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0章 夜店女王擒心记(完)
    韩子悬的身手,丝毫不比韩子漾差,屈膝抬脚,直接将他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唔!”韩子漾一个不妨,被他踹个正着,重重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韩子悬冷嗤,从他身上跨过去,径自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韩子悬,你特么的别走!”韩子漾疼的龇牙咧嘴,对着韩子漾的背影,一顿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西雅见此情景,不禁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毕竟比起韩子漾,她只是被男人睡了,而他一个大男人,竟然被自己的哥哥爆了ju!

    要是传出来,真是笑死人!

    “呵,活该!”西雅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韩子漾清晰捕捉她幸灾乐祸的笑声,冷冷眯起眼,心里所有的怒气,瞬间急剧迸发,不顾身体上的伤痛,猛地爬起来,拎起桌上的烟灰缸,对着西雅那张讨人厌的脸砸去——

    “雅儿,小心!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随着西靳景惊呼的同时,西雅的脑门,被烟灰缸砸个正着,顿时鲜血四溅,生生砸出一个血窟窿来。

    “雅儿!”西靳景连忙跑过去,拿出手机,打电话叫了救护车,手忙脚乱给她止血。

    救护车来的时候,西雅因为失血过多,整个人已经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西雅沦落那个下场,都是她自己作的,但韩子漾这一砸,西家人直接将他告上法庭。

    但西雅醒来的第二天,韩子漾只是一个电话,就让西家撤了诉讼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他们玩的很疯,西雅被注-射了毒,韩子漾以此威胁,西雅只好让西家撤诉。

    不知道真相的西家人,原本是不同意的。

    然而当天报纸头条报道,国际当红歌手jk首唱,与苏迷合作的新闻下,竟然有人爆料,在之前的dj大赛上,西雅与韩子漾买通现场工作人员,故意制造破坏的事。

    西家得知此事,对西雅更是失望,索性不再管她,由她想要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韩子漾那边,因为那夜被爆的缘故,对韩子悬一直耿耿于怀,处处针对他,甚至将韩子悬做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,故意透漏给警方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严重到,将他送进监狱,但面对死缠烂打,又毫无节操的韩子漾,却给韩子悬带来很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韩子悬不是软柿子,只是碍于同属韩家,纵使韩子漾再过分,他也只能小惩大诫,并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两兄弟忙着明争暗斗,完全没有心思招惹苏迷。

    在西家多次拜访后,苏迷同意跟他们去做亲子鉴定,最终结果显示,她果然是西家人。

    但苏迷坚决不愿换名字。

    当时原女主到了福利院,因为身上带着“迷”字样的长命锁,院长直接为她取名苏迷。

    她本来的名字就叫苏迷,而且这么多位面中,原女主都叫苏迷,她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改姓,叫西迷,多别扭啊,她才不要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西家人对待苏迷,仍是好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苏迷有西家与凌野身后整个凌家的背景,韩子漾即便想起她,却不敢招惹她,于是将注意打在——与苏迷长相相似的西雅身上!

    西雅原先被他注-射过毒,后来在找上-她时,又给她弄了几回,让她成功染上毒-瘾。

    原本,西家人并不知道这事,结果在韩家兄弟内斗时,受到牵连,被缉-毒组抓进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西家人得知此事,出面将她送进戒毒所。

    谁知,西雅的毒-瘾没有戒掉,反而精神出了问题,整个人变得疯疯癫癫,最后,西家人将她接回了家。

    对于原女主小时候走丢的事,苏迷从未想过会跟西雅有关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次,她被凌母带过来串门,见到精神不正常的西雅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,似乎变得很暴躁,冲上来就要掐死她。

    苏迷在西雅疯癫嘀咕时,隐约听到,原女主幼时走失,似乎是她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在场上的人,多半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即便苏迷没有去追究,但西家人却因为此事,对西雅更加失望透顶。

    至于凌野那边,苏迷无意中得知,一直跟着他的线人,被韩子悬杀害并抛尸城郊。

    但她却建议他,不要急着将韩子悬抓进去,而是在韩家两兄弟争斗的时候,搜集韩家的罪证,最后来个一窝端。

    凌野心想也是,毕竟现在抓了韩子悬,最多做几年牢,他又能出来,索性一次性搜集更多的罪证,毁了韩家的根基。

    长达几年的争斗后,韩父这边一死,整个韩家变得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凌野带着逮捕令,直接将韩子漾跟韩子悬抓进警局。

    面对凌野几年来所收集的罪证,以及好几条人命,即使韩家请来最好的律师,两兄弟仍然逃不了法律的制裁,最后被判入狱,余生只能在监狱中渡过。

    解决所有阻碍后,苏迷与凌野年底完了婚。

    婚后的两人,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

    原女主的三个小心愿,苏迷算是全部完成。

    但为了刷高评分,苏迷在之后的日子,特意参加好几场dj比赛,场场夺冠。

    虽然她辞去了夜店的工作,但偶尔还是会去林浒店里,友情串串场。

    听苏迷说起与西家人相认的事,林浒的心情,变得很复杂。

    在苏迷连续灌下三瓶皇家礼炮,从酒醉后林浒口中得知,他跟原女主的生母柳婉,原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。

    林浒喜欢柳婉,却一直没有说出口,直到柳婉遇到西耵,跟他结了婚,他们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    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,遇到原女主来店里面试dj,他见原女主与柳婉有几分相似,一番调查后,才得知柳婉生下原女主后,难产而死。

    林浒心里对西耵有怨,所以才故意隐瞒原女主的身世。

    苏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但没过几天,却突然提议认林浒做义父。

    林浒自然欣喜答应,只是在一次来访做客,偶然遇到西耵的时候,两人互相各种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摇头笑笑,任由两人互怼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几十年眨眼已过。

    两人已然儿孙满堂,凌野也退了休,跟苏迷在家过着清闲日子。

    温煦阳光的午后。

    花园摇椅上,白发苍苍的苏迷,将脑袋倚在凌野肩头,两人闭上眼睛的同时,嘴角绽染幸福安详的笑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