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4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24
    苏迷刚坐起身,腰身被玉无瑕一捞,又重新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。”玉无瑕敛了笑,专注看着苏迷:“你不想抱玉儿,是不是嫌弃玉儿床-笫功夫不好,只会横冲直撞?”

    横、冲、直、撞?

    苏迷抿抿唇:“没有,你别多想,我没有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事不是很舒服么?为何娘子不喜欢?”玉无瑕满脸皆是认真,嘴上却问出令人难以启齿的问题。

    苏迷凝眉:“我没有不喜欢,只是……总之那事多做不好,三日一次,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够!”玉无瑕坚决道:“玉儿要一日三次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绝对不行,我会死的。”苏迷瞪向玉无瑕:“你当真忍心,眼睁睁看着我死?”

    根据以往的经验,苏迷知道,刚开荤的男人比较可怕,眼下玉无瑕还未完全了解那事,她正好可以给他“科普”一下,让他以后能忍则忍,少折腾她。

    果然,玉无瑕听了苏迷的话,当即摇头:“自然是不想。”

    苏迷眼见鱼儿上了钩,刚噘了嘴,想说些什么,玉无瑕忽而倾身,在她唇上吮了一口:“玉儿不会眼睁睁看着,玉儿会亲身让娘子……快-乐到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迷清晰感受到,有个热乎乎的东西,隔着一层薄薄衣衫,在小腹位置,轻轻磨-蹭着。

    她低头去看,那物似有灵性般,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玉无瑕!把你的鸟儿收起来!”苏迷当即大吼。

    敢情方才的话,都白说了。

    他不但没听进去,还越来越猖狂。

    “日子越来越热了,它闷的时间太久,想要出来透透风,娘子人美心善,好人做到底,再让它多快乐几次再回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眼见玉无瑕满脸诚挚又认真,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迷直接骂了声“好个屁”,随即抬手猛地一推,想要逃离。

    原以为玉无瑕定会困住自己,没想到一下子便推开了,还差点闪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抬头但见玉无瑕眼眶倏地红润,主动放开她,蹲在床尾角落里,双手抱着膀子,满是幽怨看向她:“娘子好过分,真的好过分嘤嘤嘤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一时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须臾,她很快反应过来,意识到这是他的苦肉计,起身下榻,看都不看他一眼,直接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娘子,别走。”玉无瑕心下一慌,似被人抛弃的小可怜般,哽咽出声道:“既然玉儿控制不住这物,娘子又如此讨厌,玉儿为了娘子,愿意忍痛割掉它,永除后患!”

    玉无瑕说到做到,径自反手一摊,变出一把锋利短剑。

    眼见他持着短剑,朝腿-间挥去,苏迷的心,顿时到了嗓子眼,急忙闪身来到他面前,伸手将短剑夺走:“你疯了?!”

    “既然娘子都不要这物,玉儿留着它做甚?”

    苏迷轻叹,摁了摁眉心。

    玉无瑕见她不表态,一把夺过短剑,直接挥剑自——

    苏迷梭然瞪大双眼,猛地扑上去,一把握住他的鸟-儿:“住手!”

    短剑离苏迷的手背,只有一寸距离,苏迷吓得心都要出来了,气的张口怒骂道:“玉无瑕,你别闹了行不行?!”

    玉无瑕没有说话,紧紧咬-着唇,眼眶含-着泪,满脸倔强。

    苏迷明知道,他是故意设计骗她,故意假装,却仍然见不得他难过。

    最初相遇那一刻,两人像似两根坚韧的红绳,由他们亲手打了死结,谁都别想解开。

    面对任务的不得已,他即使心有疑问,却依然费尽心机帮她,相信她,爱护她。

    同样的,面对他的某些小脾气,她愿意去包容。

    苏迷嘴角微勾,跪坐在榻上,伸手将他紧紧拥入怀中,用下巴轻轻蹭着他的头顶:“玉儿全身上下每一处,我都很喜欢,比如玉儿的头顶,玉儿额头,玉儿的鼻子,玉儿的嘴唇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吻着。

    来到唇边时,伸出舌,细细描绘着他的唇形,同时手渐渐下移,使出浑身解数,去安慰方才受惊的鸟-儿……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两人彻底拥有对方,玉无瑕才一改怨夫脸,眉眼渐染荡-漾风-情,双手扣住苏迷的腰身,极-深极-重的挞-伐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心里又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索性不再纠结那些事,双手勾住玉无瑕的脖子,将香唇凑上去,热烈的唇-舌-交-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深渊。

    施纭奴讥诮勾唇,定定看着眼前一直缄默的诸空。

    “那孽畜便是那个所谓的玉夫人,你保护了她一路,到头来,她还不是算计了你,诸空啊诸空,枉你聪明一世,却糊涂一时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知道是她在算计我?又s如何知道她是凤凰?”诸空凝眉。

    施纭奴见事到如此,他还是不相信自己的话,心中气愤不已,一个不小心,直接道:“因为我在她身上设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但见诸空看着自己的眼神,充满怀疑与探究,施纭奴蓦地闭上嘴。

    诸空当即追问:“设下了什么?禁制?施纭奴你对凤凰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!”

    施纭奴竭力掩饰自己的慌张,反口怒喝道:“诸空,你切勿执迷不悟!”

    “施纭奴,回答我方才的问题。”诸空不死心追问。

    正当她别无他法之际,一道嘶哑低沉粗-音,从洞-外传来:“小姐姐……。”

    施纭奴心中微喜,但想起他前来所为何意,心中又开始犯恶心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她在诸空心目中的形象,绝对不能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找我有点事,你先好好休息,我一会再过来。”施纭奴留下一句话,匆忙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诸空眸眼深沉,看着施纭奴离开的方向,一阵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施纭奴快步走出山-洞。

    一道阴影笼罩,迅速将其笼罩,只觉得腰身一紧,整个人便被小黑抱了起来:“小姐姐,跟小黑一起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施纭奴还未抬头去看,唇齿便被掠夺。

    腥臭味在口腔中蔓延那瞬,施纭奴胃中一阵反胃,却强忍着说道:“我,我此时有些不舒服,可不可以明日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