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9章 野凤凰日常养成29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应了一声:“唤我做甚?”

    “娘子只要喂饱玉儿,不就好了?”玉无瑕装傻到底,一点点诱-导着她。

    然,此玉儿非彼鱼儿。

    苏迷一时没反应过来,皱眉问道:“怎么喂?我这点鱼饵,不够喂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只要一个便足以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的嗓音,愈发深浓,唇儿落在她白-皙脖颈间,落下一个又一个吻。

    若是这般,苏迷还不明白,他在跟她玩文字游戏,那她便白活了。

    “玉无瑕,故意骗我好玩是罢?”苏迷轻哼,反身揪起他白玉般的耳尖。

    “啊!疼疼疼!”

    下瞬,被揪住耳朵的玉无瑕,立马变了个样,满脸痛苦叫唤了起来,仿佛方才撩-她的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还敢不敢了?”苏迷哼声道。

    玉无瑕为了少吃点苦头,连忙求饶:“不敢了,娘子放过玉儿罢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,鱼儿,看来当初给你请的教书先生,交了你不少东西。”苏迷见不得他太痛苦,稍稍放松了手。

    玉无瑕笑眯眯弯着眼,伸手拥住她纤细腰身,不顾疼痛,低头亲了她一口:“我知道娘子心疼了,玉儿下次不敢了,娘子莫气。”

    苏迷放开他的耳朵,突然响起正事来:“你认得魔界圣君?”

    玉无瑕眨眨眼,没有隐瞒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止上古魔玦一个身份?”苏迷挑眉又道。

    玉无瑕这下慌了:“娘子,你且听玉儿解释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一听,更加慌了!

    他之前看的小黄-书里面,有说过,一旦女人说“不用解释”,便会开启“我不听,我不听”模式,亦便是误会的开始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让这个误会开始!

    玉无瑕拿起一支鱼竿,直接蹲在地上,可怜兮兮看向苏迷:“其实玉儿还有一层身份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冷嗤出声:“难道你是当初所说的,那个丑陋无比的老头子——魔尊?”

    玉无瑕满是吃惊看向他:“你怎么知道?!不,不对,玉儿才不丑不老,不是老头子呢!”

    “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一噎,低着脑袋道:“玉儿知错,其实魔界没有什么魔尊,他们找到我,便奉我为魔界之尊,当初你我相遇之时,正是他们合力让我化形,可是我不想,便一直不化,直到遇到娘子你,才化了人形。”

    苏迷“哦”了一声:“那府中那些仆人管家,都是魔物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玉无瑕越来越小声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小可怜模样的玉无瑕,轻叹一声:“赶紧起来,我还有要事同你讲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不在意玉儿的身份?”玉无瑕闻言一怔。

    苏迷神色矜傲,挑眉道: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嫁块石头,我自当同样随着,即便是魔界又如何,我从来亦不是什么好鸟,呸,不对,我从来不是什么好凤凰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当即喜笑颜开,随手丢开鱼竿,紧紧抱住苏迷:“娘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施纭奴不日便会施救诸空,你叫上其中一名魔界圣君,威逼利诱怎么都行,让她与诸空加入魔界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皱眉道:“其实玉儿一直想问,娘子不让玉儿杀了诸空与施纭奴,却又针对他们二人,娘子最终想要他们沦落何般田地?”

    苏迷认真想了想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他们永远不死,不找我的麻烦,最好永远待在一块,怎么说呢,同时防两个人太累,关在一起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玉无瑕潋滟桃花眸子微闪,随即勾唇笑道:“玉儿明白了,定然不会让他们轻易死去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待所有东西放进马车,玉无瑕抬手幻化出一道虚影,坐在车前驾驶马车,撩帘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但见苏迷正吃着桃花酥,刚咬了一口,玉无瑕倾身上前,一口叼住另一半:“很美味。”

    苏迷被他突然间的动作,弄的面色微红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见他要坐下来,苏迷往旁边挪了挪:“你怎么进来了,外面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玉儿施了障眼法,娘子放心。”玉无瑕将头倚在她的肩头,安静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苏迷本以为他是累了,便不再吃东西。

    结果刚停了下来,嘴巴上被喂了一块桃花酥:“玉儿今日的表现,娘子可满意?”

    “唔,满意。”苏迷咬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玉无瑕勾了勾唇,模样更加乖巧:“那娘子,是不是该给玉儿……一些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奖励?”苏迷说完,突然意识到什么,倾身在他唇上印了一下:“玉儿乖~。”

    见她亲完自己,又开始吃东西,玉无瑕眸中闪过一抹笑意,索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,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强势霸道吻住她的唇:“玉儿想要的,是娘子更多的……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是在马车上,一会翻车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无瑕低声一笑,当即道:“不会翻车,玉儿还没有那么禽-兽,丝毫不顾及娘子的身子。”

    这话,此时说起来,倒是极其理智。

    然而,当玉无瑕哄-骗着苏迷,抱在腿上,让她一点点吃-下他,却随着一阵颠簸,苏迷身形紧紧一缩的那瞬,玉无瑕那些所谓的理智与温柔,那都是不存在的!不存在的!不存在的!

    玉无瑕汹-涌吻住她的唇,撬开她的贝齿,强势扫-荡每一处腔壁黏-膜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唇,一点点的下移,最后一口叼-住……她的心口,辗转着……吮-吸着。

    随着越发猛-烈的攻-势,苏迷破碎出声道:“玉无瑕,你说……嗯,会顾及我的身子,骗子,大骗子!”

    玉无瑕轻笑,继续哄-骗道:“娘子乖,娘子乖,腿-儿,再张-得-开些,让玉儿……好好-疼-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玉无瑕!你混蛋啊啊啊——!”

    城郊湖边小道上,不见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只有一匹急速行驶的马车,在道路上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然而马车之中,却时不时的传出女子的低-吟声,以及气急败坏的咒骂呜咽声,还有某种不可描述的……暧-昧水-渍声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