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5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31
    耳边传来的陌生女声,令司徒慕梭然一怔。

    但下瞬,却心中狂喜。

    虽不知这女子为何会在此处,但对于方才他与皇太后的对话,她定是听得清清楚楚,定能为自己证明,他并非想对那老女人做甚,只是被她陷害,暗地里中了招。

    司徒慕思至此,勾唇看向那女子,却在清晰见到那熟悉入骨的面容时,墨色瞳仁狠狠地一缩!

    英俊面容上,骤然闪过无比震惊又惊慌失措的狼狈意味,司徒慕微微启唇,却呐呐不能言,浑身僵硬看着她。

    迷儿……

    即使他未出声,若婻却清晰看出,他无声念出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眼下,显然她在意的不是这个,而是她亲耳听到的,那乱了伦常的宫闱秘事——皇上与皇太后有女干情!

    若婻满眼失望看向司徒慕,厉声质问道:“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突然发现自己忘了模仿苏迷的声音,当即恢复过来,继而怒声道:“你竟然连你的母后都不放过,司徒慕,你怎么能这样,怎么能——?!”

    司徒慕见到“苏迷”那张脸时,完全震撼失声,显然没有发现她声音的异样。

    他满眼慌乱看着她,伸手想要将她抱住:“迷儿,你听朕解释,朕不爱她,真的,朕爱的是你,当时只是被她所迫,无奈之下才同她有染,朕不想的,朕在有你之后,再也没有过其他的女人,你一定要相信朕。”

    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原本被点下的穴道,到了一定的时辰,正好被解开,若婻连忙打掉他的手:“司徒慕,你真是恶心至极,别拿你的脏手碰我,我嫌脏!”

    虽然她之前出身青-楼,但无论如何,她都无法接受,这种乱了伦常之事。

    若婻满眼毫不掩饰的厌恶与失望,宛如一把锋利的刀子,狠狠在司徒慕的心口割着,一下比一下深,一下比一下痛。

    满满沉重的窒息感,几乎让司徒慕有种濒临死亡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拼命想要解释,但是那些曾经的事实,方才已然赤果果的袒露,任他再如何解释,亦是无用。

    到底该怎么办,才能让她原谅自己?

    司徒慕定定看着若婻,想要挽回,却无法开口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胡言乱语的昏君与妖后,一同给哀家抓起来!”

    皇太后见到若婻那一刻,眼底闪过一丝慌乱,以至于忘记在第一时间,让侍卫将他们抓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,为什么她会在这里,什么时候出现的,又听到了多少?

    但唯一要做的,便是在他们说出更多的内容之前,立刻将他们送走!

    然而若婻在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,在场的所有人,便清晰听见他们对话中的每一个字眼,自然包括皇上与皇太后有染的敏-感话题。

    此时皇太后这般命令一出,众人纷纷将怀疑的目光看向她。

    纵使众臣与皇太后,虽然暂时站在同一战线,但若是她做出那等不堪之事,那么他们,便会随时重归自己的营地。

    皇太后见此,面色极其的难看,下瞬便紧紧皱眉,张口催促道:“你们愣着做甚?还不快将他们抓起来?!”

    众侍卫一怔,当即便将来到床榻前,将他们擒下。

    两人似乎仍在震惊与慌乱之中,各自若有所思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正当皇太后心中暗喜,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尖细声响:“皇后驾到——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在场众人纷纷看向若婻,满是疑惑的意味,极浓。

    皇后本尊不是在这里么,为何又来了一个皇后?

    紧接着,苏迷与花九阙,一前一后,款步走进内殿。

    但见在场众人的目光,全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,苏迷泰然自若勾勾唇,朝众臣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为何要假扮皇后,有何目的?”皇太后皱眉,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冲她恭敬行礼,随即道:“儿臣并非假冒,那人才是真正假冒的那一个,儿臣自从打入冷宫之后,便被人劫走,关在一处荒废别院里,至今才得以花公公所救,重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哀家会信你一己之言?”皇太后冷嗤。

    苏迷二话没说,只是微微抬手,几名身着奇异图腾暗色劲装的男子,上前便将若婻脸上的人皮面具,揭了下来。

    若婻满眼惊慌,连忙捂住自己的脸,看向身边的男人。

    司徒慕看着若婻的脸,脸上瞬间闪过奇怪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还未开口,便听见苏迷出声道:“你到底是受何人所指使,有何目的,若是说实话,本宫必定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若婻抬眸便对上苏迷极有深意的双瞳,又听见她继而说道:“本宫向来说话算话,你且想想清楚。”

    若婻思虑一瞬,满脸明显都是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但见下瞬,若婻猛地挣开双手的束缚,扑通一声,直直跪下:“是太后娘娘,是她指使小人假冒您!”

    众臣与苏迷的脸上,瞬间闪过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厉声呵斥道:“大胆!太后娘娘待本宫如亲生,怎会无故指使你假冒本宫,休要胡言乱语!”

    若婻连忙摇头:“小人绝对没有胡言,她与皇上早已有染,后来出现一个惜贵妃,夺走原本属于她的一切,便故意让您去破坏,后来见您入了冷宫,便命令小人将您劫走,以此假冒您回到皇上身边,继续破坏皇上与惜贵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哀家跟这个昏君,根本没有任何关系!”皇太后尖声呵斥。

    正要上前阻止她继续说下去,但见门口突然走进来一名蒙面女子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关系,您为何总以身子不适之名,让皇上去看您,一看势必要留上三四个时辰,然后您的身子便能大好,我看您是发-骚非发烧,皇上是去安慰您的灵与肉了罢?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们统统闭嘴!”皇太后被他们说的老脸通红,狰狞着面孔,愤怒出声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,苏迷的视线,落在那侍卫长的首级之上,突然惊愕出声:“那人的脸,怎么在脱皮,难道这世上真的有……蛇妖?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闻声而望,但见那匣子里的人脸,正肉眼可见脱着皮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