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05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16
    奉染衾扛-起苏迷的腿,绝色到极致的容颜,立时埋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?!”苏迷哪里能想到,他堂堂凤溪“女帝”会做出这种行为。

    正要出声制止,下刻却被他口-舌的所作所为,完全勾-去了所有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奉染衾,你……不要这样。”苏迷软-声唤道,呼吸越发急促,连说话都有些喘。

    “不要怎么样,嗯?”奉染衾微微抬头,唇角间残留的暧-昧的痕迹,清晰映入眼帘的同时,令苏迷更加动-情。

    她紧紧咬着唇,竭力去忍耐那股难耐之感,收回视线,目视上方,不再去看他。

    然而下刻,更加强烈的感官,令她几乎快乐的昏过去。

    奉染衾蓦地俯身而上,将沾有她味道的唇,印在苏迷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暧昧的味道,在两人口齿间,逐渐蔓延,苏迷浑身更是敏-感的厉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奉染衾褪去碍事的衣物,抬高她的臀-儿,持刀入鞘,激起一池不可描述的春-露……

    “嗯,疼……!”

    苏迷痛吟出声,却奈何自己动也动不了,只能继续隐忍着,他的越发急剧的挞-伐攻势。

    整整一日的时间,苏迷像只布偶一般,被奉染衾弄-成各种的姿-势,直到临近傍晚,才紧紧拥着她,将自己全部交给她,让她沾上他专属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!”苏迷身心被他狠狠的一灼,魂儿都要没了。

    奉染衾扣住她的下颌,动-情亲吻着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被解开穴道的苏迷,眉眼迷离,启唇回应着他的吻。

    本以为他已经满足,然而因为苏迷的主动回应,尚未离开她身体的坏东西,又在一寸寸的变大,直到完全占-满她,奉染衾又控制不住的抱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苏迷精致眉头,手指紧紧蜷缩成拳,凑在唇边,用牙齿死死咬着,任由他更加肆-意而热-烈的频率……

    直到了深夜,奉染衾才放过她,紧紧拥她入眠。

    然而身-下却一直拥有着她,丝毫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是活活饿醒的!

    原本她正睡着香甜,肚子里突然一道发出饥饿声:“咕唧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皱着眉头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的那瞬,却被心口上的手,挡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苏迷想起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,连忙忍着酸痛,将他的手拿开。

    虽然她感觉很饿,但见那凸-起来的小肚子时,苏迷有一瞬间疑惑。

    她又没有吃东西,肚子怎会变得这般大?

    然而下瞬,苏迷后知后觉明白,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的时候,当即伸手去按鼓起之处,想要将它挤-出去!

    混蛋,竟然一直在霸占-着她!

    “嗯……想要?”奉染衾禁不住轻吟了一声,一把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同时,他又开始缓缓的挺-动着腰身,轻柔的拥有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了,我要洗澡。”苏迷紧紧蹙着眉,觉得浑身上下,都酸痛不止,尤其是那处更甚。

    可这死男人却仍然不放过她,按着她又是一顿征讨,临近天亮才真正放过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蒙蒙亮。

    王思澄与众臣来到大殿之内,等待上早朝。

    然而快要到早朝的时辰,苏迷却迟迟未出现。

    众臣不由疑惑,王思澄当即笑着解释道:“本丞相听说,苏将军昨日比武招亲,招了一名男子,直接被苏老将军押去洞房,想来昨晚太累,一时没起来。”

    众臣闻言,纷纷低声讨论。

    “那人竟能让苏将军起不来,看来他在床-笫之间,必定又凶-猛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确实如此,本官都想见见那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众爱卿在想什么?”精神气爽的奉染衾,走进大殿,显然听到了她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微臣叩见陛下。”众臣纷纷下跪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奉染衾微微抬手,随后又道:“众爱卿方才在讨论何事?”

    众臣面面相觑,个个都在沉默着,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奉染衾勾唇笑道:“既然众位爱卿不愿说,那本帝亦不勉强,今日早朝取消,你们全都回去罢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想起自己答应慕临风的事,连忙出声道:“陛下不可啊,微臣还有要事禀告陛下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挑眉看向她,笑道:“既然爱卿有事,那便直接说罢。”

    王思澄想了想,斟酌道:“陛下可还记得苏将军手下,有一个名叫慕临风的人?”

    奉染衾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思澄当即说道:“微臣调查得知,那慕临风并非敌国之人,而且才能不浅,但苏将军近日,似乎一直在忙比武招亲之事,没有时间教导他,不如先由微臣教导他几日,待苏将军忙过这一阵,微臣再把人交给她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讳莫如深看着她,显然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这件事关乎于苏迷,还是由她决定比较好,于是道:“眼下慕临风已是军营中人,便归苏爱卿管辖,你若是想要他,去问苏爱卿,只要她同意,你便将慕临风带走,不同意的话,那便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不必再提,便这么决定了,退朝。”奉染衾说了一句,举步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王思澄望着她离去的身影,眉头紧紧蹙着,满眼懊恼。

    这苏迷到底有什么能耐,能让陛下这般向着她?

    然而她不知道的是,苏迷的能耐,远远不止这些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染衾下了朝,立刻支退宫女,恢复男儿身,偷偷溜出宫,来到将军府。

    他抬手推开苏迷的房门,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只价格不菲的花瓶,直直朝着他的脸砸过来。

    奉染衾眼疾手快接过花瓶,轻叹了一声,将花瓶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缓缓朝她走过去:“是谁惹了娘子,为夫替你教训教训他。”

    已然被他折腾到精疲力尽的苏迷,慵然挑眉,讥诮看向他:“惹我的人,近在眼前,你直接抽自己两巴掌,我便气消了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来到苏迷面前,伸手将她揽在怀里。

    倾身在她嘴儿上,狠狠亲了一口,当即勾唇嗤笑道:“娘子怎能随便诬陷为夫,为夫昨晚疼了你整晚,哪里有惹你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