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6章 宦官有毒乱宫闱32
    直到人皮一点点蜕去,清晰露-出那熟悉的面容。

    众人梭然一阵大惊,那人俨然便是——皇太后身边的贴身侍卫长!

    这突然反转的剧情,别说在场众臣,即便是皇太后,都完全处于懵比的状态。

    那分明是刺客的首级,何时被人调换了?

    皇太后紧紧蹙眉,正要命人将他们全部抓起来,这时,门外突然又传来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她此时听到一丁点动静,都忍不住心惊肉跳,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刻,衾言被几名侍卫押进来,皇太后再也无法维持冷静,厉声呵斥道:“大胆,他是云台山的高僧,谁给你们的胆子,竟然敢抓他?!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快救衾言,他们要杀衾言。”

    衾言满脸慌张,连忙挣开侍卫的束缚,猛地扑向皇太后,异常亲密抱着她。

    众臣见此,心中纷纷猜想两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皇太后心里虚的很,刚要推开他,宋明直突然出声道:“你是西金国皇室中人?”

    衾言脸上闪过一丝慌乱,急忙摇头:“不是,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西金国是敌国,宋明直曾经带兵去攻打过,他们皇室中人的长相,都十分相似,他见到衾言的第一眼,便对他的身份,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宋明直乃是铁血忠心的将领,从未说过谎话,众臣对他的话,极其信任。

    而众臣之中,有人曾经出使西金国,见过他们皇室中人,此时经宋明直一提,定睛去看,当即惊道:“我曾经见过西金的皇室,他们的长相很相似,他必定是西金人没错!”

    司徒慕闻言,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想着翻盘的机会到了,立时出声喝道:“你身为太后,却勾结敌国,故意诬陷朕,废除朕的帝位,不是想要称女帝,又是想要做甚?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昏君,给哀家闭嘴,哀家是清白的,你休要再胡言!”皇太后猛地推开衾言,连忙正色道。

    衾言却顺势抱住她的脚,哀声哭嚎:“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,你我二人渡过无数个日夜,太后娘娘不能不管衾言啊!”

    “滚开,哀家跟你不熟!”皇太后完全慌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清楚的很,若是她跟衾言的事,被众臣知道,她这个皇太后,怕是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熟知她所有秘密的衾言,失望质问道:“你身上每一个部位,我都亲眼看见过、摸-过,甚至连你心口那颗红痣,我都清晰记得,咱们怎么可能不熟?!”

    皇太后怔了怔,正要狡辩反驳,但见司徒慕出声笑道:“纵使有千百张嘴,你亦无法掩盖你与朕,以及此人的荒唐之事,你这太后之位,保不了。”

    左右他已被她拉下帝位,今日无论如何,他势必要将她一并拉下。

    苏迷对于两人互怼的局面,显然是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她与花九阙对视一眼,后者沉吟一瞬,拿出一纸明黄诏书,递给当朝的宰相:“奴才在救出皇后娘娘之时,碰巧得到此物,宰相大人亲过目。”

    宰相伸手接过,直接打开,顿时间,满脸皆是震惊,连忙拿给其他官员过目。

    他们低声谈论了一会,宰相站了出来:“太后娘娘,您可知老臣手中这份圣旨上,到底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皇太后眸中闪过一抹慌张之色,但随即便故作镇定出声。

    “哀家没看过,又怎会知晓,再者你那手中是不是圣旨,还有待考证呢。”

    却见宰相冷声笑道:“老臣曾是先皇的伴读,先皇的笔迹,老臣自然认得清楚,先皇一向喜欢用沉香墨,拟好圣旨后,习惯在结尾之处,点上两笔,这幅圣旨显然是先皇亲手所拟,但这其中的内容,并不是将帝位传给此时的皇上,而是九皇子,这您又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皇太后连忙惊慌喝道:“你手中的圣旨是假的,哀家当时拿到的那份,才是先皇亲自所拟,你休要妖言惑众!”

    苏迷眼见这幅局面,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瞳,愈发幽沉深邃,口中无声默念着什么。

    下刻,便听见司徒慕幽幽开了口:“既然到了这个地步,姨母你还是不要再垂死挣扎,当初父皇原本传位于九哥,是您在其中做了手脚,篡改圣旨,又给父皇下毒,这些都是你我造的孽,都是因果报应,该来的,今日全部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哀家没有做!”

    司徒慕此言一出,皇太后连忙恼羞成怒否认!

    然而司徒慕像似换了人般,又将两人是如何勾搭上,如何联手谋害先皇的过程,一丝不-露全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听此,立时大惊,满眼不敢置信看向两人!

    “没有,哀家没有!你再敢胡言乱语,哀家撕-烂你的嘴!?”皇太后气急败坏,冲到司徒慕身边,抬手便在他脸上,抓出数道血痕来!

    突然传来的刺痛感官,硬是将方才丧失心智,被苏迷操纵的司徒慕唤醒。

    他反应过来的那瞬,便见那抓花他的脸,还解愤的皇太后,拔下头上的金钗,猛地刺向自己。

    司徒慕梭然瞪大双眼,急急后退一步,众侍卫刚要抬手去挡,却被皇太后突然一道蛮力推开,那尖细无比的金钗,立马刺-入司徒慕的眼睛之中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司徒慕凄厉出声,鲜红的血液,流的他满脸都是。

    然而皇太后却没有将手放开,而是紧紧握着金钗,猛地一拔——

    紧随着又一道惨叫声传来,司徒慕左眼眶中,空洞一片,只有更多的鲜血溅出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想让哀家死,那哀家死亦要拖着你一起死,哈哈!一起死!”

    皇太后似魔怔一般,定定看着跪在地上,紧捂住自己眼睛的司徒慕,大肆狂笑。

    苏迷处变不惊,转头看向身边的宰相:“皇上与太后两人,虽做出这等有损皇家颜面之事,但绝对不能外传出去,务必要封住在场每个人的嘴!”

    众人听此,纷纷下跪,出言保证:“微臣(奴才)绝不向外透露半个字,请皇后娘娘放心!”

    苏迷满意颔首,随即面色凝重道:“来人,将皇上与皇太后,关进梧桐殿,任何人不得进见,同时对外宣称,皇上与皇太后遭遇敌国行刺,救治不成,当场驾崩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