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4章 家有猫夫么么啪7
    莹白如凝脂的后背,光滑又细腻,线条精致的蝴蝶骨,极致优美,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身,纤长笔直的腿,还有那随着浴巾渐渐下移,露出两漩醉人的腰窝,以及神秘诱-人的臀-线沟壑……

    轰——

    一声巨响,楚寒只觉得鼻头一热,两管鲜红的液-体,立时从鼻腔中喷发而出。

    “唔!”楚寒连忙用猫爪,紧紧捂住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苏迷听到动静,微微侧身,但见那发育极好的半圆球时,楚寒梭然瞪大一双圆溜溜琥珀色猫瞳!

    就在苏迷即将转过脸来,他猛地转身,反扑进沙发里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定定看着小屁-屁撅的老高的楚寒,满眼涌溢浓浓溺人的意味,两三步来到沙发前,忍不住伸手……摸上他的小屁-屁。

    楚寒身形一僵,清晰感觉自己的小屁-屁,被一只手轻轻抓了抓,捏了捏。

    他猛地抬起猫脑袋,捂着鼻子,愤愤瞪向苏迷:“放……!”

    结果刚说一个字,视线落在丝毫没有遮掩的两个半圆球上,鼻血流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怎么流鼻血了?我来帮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迷伸手想要将他抱起来,看看情况,结果刚将他抱起来,就被他一猫爪打开:“不要碰我,不许摸-我!“

    “你流血了,我只是帮你看一看,清洗一下,乖,别动。”

    苏迷不顾他的挣扎,抱起他进了浴室,将他鼻子上的血,全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之后发现他身上也沾到血,又抱他来到浴缸里,放了水,给他冲洗。

    猫儿天生不爱洗澡,楚寒身为猫神,即使不洗澡,身上也没有别的怪味道。

    当苏迷拿起水蓬头的时候,楚寒猛地挣扎起来:“放开我,我不要洗!”

    “不洗不行,你现在又没有法力,不洗会发臭的。”苏迷好声劝说着。

    然而楚寒不但没有老实听话,反而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,苏迷无奈,直接定住他的身形,轻柔给他洗着,全身上下每一处,都洗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直到洗到猫丁丁的时候,苏迷细细打量了片刻。

    正要伸手去给他洗,楚寒怒瞪喝道:“你敢碰我,我一定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刚伸出手想要戳戳他,抬眼但见他金色琥珀猫瞳中,隐隐泛起莹莹水光。

    她心下微缩,蓦地收回手,拿起水蓬头给他冲几下,直接扯过浴巾,将他裹起来,抱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可是在苏迷收回手的那刻,楚寒不会承认,心里竟然有种隐隐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你怎么会流鼻血?”苏迷拿过电吹风,一边给他吹着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楚寒不吭声,只是呆呆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吭声,也没有勉强,给他吹干之后,起身才发现,自己还赤果着。

    她扭头看了眼楚寒,见他低垂着眼皮,突然想到了什么,复又坐回沙发上,倾身贴近他:“小东西,给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因为我,才流了鼻血?”

    楚寒瞳光微闪,猛地偏过头去,丝毫不愿理睬她。

    下刻,他正想跳下沙发,却被苏迷捞了回来,紧紧抱在怀里:“你要去哪?先回答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楚寒皱着小猫脸,双手抵住她的胸-前,想要挣脱她的怀抱,结果双爪上清晰传来柔软触感,惊得他身形一怔!

    苏迷见他这幅模样,实在怕自己太热情,最后把他逼疯了。

    想着还是慢慢来,于是勾唇笑了笑,倾身亲了他一口,将他放在沙发上:“好啦,不说就不说,我不勉强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起身来到衣柜前,穿上内-衣-裤和印花长裙,又用吹风机,吹干头发,再用电卷棒,将头发卷出自然的弧度,打散弄乱,随性又不失女人的风格,完美展现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苏迷细心检查一下妆容,随后拿起手包,就要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寒突然出声叫住她。

    苏迷脚下一顿,回头看向他,勾唇笑道:“我出去一趟,晚上会回来,乖乖在家等我,mua~~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开门,直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寒见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原来想让她带他一起出去的话,直接咽下肚子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下了楼,先是跟管家打了声招呼,说有事要出去一趟,具体什么时间回来,到时候再打电话。

    随后脚踩高跟鞋,拿出车钥匙,到车库取了车,离开了裴家大宅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苏迷带着墨镜,来到一家特色情-侣西餐厅。

    简单点了几个菜,苏迷从包里拿出一样东西,在去洗手间的时候,将它放在隔壁座位沙发上,装饰的花坛里。

    她这边刚刚离开,沈思羽挽着裴天佑,由侍者带着走过来,直接坐在他们一直预定的老位置上。

    这边刚点好菜,裴天佑打量着沈思羽片刻,突然开了口:“你是不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沈思羽身形一怔,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:“怎么会,我们每一次事-后,我都有吃药,不会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做的时候,会吃药,跟别的男人呢?”裴天佑讥笑道。

    沈思羽眼底闪过几不可查的惊慌,随即快速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她满是失望与受伤地质问道:“裴总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,我只有你一个男人,你又不是不知道,为什么要说出这种话,来伤害我?”

    比起她满是质问,与指责的口吻,裴天佑突然想起苏迷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对待问题的巧妙回答,与偶尔幽默却真诚的应对,让他心中有了比较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裴天佑皱了皱眉,连忙走到对面,好言哄道: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怀疑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听,我不听,你一定是爱上苏迷那个女人了,所以才会怀疑我。”沈思羽沉痛指责,完全不听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裴天佑立刻使出霸道总裁强-吻的招式,直接吻得沈思羽快要喘不过气,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思羽,爷爷现在必须让我跟苏迷生孩子,才会把继承权交给我,但我看她一眼都觉得烦,更别提碰她,所以你现在必须有个孩子,然后我想办法,把你弄进裴家,只要你哄得我爸妈和爷爷开心,那裴家少夫人的位置,必定是你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