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4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30
    “母后费这么一番功夫,将朕引来,不知是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原本宫人来报,道众臣在金銮殿闹得太厉害,非要让他去解决,近日来的突发瘟疫之事。

    他被弄的闹心,便随宫人前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原来是她,想要见他。

    “慕儿,难道你不想念哀家么?”

    但见她的穿着,不像往日那般庄重,而是只穿几层单薄衣物,风韵犹存的面容上,更是精心上了妆。

    司徒慕讥诮勾唇:“母后这是思-春了,难道你的男-宠满足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般说哀家,实在太令哀家痛心。”皇太后眉头紧蹙。

    司徒慕冷嗤:“听母后话里的意思,似乎对朕有情?母后,不,姨母,你对朕有没有情,朕心里清楚,不必假惺惺,在朕面前作秀。”

    “慕儿,哀家的心里一直有你,那些男宠不过是逢场作戏,哀家心中喜爱的,是你。”皇太后情深切切道。

    司徒慕眸光微闪,赫然对上她的眼,似在确认她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皇太后丝毫没有躲闪,定定看着他的眼,眸中浓情的意味,越发的明显。

    司徒慕当即皱眉。

    他清楚的知道,此时已经有了心爱之人,不能再像以往那般一错再错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上前几步,一把抱住自己的时候,一股奇异香气窜入鼻尖,司徒慕神思立时恍惚,原本清明的眼眸,渐渐有些空洞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此,心想衾言给的熏香,真是有效,竟有迷人心智的作用。

    心中暗自欣喜,她连忙出声道:“慕儿,你要了哀家罢,像以前那般要了哀家,那些东西还在老地方,你去取来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司徒慕颔首应承,径自放开她,来到一幅山水画面前,打开暗格,将粗麻绳以及鞭子拿出来。

    随后,他转身折回,用手中的麻绳,快速将皇太后绑起来,吊在房梁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司徒慕执起手中的鞭子,抽在皇太后的身上,同时开始撕-扯她身上的衣衫。

    眼见皇太后衣衫破烂凌乱,浑身满是鞭痕,司徒慕立马扯下腰封,褪下龙裤便要举刀进攻——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动静,原本很是享受的皇太后,突然厉声尖叫起来:“混账,你在做甚?!快把哀家放下来!”

    极其尖锐的声音传来,司徒慕整个人猛地一激灵,神思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但见手中拿着鞭子,面前的皇太后又被绑起来,他心下费解惊讶的同时,刚后退一步,原本紧闭的房门,突然被人一脚踹开!

    “昏君!昏君!你竟然连皇太后都不放过,实在是大逆不道,人人得以诛之!”

    司徒慕闻声定睛一看,但见原本被他下令斩头的宋明直,带着一帮位高权重的朝堂众臣,疾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众臣见此情景,纷纷不敢置信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司徒慕连忙丢了手中的鞭子,将龙裤快速提上,捡起掉下地上的腰封,同时呵斥道:“大胆!朕还没有治你个假死之罪,你倒讨伐起朕来了,信不信朕立刻斩了你的项上人头?!”

    “混账!今日即便他们不讨伐你,哀家亦要废除你这昏君,重立新帝!”皇太后满面怒容。

    司徒慕皱眉:“你以为你有这个资格?”

    “哼!哀家有先皇的玉玺在,如何不能?”皇太后冷哼,当即命令道:“来人,将这混账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是,太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话落,几名侍卫与宋明直连忙上前,与司徒慕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功力不低的司徒慕,频繁与若婻恩-爱,身子早已被掏空,又加上苏迷那瓶散功迷心粉,本事大不如以前。

    三招尚未过,便被他们生生擒下!

    “反了,你们敢擒朕,统统造反不成!”

    司徒慕满是狼狈的大吼,怒视瞪向皇太后:“你身为朕的母后,竟然带头造反,你可对得起朕?!”

    “造反?呵!”被人松绑的皇太后,整理好仪容,举步来到他面前:“逆子,是你想置于哀家死地,你才是大逆不道的那一个!”

    司徒慕紧紧皱眉,当即出声否认:“朕没有做过,你休要妖言惑众!”

    皇太后索性不给他废话,抬手便命人将那日刺杀自己的,刺客的首级呈上来:“你倒是看看,此人是不是你的暗卫心腹?不是你命他刺杀哀家,他又能听命于谁?啊?!”

    司徒慕定睛去看,果然是先皇御赐的暗卫死士!

    可他根本没有传下命令,他为何又会去刺杀皇太后?

    司徒慕满脑子一团乱,往日的聪明才智,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却见皇太后满脸威严,厉声道:“你这大逆不道的混账,不配做皇帝,哀家这便代替先皇拟旨废帝,另里新帝!”

    司徒慕见她如此急切,当即冷声嗤道:“呵!朕看你根本不想立什么新帝,而是自己想做女帝罢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如此,总比你这昏君当皇帝好!”宋明直冷呵道。

    其实,原本属于司徒慕的势力,大部分都被皇太后架空,如今在场的几名重臣,都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宋明直此言一出,众臣纷纷附和:“是啊,是啊……。”

    皇太后见此,心中更是得意,连忙拟好旨,盖上玉玺印章,随后命令道:“将他带下去,关起来,没有哀家的命令,任何人不得进见!”

    “是,太后娘娘。”宋明直连忙应声,伸手从地上拖起司徒慕。

    司徒慕冷眸狠眯,随即卯足了劲道,趁他还未反应过来那瞬,猛地挣开他的束缚,便要逃跑。

    宋明直怔然一瞬,立刻闪身挡住他的去路,与他再次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司徒慕快速与他过了几招,便急急败退,情急之下,只好使出一招狠辣刁钻的招式——猴子偷桃!

    宋明直赫然伸手去挡,却见司徒慕趁机便要逃跑,他当即大吼一声:“拦住他!”

    众侍卫连忙飞身过去,死死堵住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这时,已然来到身后的宋明直,骤然一记锁喉袭来,司徒慕眯着眼侧身一闪,结果却被宋明直又一脚飞踢击中,整个人重重跌在床榻上!

    下一瞬,紧随着“砰”地一声,榻板破碎,一道尖锐痛吟的女声,赫然响起:“啊—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