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0章 女尊国里的男人(完)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眸中闪过挣扎。

    慕临风继而哄道:“乖,听我的话,我不会伤害你,快把衣衫褪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眼底渐染信任之色,伸手去解衣带。

    慕临风心中一喜,正要伸手帮她,视线对上她的眼睛,心神一瞬间恍惚,但很快便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叩叩。”

    一道敲门声突然响起,慕临风眉心倏皱,快速收回手,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苏迷怔然一瞬,立刻恢复神智,出声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秦副将推门走了进来,看了眼慕临风。

    后者被他看的心虚,连忙应付几句,端着东西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冷冷看着他离去的身影,随即勾唇道:“辛苦你了,秦副将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末将应该做的,不辛苦。”秦副将颔首道。

    翌日,苏迷因女帝无故病倒之事,查到几名宫人身上,并将此消息故意放出去,传到慕临风那边。

    慕临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毕竟那慢性毒药,是他跟王思澄派人下的,如果查到他头上,那他的辛苦,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慕临风命令瑾瑜,开始筹备造反之事,又将下毒的线索,引到王思澄身上,又暗地里处理那几人,制作出畏罪自杀的样子,同时对苏迷更加殷勤的催眠。

    可每次他想占苏迷便宜,总会有人打扰,尤其是秦副将,实在令他心烦至极。

    经过多次催眠,慕临风已然控制苏迷的心智,在数日后的一晚,对她下了暗示,让她在第二日辰时起兵造反。

    然而翌日辰时,真正造反的并非苏迷,而是对她反催眠的慕临风!

    慕临风手持长刀,当即高声暴喝:“若有违抗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当他带着神兵营与死士,闯入宫殿,见到身穿银甲战袍,手持五尺红缨长枪的苏迷,以及凤溪千军那瞬,神色微怔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抬手对他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慕临风猛地一激灵,再看四周瑾瑜等人,墨色瞳仁紧紧一缩:“这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慕副将,陛下对你不薄,甚至赐予你副将官职,可你不但不感恩,甚至联合王丞相下毒,勾结敌国,毁我凤溪,还放火烧了陛下的寝宫,此时又起兵造反,你可知你该当何罪?”苏迷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慕临风完全懵比!

    不是苏迷造反么?怎么会变成他?!

    慕临风沉吟一瞬,连忙笑道:“末将不明白将军您在说什么?末将手下这些人,不是将军您让末将在私下培养的么?如今又怎能翻脸不认人呢?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轻挑,只是微微抬手,那些被慕临风处理掉的,给女帝下毒的几名宫人,以及王思澄手下的心腹,甚至还有被他割去头颅的灵玉,一个接着一个,赫然出现在大殿之上!

    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,慕副将?”苏迷冷冷勾唇。

    慕临风眉眼深沉看向苏迷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,为何她没有被催眠,但左右已成定局,不如全力一搏,尚且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于是对瑾瑜下了命令,挥起长刀便朝苏迷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临风刚上前一步,却发现瑾瑜他们所有人,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只有他一人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群废物,傻愣着做甚,还不快给本帝冲上去?!”慕临风气急败坏骂道。

    瑾瑜径自来到苏迷面前,满是恭敬颔首,随后立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瑾瑜——你?!”慕临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然而下瞬,当那些死士,将武器全部对向他的时候,慕临风即便再傻,亦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本这一切都是苏迷设好的陷阱,他却什么都不知道,自作聪明往下跳,到头来输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苏迷啊苏迷,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。”慕临风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苏迷淡淡晲了他一眼:“来人,将此通敌卖国的罪人,打入天牢,并从翌日起,与王思澄在每日午时三刻,游遍整个凤溪城,日-日如此,直到他们死为止。”

    秦副将张了张口,尚未出声,慕临风笑道:“你最多以造反之名杀了我,有什么权利这般发落我?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说些什么,但见曾辅佐女帝的周太傅,拿着明黄圣旨,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迷,接圣旨。”

    苏迷连忙下跪接旨。

    周太傅将圣旨打开,直接宣读奉染衾的旨意。

    当慕临风听到,奉染衾竟要将帝位传给苏迷,更觉得自己可笑。

    纵使他成功让苏迷造反,最后周太傅出现之时,即使苏迷将帝位传给他,自己仍然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最终,苏迷接下圣旨,名正言顺将慕临风打入天牢,让他们一并去游街。

    灵玉自动请缨调到天牢,其目的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苏迷将那些下毒的人,全部发配边疆,并将神兵营与那些死士,命为皇家禁卫军,瑾瑜则任命禁卫军统领,恢复林家之威望。

    苏迷继承帝位之事,凤溪所有百姓,全部举双手赞成。

    而她亦没有令他们失望,登基之后,采取的政策比起奉染衾,更加完善,将整个凤溪国打理的条条有序。

    四周敌国,见新帝登基,本想趁机攻城,却被苏迷与神兵营的人,直接生擒,最终沦落为凤溪俘虏。

    其他国家见此,纷纷投诚,愿意成为其羽翼下的附属国。

    苏迷并未浪费一兵一卒,成功统一六国。

    这本是令人皆大欢喜之事,然而时间一久,众大臣便想要给她找帝夫,让她雨露匀沾,宠幸后宫那些男妃子。

    苏迷自是不愿,但想此举倒是能把某人逼出来,于是直接同意。

    这晚,苏迷正看着大臣送来的男子画像,瑾瑜突然走了进来:“陛下,臣有一名友人,长得貌美如仙,陛下可要见一见?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苏迷直接冷脸拒绝。

    但见下刻,寝宫里的窗户,突然被风吹开。

    她抬眸望去,一身墨色长袍身形如玉的奉染衾,似谪仙般立于三头蛇头颅之上,正含笑看向她。

    苏迷心神俱动,满满的喜悦之感,充斥整个胸腔。

    她三两步来到窗前,伸手将奉染衾捞进怀里,紧紧勒住不放手:“夫君,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奉染衾紧紧回拥她,细密的吻,落在她的头顶,同时看了瑾瑜一眼。

    后者接收到他的眼光,扁扁嘴退出殿外,并将所有宫人与暗卫遣退。

    不一会,寝宫内便传来男女靡靡之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