花九阙身形微僵,嘴角笑意当即敛去:“娘娘说罢,便罢了?单单只靠您那一点淫-技,便想征服皇上,重新复宠,娘娘,您未免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动怒,只是定定看着他:“老太-监,你为何这般恼怒?”

    经由她一提,花九阙神色微怔,显然注意到自己似乎失态了。

    狭长凤眸微眯,花九阙忽而又笑了起来:“娘娘既然如此有信心,不知奴才可否有幸领教一下?”

    “不,本宫已经决定,日后只忠于皇上一人,万万不能做出,对不起皇上或天家之事。”苏迷想都没想,直接无情拒绝。

    话落,她径自下了美人软榻,拢了拢身上的薄纱,单手挡住胸-前春光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花九阙眸光暗沉幽邃,紧绷的下颌,似在一点点克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重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下刻,随着苏迷一声惊呼,花九阙再度睁开眼睛,见到被他压在美人软榻上的苏迷,他全然记不得,是如何将她扯回来,牢牢桎梏在自己的身-下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做甚?信不信本宫赐你个死罪!”

    苏迷见他面色有些骇人,心想这回自己玩太过,终是把他给惹恼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作为大反派,脾气一定不怎么好,她戏耍他几回,他难免忍不住动怒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自己惹出来的,还是要硬着头皮解决才行。

    花九阙见她神游在外,心中更是微恼,从牙缝里狠狠-挤出一句话来:“做-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放声大笑起来:“你又没有那玩意,怎么做-我,难道你还能让它重新长出来不成?老太-监,你别……!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苏迷嘲笑的嗓音,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清晰感觉到,某处被微凉圆润的硬-物,死死抵住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