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0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1
    “所有人都退下,苏爱卿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苏迷刚要转身,奉染衾突然出声叫住她。

    她缓缓转过身,恭敬颔首: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众臣见此,心中纷纷猜测,然而最后还是没猜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大臣与宫人都离开,偌大空旷殿堂内,只剩下苏迷与奉染衾两人。

    奉染衾一瞬不瞬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却只是定定站在那里,眼观鼻,鼻观心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轻叹一声,走下帝位,来到苏迷的面前:“是为夫错了,原谅为夫好不好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这才抬头看向他,摇头笑道:“不,陛下您没错,都是微臣的错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伸手揽住突然她的腰身,将紧紧她抱在怀里:“娘子,你要怎么样才能出气,怎么样才能原谅为夫?”

    苏迷不太习惯他这幅装扮,倏然皱眉的同时,刚挣扎一下,手肘突然碰到一片柔-软。

    她身形倏怔,声音拔高了几分:“你能不能,不要用女子的身体抱-我?”

    这种碰-撞的感觉,实在是太过怪异,总觉得自己似乎抱着一个……人-妖!

    苏迷突然想起,在没有绑定系统之前,曾经是t国旅游,与人-妖合照时,不小心被他抱了一下,那两坨硅胶碰到自己手臂的诡异触感,越想越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好,为夫都听娘子的,这便恢复男儿身,随娘子出宫。”奉染衾满是宠溺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带你出宫,奉染衾,我可要告诉你,那种事,我们今后要少做,否则我身子都要被你弄垮了。”苏迷不悦道,同时想要将他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奉染衾却是不依,紧紧抱着她不松手:“娘子怎能忍心,让刚开-荤的男人禁-欲呢?”

    “禁-欲对你我都好,总之这件事,便这般决定了,你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。”苏迷坚决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很难受怎么办?”奉染衾皱着眉头,可怜巴巴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微微挑眉,丝毫不心软,轻吐三字:“自、己、撸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没想到苏迷这般直白,眼角抽了抽,随即又没脸没皮地道:“为夫不会,娘子来教为夫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勾唇,在奉染衾眼眸倏亮的那瞬,变戏法似得骤然板起脸:“好才怪!”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还有重要的事,你有什么话,快说。”没等他说完,苏迷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奉染衾满眼幽怨:“娘子,你是不是不喜欢为夫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天地为鉴,我爱你之心,永不变,只是我最近会比较忙,不能再被你折腾的,什么事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大致估算了一下,按照这个剧情下去,近些日子,慕临风便要暗中筹划死士。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她势必要做出一些防范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奉染衾眸眼深深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挑眉看了他一眼:“眼下还不能告诉你,但你放心,我不觊觎你的帝位,更不会做出对不起凤溪国的事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闻言,却是一笑:“娘子,只要你说一声,不要说是这帝位,即便是为夫的性命,为夫亦会亲自奉上。”

    苏迷眼底闪过感动的光,抬手却捶了他一记:“你的命自然是我的,但那帝位我可不敢兴趣,当女帝多累啊,我才不当呢。”

    然而拳头捶中的地方,却是一片富有弹性的柔-软。

    苏迷嘴角抽了抽,当即又道:“好了,改日我们再约,你先处理国家大事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,不用送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扯开奉染衾的手,转身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这一回,奉染衾并未阻拦,只是眼神幽幽,看着她离开的身影,眉眼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丞相府。

    王思澄下了早朝,便直奔囚室。

    铁床上,慕临风全身赤果着,双手双脚被沉重铁链绑起来,丝毫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然而伤痕累累的某处,却是因为中了药,一直保持着昂-首挺-立的状态。

    王思澄缓缓朝铁床走过来,端起一旁的盐水,直接淋在他的某处,将那物清洗干净,随即褪去身上的官服以及里衣里裤,抬脚跨-上去,直奔了主题,肆意的动作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慕临风,已然被王思澄摧-残了整整三日三夜,丝毫意识全无。

    头脑昏昏的,面色发青,极其难看的很,只能任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这时,王思澄拿起挂在墙上的藤条,嘴角斜勾,抬手重重挥下,狠狠打在慕临风的胸膛上!

    “啪——啪——!”

    两道抽-打声响起的那瞬,原本伤痕纵横交错的胸膛上,又出现两道血色骇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慕临风却只是痛吟了一声,并没有像之前那般大力的挣扎,已然是出气多,进气少,几乎快要昏厥。

    正陷入情-慾海洋的王思澄,丝毫没有注意到慕临风的不对劲,反而愈发大力的骑-动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王思澄无比舒爽的轻吟一声,瘫趴在慕临风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当她从情-慾中渐渐回过神来,仰起头,抬手拍了拍他的脸:“怎么不出声,本丞相弄-得你不爽?还是别的女子弄-你比较爽?”

    慕临风没有回答,只是紧紧闭着眼睛,连呼吸都那么的微弱。

    然而王思澄仍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,以为他是故意不理会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说话?好,有骨气,那你便继续在这里待到死为止!”王思澄冷哼一声,再次挥起藤条,狠狠地抽-打他。

    直到打的手腕有些酸痛,王思澄才将藤条,重新挂在墙上。

    而后翻身而下,穿上里衣里裤,离开了囚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宿主,不好了,慕临风快要死翘翘了!”

    苏迷刚从将军府出来,正准备去往城中的南风馆,脑中突然传来系统059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当即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王思澄将慕临风关在囚室,整日折磨他之时,还跟他欢-好,眼下慕临风已经快要被她折磨死了。”系统059直接将丞相府所发生的一切,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苏迷立时皱眉:“那眼下怎么办?你想让我去救他?他一旦死亡,这个位面的任务,便无法完成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