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8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4
    苏迷梭然睁大双眼,不敢置信看向花九阙:“你怎么会有……?”

    上回她亲手摸-过,他根本就没有那物,今个怎么又突然有了?

    难道他吃了灵丹妙药,重获男人之根?

    苏迷完全懵比!

    然而下瞬,花九阙一个探-进的动作,猛地将苏迷的神智拉回,她才确定抵着自己的那物,并非是活物,而是……

    艹!

    苏迷咬咬牙,暗自骂了一声,怒视看向花九阙,愤愤然道:“老太-监,你既然满足不了本宫,就别整这一套,把那处弄-松了,本宫要靠什么征服皇上?”

    话落,“啪”一声响起,苏迷的臀-儿,被花九阙拍了一下:“娘娘该注意您的言辞。”

    注意个屁!

    她若是拿着玉-势,抵住他的后-门,他能不动怒,他能心平气和同她说话?

    没错,是玉-势,而且是那种顶级暖玉,所制作的玉-势。

    该死的老太-监,自己根本没有那物,却拿了个假的给她玩,简直无耻!

    苏迷骨子里还是有些保守,对于一些情-趣工具,实在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她怒视着花九阙,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想要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却不想,在挣扎的同时,被那物又探-进了些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!”苏迷立马停止不动,咬着唇看向他:“你别这样,我很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迷的突然示弱,令花九阙心中微软,但他在那晚之后,心中早有打算,此番亦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花九阙精致眉头微皱,抬手扣住苏迷的下巴,深深吻上去,手中执着的那物,轻缓的来回试探。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头,拒绝他的吻,张口便咬在他的唇上。

    花九阙面上没有丝毫痛感,反而因为鲜血的刺-激,更加汹-涌狂肆吻着她。

    两人的唇齿间,很快被浓浓的血腥味蔓延。

    即使被怒火冲昏理智,苏迷仍然察觉到他的血,与常人不同。

    正要辨别那不同之处,全身突然被抽干了力气一般,完全瘫软在他的身-下,任他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他的血,竟然有麻醉的功效!

    苏迷无比懊恼,她早该提防这老妖-孽,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凄惨,真是流年不利!

    不知吻了多久,花九阙终於在苏迷快要窒息那刻,放开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更加羞耻的一幕,让苏迷整个身子,像似煮熟的虾子般,红彤彤的旖-旎一片。

    花九阙将她的腿,折成m-型,让她清晰看见,他所做的一切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晚上的时间,苏迷到了好几次,急促呼吸着,身子软成一滩-水。

    花九阙同样也没有好到哪里去,上扬眼角沾上潮红春-色,眉宇间风-情无限,比起后宫那些绝美的嫔妃,亦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苏迷不由看呆了。

    可又想到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,心中愠怒难压,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玉-势,朝他的脸上,狠狠砸去——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随着玉石砸中皮肉的沉闷声,与掉落地面破碎的声音响起,苏迷抬眼便见花九阙的额头上,被她砸出一个深深的血窟窿!

    绝美的轮廓上,顿时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一时间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时气愤,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出手会这么重。

    可转念又一想,他方才那般熟练的技巧,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。

    脑中突然蹦出一个想法,苏迷紧紧蹙眉,厉声质问:“你曾经可有对其他嫔妃,做过此事?”

    花九阙抿了抿唇,思虑了一瞬,正要启唇回答,苏迷突然警告道:“你最好说实话,否则咱们的合作,到此便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,你又会如何?”花九阙一瞬不瞬看着她,眸底半含隐隐期待之意。

    然而正处于愤怒之中的苏迷,丝毫没有看见,只是冷冷眯起眼,下瞬便将花九阙轰了出去!

    “滚,永远不要出现在本宫面前!”

    随着温泉房门被大力关上,满头是血的花九阙,狼狈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如果此时,他说没有,她会信么?

    想来,应该是不会。

    花九阙自嘲讥笑了一声,而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住处,便直奔书房,将前些天所收集的春-宫册子,全部焚烧干净。

    但烧完以后,花九阙又后悔了!

    如果有一日,她再问起来,他要如何证明给她看,如何证明自己所言非虚?

    花九阙真心觉得,当遇到苏迷的那晚,他在时间的推移中,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,甚至连先前的目的,全都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花九阙轻叹一声,重重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想起这次将她惹恼,自己又犯蠢,让她误会了自己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定是怒火难消。

    看来,近日还是让她冷静一下为好。

    但女人要么不冷静,要么冷静起来,吓死人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过了两日,安插-在司徒慕身边的眼线,便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苏迷主动向皇太后请示,自称医术精湛,可以治好司徒慕的病症。

    于是神奇的事发生了,太医想尽一切方法,都没能成功,苏迷却只用一碗药粥,强行给司徒慕灌下,他便醒来了。

    皇太后原本便有心促成两人,加上司徒慕需要长期服用药粥,便让苏迷住进乾清殿,亲身照料他。

    花九阙得知此事,脑子里全是两人独处,郎情妾意的画面,一怒之下,生生捏碎最心爱的紫玉琉璃盏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不知,乾清宫真正的场景,跟他的想象,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妾亦是为您好,您趁热喝了罢。”苏迷笑意盈盈,端着一碗药粥,坐在龙榻边。

    司徒慕理都不理会她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苏迷面上没有丝毫不耐,再度说道:“皇上若是不吃,恐怕日后再也碰不了后宫的嫔妃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,朕怎么会如此,都是你这毒妇的错!”司徒慕猛地睁开眼睛,愤愤瞪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仍是没有动怒,嘴角勾着笑:“皇上既然不愿吃,那臣妾亲自来喂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假好心!”司徒慕冷哼,不想再理睬她。

    谁料下一刻,司徒慕的嘴,便被一只手硬生生掰开,滚烫的药粥,全部灌进他的嘴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