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2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3
    “他是你的人,那么为夫呢?”

    满满危险而不悦的幽寒气息,透过一层门板清晰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梭然一惊,瞪大着双眼,倏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然而她刚走了一步,又重新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心虚个什么劲?

    自己分明是过来谈生意谈合作的,又不是过来泡小倌,用得着这么心虚么?!

    苏迷稳了稳心神,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,又深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直到听见房门被人打开的声音,这才回头望去:“夫君~~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的瞬间,瑾瑜眼底闪过一道精光,在房门尚未完全打开之际,忽而扭身侧身一转,坐进苏迷的怀里。

    苏迷虽然没想到,他会有此举动。

    但寄体本身对外界所发生的意外,却有着极其灵敏的反应,立刻做出了防范。

    苏迷身形一闪的同时,抬脚便狠狠踹在瑾瑜的屁-股上!

    瑾瑜一份不防,被他踹个正着,猛地超前一扑,直接栽了个五体投地,狼狈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正要爬起来,一双墨色金绣祥云图腾的靴子,缓缓来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瑾瑜下意识的抬头,骤然对上一双妖-娆潋滟风情媚眼,神色倏地一怔,竟然是看呆了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!”瑾瑜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刻,那墨色金绣祥云图腾靴的主人,直接踩中他的手背,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,还顺势踹了瑾瑜一脚。

    苏迷竭力保持镇静,抬眼看着来到面前的奉染衾,咧开嘴笑了笑:“夫君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来接娘子你啊?”奉染衾嘴角勾勒一抹极有深意的笑意。

    苏迷暗暗打了个冷-颤,勉强笑着站起身:“嗯,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,这便跟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再度笑了笑,背对着瑾瑜,倏然伸手,扣住她的下颌,俯首吮住她的唇,重重咬了一口:“娘子,为夫这便带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疼~~。”苏迷痛吟一声。

    奉染衾听到这声音,连忙松开嘴,在她唇上轻轻吮了一口,随即笑着将苏迷整个拦腰抱起,扛在肩上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顺势又踹了瑾瑜一脚,这才扛着苏迷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奉染衾扛着苏迷,直接从南风馆的侧门离开,掠身飞上屋檐,来到一处精致院落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奉染衾一脚踹开房门,大步走进屋子,直接将苏迷不失温柔的丢在床榻上,猛地欺身而上,汹涌又狂肆的攫取她的唇,大力的吮-吸,撬开她的牙齿,贪婪又热烈的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猛烈的攻势,弄得完全无措。

    奉染衾却不给她丝毫挣脱的机会,在她身上制造一波又一波的极致感官。

    直到身下一凉,苏迷的身子,被奉染衾猛地翻过,倏然抬高她的-臀-儿,从身后直接拥有了她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修长精致的手指,扣住苏迷的下巴,掰向自己,汹涌的吻住她的唇瓣,热烈而肆意的交-缠着……

    “嗯……轻-点……奉……唔!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还未说完,立刻便被奉染衾突然的攻势,弄得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奉染衾一边加快挞-伐的速度,一边重重吮-着她的she:“叫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夫……夫君。”苏迷深知自家男人生了气,趁着呼吸的空档,连忙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奉染衾闻言,这才敛去浑身暴戾的掠夺气息,动作变得轻缓起来:“娘子,真乖,为夫定然会好好疼-你。”

    男人虽然动作缓慢,但每一次,却都要的极-狠,极-重。

    苏迷难耐凝眉,禁不住浑身一紧:“轻-点,我受不住!”

    奉染衾身形倏然一怔,那紧-致无比的感官,却让他再也控制不住,扣住苏迷的腰身,更加肆意狂妄的挞-伐——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丞相府。

    随着王思澄的离开,囚室大门合起,光线变得渐渐昏暗起来。

    慕临风静静躺在铁床-上,呼吸极其的微弱,似乎随时便要死去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莫名而强悍的力量,突然注入他的身体,一些陌生又熟悉的记忆,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慕临风蓦地睁开双眼,但见墨色双瞳,毫无焦距的目视着上方,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原本无神的瞳仁,骤然凝聚,慕临风猛地瞪大双眼,大张开嘴,大口大口竭力的呼吸!

    直到他的神智,完全回归,这才注意到,自己被铁链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本帝不是在皇宫么,怎会出现在这里,还被人绑起来?”慕临风皱着眉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运起全身的内力,想要试图挣断铁链的桎梏。

    然而试了好几次,都没能成功,甚至发现自己体内的内力,竟然丝毫全无!

    慕临风无比震惊,同时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——难道是时光倒流,他重生了?

    满满的愤怒之火,顿时充斥整个胸腔。

    未来的他,什么都有了,又没有惨死,为何还会重生?

    慕临风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脑海中,却隐约记得,此时的他,是被灵玉下药,又被王思澄的人抓回来,关进了囚室。

    可在上一世,他不是被苏迷所救么,这一世,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难道苏迷跟他一样,同样重生了?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重要,上一世他能成为帝王,这一世,定然还能如他所愿,任何人都被别想打乱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慕临风微微眯起眼,心念电转,他必须想个法子,尽快离开这鬼地方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去南风馆,虽然只是为了正事,但到了最后,还是被奉染衾以拈花惹草的理由,变相惩罚了一顿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精疲力尽,奉染衾才狠狠-抵着她,释-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娘子,为夫真想将你……生生弄-死在这床榻上。”奉染衾沙哑出声,道出内心一直以来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似乎对她着了魔。

    他想让她一直呆在自己身边,不想让她离开自己半步,永远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
    苏迷艰难而急促的呼吸着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身形微微一怔,随即翻过身,紧紧抱住他:“坏夫君,弄-死了我,你也活不了,你必须要克制一点,别总想着,那些害你害我又危险的事,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