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4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25
    苏迷身形倏地一僵,静止在水中,一动不动!

    比起微凉的溪水,那只手,似带着刺骨的森冷,透过她的肌肤,渗-入她的血液与骨髓,蔓延遍布至她的全身。

    苏迷立刻运转灵魂所携带的灵力,赫然开启天眼,垂眼望去。

    但见澄澈溪水间,一只惨白的手,正紧紧捏住她的脚腕!

    那劲道之大,不一会便在脚腕上,留下深深的指痕。

    苏迷冷眸微眯,稍稍动了一下,在那只紧抓住她的手,倏然收紧的同时,快速凌厉出手,破水而入,精准扣住那只手的手腕,骤然发力,纤细手指硬生生按入那冰冷的手腕,直接毁掉筋脉。

    那只手停止收紧的下一刻,苏迷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原本冰冷的手,突然变得热起来,即使身在微凉溪水中,她仍然清晰可感。

    苏迷隐隐感觉一股危险的气息,手下猛地一个使劲,想要捏断那只手,从中挣脱。

    可她越使劲,那手收的越紧,眼见那只手的温度,越来越热,苏迷有种不好的预感,总觉得那只手会爆炸!

    她心下一急,更加大力去扯那只手。

    “苏将军……?”

    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瑾瑜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迷心知瑾瑜精通奇门遁甲,必定能破解这机关,蓦地回头朝岸上看去:“瑾瑜,我被机关困住了。”

    瑾瑜闻言一惊,满是担忧跑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即将跑到溪边的时候,一道墨色身影倏然凭空隐现。

    但见那身影掠身飞向苏迷,伸手揽住她的腰身,同时从腰间抽-出一把银光软剑,直冲那只手的虎口部位刺去——

    软剑刺-入虎口的那瞬,那只手稍稍松开了一些,男人趁机将苏迷抱起,快速掠身飞上岸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!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刚站稳,溪中突然传来一道响亮爆炸声。

    紧接着,溪水四溅,甚至连溪中的鱼,都被那道强悍爆炸力,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娘子,你怎么样,有没有受伤?”奉染衾满脸担忧的问道,直接上手,仔细检查着,苏迷身上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摇摇头:“我没事,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奉染衾神色微怔,随即挑眉笑道:“为夫想念娘子,担心娘子,自然便跟来了,怎么?娘子难道不想见到为夫?”

    听他阴阳怪气的口吻,苏迷意识到,他似乎在生气,连忙软声哄道:“怎么会,若不是夫君及时赶到,我绝对会被炸个粉身碎骨,多谢夫君相救。”

    话落,见他面色微缓,苏迷又道:“夫君饿不饿,我给你烤鱼吃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无须这般辛苦,烤鱼的事情,交给那人便是。”奉染衾拥着苏迷,往岸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此话一出,奉染衾立刻变了脸色,她连忙补充道:“烤鱼不是什么人都能烤的,真让他去烤,岂不是浪费了一条鱼么?”

    一旁的瑾瑜听此,颔首赞同道:“苏将军说的极是,我从小饭来张口,哪里会烤鱼,这项重任,还得劳烦苏将军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皱了皱眉,满脸的不高兴,显然不想让苏迷烤鱼给别的男人吃。

    但因出来的匆忙,他又没有带干粮,最后只能面色冷然的妥协。

    苏迷自然是一番哄慰,随后让瑾瑜帮忙生了火,而她则是宰了鱼,架在架子烤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焦香鱼肉的气息,窜入奉染衾与瑾瑜鼻间,两人同一时间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接收到两人不同意味的眸光,直接将烤好的鱼,递给奉染衾,同时细心道:“小心烫,小心鱼刺,一会还有汤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奉染衾应了一声,无比傲娇瞥了瑾瑜一眼。

    苏迷索性当个睁眼瞎,又拿起两条鱼,接着烤。

    待烤好了以后,苏迷正想递给瑾瑜,奉染衾突然又道:“娘子,为夫没吃饱,还想吃。”

    苏迷手上动作一顿,没有丝毫犹豫,又直接递给他:“那你再吃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娘子。”奉染衾拿过烤鱼的时候,顺势抱了抱苏迷的腰身,亲了亲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旁边坐着的瑾瑜,瞬间受到沉重的暴击,毫无预警被两人喂了一嘴的狗粮,生不如死!

    这时,苏迷从架子上,将另一只烤好的鱼,递给瑾瑜:“喏,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吃?”瑾瑜见苏迷只烤了三条鱼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同我家夫君吃一条。”苏迷说罢,来到奉染衾身边,挨着他坐下。

    奉染衾粲然一笑,用干净的手,把苏迷揽过怀里,拿着去了鱼刺的鱼肉,凑到她嘴边:“娘子请用,为夫来喂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启唇将鱼肉吃下,勾唇笑道:“谢谢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见外了,这都是为夫应该做的。”奉染衾满眼宠溺:“为夫希望能喂娘子……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中闪烁感动的光,柔情缱绻看着他,轻唤了一声:“夫君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奉染衾深情回视。

    旁边的瑾瑜,再也看不下去了,甚至都想堵上自己的耳朵,戳瞎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他们俩夫妻,能不能想想他的感受,放过他行么,别虐他行么?!

    瑾瑜表示很无奈,又心里烦躁,径自封了听觉,低下头,专心吃着手上的烤鱼。

    待几人吃完,苏迷便将带来的迷你小帐篷,重新捯饬了一番,由原本单人的帐篷,变成了双人的,随即对瑾瑜说道:“今晚你睡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睡外面,你们睡马车?”瑾瑜看了看苏迷以及她身侧的奉染衾,当即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娘子说什么,便是什么,你去睡马车。”奉染衾直接替苏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瑾瑜一噎,随即颔首应承,转身爬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奉染衾见此,闪身来到苏迷面前的同时,手上迸出一道银光,射-向马车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方,刚进入车厢的瑾瑜,只觉得脖子一刺,两眼一翻,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奉染衾听到细微动静,立刻忙抱起苏迷,钻进了帐篷,无比迫切的吻住她:“娘子,为夫好生想念你。”

    “瑾瑜还在马车里,你做甚?”苏迷连忙捂住他的嘴,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奉染衾邪邪勾唇,用牙齿轻咬着她的手心,妖-娆凤眸微弯:“娘子放心,即便娘子叫的再大声,他亦不会听见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