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59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9
    玉无瑕低垂眉眼,随着指尖轻轻一勾,两-团香-软雪-嫩,映入幽深桃花眸中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眸色更深更浓,先是用指尖轻轻一chuo,随即眸眼倏亮,似一头极度饥饿小兽般,倾身埋入其中。

    玉无瑕深吸一口气,浓郁好闻的气息,沁入心扉,眉眼愉-悦轻挑,桃花眼眸中,漾出醉人笑意。

    他将衣襟往下一扯,毫无遮拦的香-软,顿时迷住他的眼。

    玉无瑕喉间滑了滑,缓缓伸出小舌,轻轻舔了舔嘴角,倏地低下头,急切采撷两朵粉-嫩花儿……

    苏迷正睡得香甜,迷迷糊糊中,突然觉得胸-前有些憋闷。

    她抬手想要将它推开,掌心却触上一团毛茸茸的物体。

    苏迷一瞬懵比,随即想到眼下的位面,自己本体是只神鸟,长-毛也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于是用手揉了揉,准备继续睡的时候,胸-口突然一阵痛意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。”苏迷轻吟一声,刚要伸手去揉痛处,结果却被两片湿-润,安-慰了几下。

    直到痛意渐渐褪去,苏迷这才嘤-咛一声,继续睡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玉无瑕,在苏迷稍稍恢复意识那瞬,立即停下口中的动作,随即掀起眼帘,一瞬不瞬看着她,生怕她突然醒来,发现自己在做坏事,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正当他想要离开的时候,却被她按住头,轻轻揉了揉。

    结果他一个不小心,牙齿打了架,咬到了她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皱了皱眉,伸手想要去揉,玉无瑕像似护食的小兽般,连忙张嘴叼住,迅速给她止了疼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待她眉头舒展,玉无瑕这才继续方才的事……
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轻吟一声,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低头看看自己的胸-口,觉得某处涨-涨的,还有些疼。

    正要拉开衣领去看,但见站在门口的玉无瑕,突然咳嗽了一声: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苏迷循声而望,看见那小小瘦弱的身影,一动不动站在那里,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她眸光闪了闪,抿了抿唇说道:“你在门口站了一整晚?”

    听见苏迷的声音,玉无瑕身形微怔,面上闪过几抹心虚之色。

    他稳了稳神,回过头灿烂笑道:“娘亲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醒了,这不是摆在眼前么?”

    自打知道他本体是块黑玉石,苏迷总爱时不时怼他几句。

    可每当怼完他,见到他可怜兮兮的模样,苏迷心里又忍不住……有些不舍。

    像此刻,当视线落在他高高肿-起的脸颊,以及残有被火灼烧痕迹的小鼻子,苏迷突然觉得,自己似乎下手太重了。

    玉无瑕清晰捕捉她眼底心疼之色,嘴角几不可查勾了勾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端起木盆,来到苏迷面前:“娘亲,玉儿帮你洗漱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来。”苏迷接过木盆,正要起身下榻,脚腕被一只小手捉住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看,但见玉无瑕拿起她的脚,将地上的鞋子,仔细给她穿上,随即抬头对她灿烂一笑。

    苏迷对上他极其养眼的笑容,神色怔了怔,再怎么样,也不忍将他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娘亲,你不需要对我做这些事。”苏迷没有让人伺候的习惯,更何况对方眼下还是用男娃娃的身体,她更加不习惯了。

    玉无瑕缓缓站起来:“即便娘亲不承认,亦没关系,在玉儿的眼中,你永远是玉儿的娘亲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随即起身开始洗漱,显然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房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诸空的声音传来:“姑娘,你醒了么,可以吃早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,马上便好。”苏迷应了一声,来到门边。

    这边打开门,刚准备同诸空一并下楼,去吃早饭,房里突然响起一道软-糯可怜的小奶音:“娘亲~~。”

    苏迷顿了顿,回过头,朝玉无瑕招招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这才破泪为笑,迈着小短腿,跑过去扑入苏迷的怀中:“娘亲,玉儿站了一晚上,脚好累,玉儿想要抱抱。”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刚想将他放下,诸空突然开了口:“你罚他站?还没给他擦药?”

    “擦什么药?”

    苏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视线落在的玉无瑕高高肿-起的脸蛋时,当即皱眉道:“仙人有所不知,玉儿他对各种伤药都过敏,不能擦,只能放着,让伤口自己好。”

    诸空皱眉看向她,显然不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玉无瑕见此,连忙点点小脑袋,附和道:“是,娘亲说的对,玉儿不能擦药,不然会过敏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迷微微意外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玉无瑕立马冲她眨眨眼,随即将脑袋埋在苏迷胸-前:“娘亲,玉儿好饿,我们下去吃饭好么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迷一边应声,一边将他的脑袋,往旁边一推。

    “啊!好疼,娘亲你碰到玉儿脸上的伤了,玉儿好疼。”玉无瑕夸张尖叫一声,随即眼泪汪汪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本想故意让她心疼自己,但苏迷心里却明白,他是故意假装。

    然而低眸对上他那双眼睛,准备要说的狠话,即使到了喉间,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苏迷轻叹一声:“是为娘的错,为娘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眼底闪过几不可查的笑意,随即勾了勾唇,抱住苏迷的脖子,在她脸上亲了一口:“好,玉儿原谅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脸上传来微微湿-润那刻,苏迷额上青筋凸显,原本抱住他的手,在他屁-股上狠狠的一揪!

    玉无瑕身形一怔,随即嚎啕大哭起来:“啊!娘亲你揪人家,好疼,玉儿屁-好疼呜呜呜!”

    诸空闻言,视线落在苏迷揪着玉无瑕屁-股的手,连忙上前将玉无瑕抱了过来:“你怎能这样对待孩子?”

    “我?”苏迷刚说一句,诸空抱着玉无瑕,转身进了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一时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诸空抱玉无瑕进房做甚?

    苏迷在原地站定片刻,刚想跟过去一探究竟,下瞬,诸空的房间,突然传来一道惨烈的尖叫声:“啊——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