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33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13
    微暗光线下,手机的屏幕有些亮。

    当它清晰显示“许午”来电的时候……这就tm就尴尬了!

    林浒的视线,在两人之间,来回徘徊,嘴角勾起一抹味深长的笑意。

    凌野眉头微皱,没有去接电话,而是上前一步,揽住苏迷的肩头:“苏迷是我凌野未来的老婆,以后谁敢欺负她,就是欺负我,这些话,由你转达那些不长眼的人,要是她被欺负了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受欺负,韩子漾的事足以表明,我不是好惹的女人。”苏迷突然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凌野眸光微闪,下瞬,原本自动挂掉的电话,再次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先接电话,没准他有急事找你。”苏迷捏捏他的腰,示意让他接电话。

    凌野原本还想说什么,苏迷看了他一眼,他抿了抿唇,转身接通电话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林浒,在他面前忍不住有些拘谨,斟酌片刻,这才开口道:“我跟他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他看起来对你不错,好好把握。”林浒含笑看着她,俨然一副长辈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道:“我会的,谢谢林哥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这段时间,你还是在家休息,等韩少消了气,你再过来上班,否则依他的性子,指不定还要找你的茬。”

    苏迷点头应声:“好,我知道了林哥,这次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客气,都是我手下的人,我自然都会罩着。”林浒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见你,对别人那么好?偏偏对她这么好?”一道女声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苏迷转头一看,来人是业务经理木易,当即勾唇笑道:“木木姐好。”

    木易来到林浒身边,搂着他的腰,嘟着嘴撒娇道:“你干嘛对她那么好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她是你的相好呢?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林浒身形未动,脸色却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凶我?”木易猛地一跺脚:“你竟然为别的女人凶我?!”

    林浒径自看向苏迷:“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林哥。”苏迷点头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”木易伸手抓住苏迷的胳膊,猛地拽过她,抬手就要朝她的脸招呼上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一道黑影骤然飞来,精准砸中木易的手腕,而后“砰”地一声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下一瞬,木易只觉得眼前一花,苏迷已经被突然出现的凌野,紧紧抱在怀里,与此同时,她的脸上狠狠挨了一巴掌: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木易身形倏怔,定定看向凌野:“你是不是男人,竟然打女人?”

    凌野丝毫不予理会,举起苏迷的手,轻轻揉着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苏迷无奈笑道:“不疼,我没有那么脆弱。”

    木易这才意识到,原来是凌野拿着苏迷的手打她,心中怒火更胜:“你凭什么让她打我,是她勾-引我男人,你搞搞清楚好么?”

    凌野完全无视她,揉完了以后,又低头亲了亲苏迷的手,柔声道:“我们先回家?”

    苏迷“嗯”了一声,上前一步,捡起凌野的手机,看向林浒:“林哥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迷,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?!”木易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好,路上小心。”林浒淡淡出声,直接将木易无视个透底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离开,林浒含笑转身:“你现在去财务室,找阿杰结工资,明天我不想再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林哥?!”木易不敢置信看着林浒,完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:“林哥你在说什么,你在开玩笑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从不开玩笑。”林浒看向她的眼神,丝毫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木易完全不能接受:“林哥,我跟了你三年,整整三年啊,你今天为了一个女人,就要抛弃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三年,当初那份合同,写的清清楚楚,你作为我的床-伴,期限是三年,现在三年已到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林浒淡然叙述道。

    木易满脸不甘心,冷嘲笑道:“你就是喜欢那个小丫头,还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木易,我林浒喜欢谁,都跟你没关系,你要是乖一点,我让你继续在安市,要不敢找苏迷的茬,别怪我不讲旧情,嗯?”

    林浒抬手拍了拍她的脸,冷厉而残忍的勾唇,随即转身,毫不留情的离开。

    木易怔怔站在原地,满脸自嘲。

    直到林浒的身影,消失在长廊尽头,她才捂着脸,怆然笑出了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出了夜店,凌野驱车带苏迷回到别墅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一趟案发现场,有可能回来比较晚,不要等我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苏迷听他提起案子,眉眼倏地一亮:“又出了什么大案子,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,反正我的生物钟早就颠倒了,这个点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晚上的,你不怕?”凌野勾唇,点了点苏迷的小鼻子。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:“不怕,电视上看的悬疑推理片多了,我特别想要体验一下,真正的凶案现场,到底是什么样子,而且说不定,我还能给你们警方,准确找出破案线索,缉拿真凶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不符合规定,非警务人员,不得进-入凶案现场。”凌野皱眉,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,我以警方家属进去呢,也不行么?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双手环上他的脖子,一口叼住他的唇,时而辗转吮-吸,时而用牙齿轻咬,就是吊着他,探门不入。

    凌野被她弄得心-痒难耐,倏然抬手,扣住她的后脑勺,汹涌而热烈的攻占掠夺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抬手推搡着,他才放过她,沙哑出声:“每次都只给肉汤,不给肉吃,你就不怕憋坏了我,以后的性-福都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我再去找一个,这天下三条腿的蛤蟆,不好找,带把的男人多得是,还不是一两句话的事情么。”苏迷挑眉看向他,眉眼皆是笑意。

    凌野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:“说,你是不是对我下了迷-魂药,为什么你所说的每句话,我都想无条件服从?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,是答应了?!”苏迷满是惊喜问道。

    凌野勾唇颔首。

    苏迷抱住他的脸,“啵”一声,响亮亲了他一口:“我太爱你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爱……。”

    凌野感动不已,结果刚说了几个字,苏迷满脸兴奋催促道:“快开车,咱们去凶案现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