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9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15
    整个喂粥的过程中,苏迷的脸上,一直保持着微笑,异常的温柔,温柔到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而司徒慕的身子,自从被众妃子榨-干之后,实在虚的很,对苏迷的所做作为,毫无抵抗之力。

    直到舌头被烫出血泡,喉咙被烫伤,司徒慕勉强将药粥,全部吞下腹,这才哑着声骂道:“你这毒妇,信不信朕将你拉出去斩了?!”

    苏迷将瓷碗放下,拿着垫手的锦帕,擦干净手上沾到的粥迹。

    而后动作粗-鲁的,给司徒慕擦了嘴,勾唇笑道:“皇上,您不会伤害臣妾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司徒慕当即冷笑:“你这毒妇,倒是脸大得很,朕恨不得,将你生吞活剥、五马分尸的心都有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这边刚刚话落,英俊苍白的脸,立马被甩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苏迷面带微笑收回手:“皇上身为一国之君,万万不能嘴太贱,太后娘娘说了,这些日子里,臣妾不但要调理您的身子,还要唤醒您作为皇帝的自觉。”

    司徒慕瞪大眼珠,直接惊呆愕然!

    平生从未被人打过,今日却被极其厌恶之人,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那滋味,真是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其实苏迷此番,全是在原剧情的基础上,故意作为。

    跳过原女主与司徒慕发生关系的转折点,之后的剧情里,两人便是这般相杀,最后杀出一条爱情路来。

    苏迷准备按照原剧情,再加些神来之笔,先让司徒慕爱上自己,再是狠狠的打脸!

    至于原先答应花九阙,那只是为了唤醒他的记忆。

    可如今,她实在猜不透他,便准备尽快完成任务,带他一并上路,在下一个位面再相遇。

    “毒妇!毒妇!”司徒慕反应过来,暴怒出声:“朕要见太后,朕要见太后!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觉得您似乎疯魔了,今早已出发去了云台山,特地为皇上祈福,估计过几日,才能回来。”苏迷挑眉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慕简直气到吐血!

    苏迷微微抬手,出声吩咐道:“来人,将皇上的药膳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两名宫女端着几道菜,来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苏迷将其中一道菜端在手上,拿起筷子夹起来,温柔说道:“皇上请用。”

    气到崩溃的司徒慕,根本没注意,她手中端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唤了他一声,他定睛一看,差点被恶心死:“滚,赶紧给朕拿开这恶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,此物能养好您的身子,万万不可挑食。”苏迷好心劝说,将夹起来的猪腰子,递到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司徒慕平生最讨厌的,便是动物的内脏。

    这猪腰子还散发着极其难闻的味道,司徒慕再也忍不住,大吐特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眼尖,蓦地起身后退躲开,衣衫未沾一丝秽物。

    她将手中的猪腰子放下,拿了干净的锦帕,遮住鼻子的同时,吩咐乾清宫中,曾经给原女主摆脸色的宫女,将司徒慕身上的秽物处理干净,又让她们侍奉他沐浴。

    眼见快到睡午觉的时辰,苏迷回到自己的寝房,睡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在院子里,散散步,浇浇花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时分,苏迷用完晚膳,便带着宫女,带到司徒慕的宫殿。

    司徒慕躺在床榻上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抬起头时,见到来人是苏迷,脸色立马冷了下来:“你又来做甚?!”

    苏迷先是对他行了礼,而后命宫女端过玉盘,走到司徒慕身边:“皇上今晚准备是翻牌子,还是指名要那位嫔妃侍寝?”

    司徒慕闻言,当即皱眉。

    今日在沐浴之时,他突然来了兴致,按着宫女想要嘿嘿嘿。

    谁料到了关键时刻,那物硬都硬不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他那身子虚的很,摇摇晃晃站不稳,懊恼之下,火气一上头,他直接晕倒在温泉池里,差点淹死。

    如今又让他翻牌子,难道她想让他精-绝身亡么?

    毒妇!果然是毒妇!

    司徒慕气的差点喘不过气来,就要再次晕过去。

    但他告诉自己,绝对不能让这毒妇得逞!

    原本想着随便点一名嫔妃,突然想起一个人来,司徒慕当即开口说道:“惜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这不是为难臣妾么,如今惜贵妃可是在天牢,不能出来侍寝。”苏迷面色为难说道。

    司徒慕却满口坚决:“朕再说一遍,除了惜贵妃,朕谁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斟酌了片刻,随即对身边的宫女,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那名宫女闻言颔首,立马退出了寝宫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她便领着一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官员正要行礼,苏迷连忙摆摆手,同时又问了一遍司徒慕:“皇上当真非要惜贵妃侍寝?”

    “是,朕心意已决,只要惜贵妃!”司徒慕无比坚定而肯定的出声,带着不容置喙的决心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回他的话,而是面色为难看向那名官员,似在询问着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那名官员显然也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虽说这宫中之人心思深,一不小心站错了地方,有可能会掉脑袋。

    但是司徒慕的口吻,又是那么坚决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拿不定注意,思虑片刻,抬眼看向苏迷,表示是全凭她的意思决定,他只选择执行。

    苏迷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命人唤来的官员,在天牢为官,已近十年,有些事,看的自然比她清楚的多。

    但她的目的,只是为了找个证人,并非拉他下水。

    于是她转过头,又问了司徒慕一遍:“皇上做这个决定,当真不会后悔?若遂了您的愿,您当真不会怪罪臣妾,或者是其他的人?”

    司徒慕不太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他将她的话,再次回想一遍,最后一锤定音:“没错,朕今晚势必要让惜贵妃侍寝,绝不后悔这个决定,若你能让朕见到惜贵妃,朕自然不会怪罪任何人!”

    “好,那臣妾便听从皇上的吩咐,一切按照您的意思来。”苏迷满脸凝重与认真。

    司徒慕心中微喜,心想这女人终於开窍了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刻,还未等他嘴角的笑意勾起,苏迷当即出声命令道:“来人,将皇上送进天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