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2章 双女主之计中计2
    苏迷不用猜也知道,来人一定是南宫承!

    然而回头去看的那瞬,却发现来人并非南宫承,而是一身贴合剪裁,低调却不失奢华,熨烫整齐的黑裤黑衬衫,面戴金丝边眼镜,浑身充满着禁-欲气息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从走廊的另一端,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步伐矫健,不紧不慢,仅仅是两条逆天修长的腿,都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等他走近了些,苏迷紧蹙着眉头,半眯着眼,专注看向他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,三步……

    眼见那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,苏迷稍稍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原本尚未合起的房门,却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“小迷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时隔六年,熟悉又令人讨厌的声音,萦绕在苏迷耳畔,她再亦控制不住自己的手,狠狠打了姚诗绮一巴掌!

    然而响亮巴掌声,却并未响起。

    苏迷的手腕,被一直骨节分明的手,紧紧扣住:“谁教你的,动不动打人?在国外的六年,你学到的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沈柏航眉眼阴郁,微眯着眼睛,定定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绷着僵硬的身体,紧抿红润誘-人的唇,倔强看着他,眼角间隐约残留着晶莹泪痕:“放开!”

    沈柏航瞧着她这幅楚楚动人的模样,心尖微微发疼,然而眸光却是骤然黑沉,隐隐带着别番的味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少女,似一朵青涩花儿般,褪去了曾经的天真稚嫩,已经绽开最为绚丽的姿态,真让人忍不住,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苏迷自然看得出,他脑子里到底想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但眼下,她根本控制不住原女主的情绪,想要反击,都反击不了,好似身上少了什么东西一般,连骨子里那股韧性,都缺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沈柏航见她微微走神,当下猛地收紧自己的手:“说话。”

    剧烈的痛意,从手腕处迅速蔓延,苏迷咬着唇,使劲一挣,想要挣脱他的桎梏。

    结果却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,脚下突然一个不稳,崴到了脚,身子猛地朝旁边倒去——

    “小迷——!”姚诗绮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柏航心下一紧,连忙上前一步,想要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因为动作过大,他身上的浴袍,微微敞开。

    当苏迷清晰看见那上面的吻-痕与抓痕时,眼瞳紧紧一缩,猛地一使劲,躲开他的手,身形却加速往下倒去!

    预料当中的疼痛,并未来临,苏迷被一双手,及时抱住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头,一张温润英俊的脸,映入眼帘的同时,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,目不斜视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,苏迷心灵的深处,控制不住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怔怔望着远去的男人,浓密微翘的睫毛,轻轻眨了眨,竭力掩去眸中深沉意味。

    南宫承眉头微蹙,见她看着别的男人愣神,心中丝丝不悦。

    突然想起旁边还有人看着,南宫承当即关切问道:“怎么样,哪里有没有伤着?”

    苏迷听到他的声音,这才回过神来,从他怀中站起身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迷迷昨天刚答应我的追求,怎么还这么客气?”

    手中的柔-软触感,突然间失去,南宫承莫名觉得有些失落,嘴角却仍然带着标准式笑意,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对于南宫承的称呼,直接让苏迷皱了眉。

    刚想说些什么,但见刚才走过去的男人,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苏迷不知为何,看着他的身影,隐隐有种期待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一道细微手机振-动声传来的时候,那背对着她的男人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接通后,再度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眸光闪了闪,红润的唇,紧抿成一条直线,面色微微泛白。

    “迷迷……你怎么了,那人你认识?”南宫承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叫我迷迷。”苏迷纠正道。

    那个称呼,只能那个人叫,除了他,谁都不可以。

    南宫承嘴角间的笑意,微微僵硬,下刻却按照她的意思,改了口:“好的,小迷儿。”

    小迷儿?

    苏迷隐隐有些泛呕。

    但原本痛苦怨恨的情绪,却被稍稍冲散了些。

    转过身看向沈柏航的时候,苏迷在极力克制下,嘴角缓缓勾起一抹微笑:“小舅舅,小舅妈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一声,语调丝毫没有起伏,很平淡,完全公式化的问候。

    沈柏航的眉宇间,却猛地凝起一层冷霜,满眼阴沉看着她,反问道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舅舅。”苏迷淡然回答,仍然是没有任何的起伏。

    然而纤细的指尖,却几乎抠破手包上柔-软皮革,昭显她隐忍的情绪。

    沈柏航看着眼前的男女,莫名感到不爽,黑冷着脸,不悦出声道:“很晚了,你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早,现在还不到六点。”苏迷微笑道:“打扰了小舅舅和小舅妈,真是抱歉,我跟南宫先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向南宫承:“我饿了,陪我去吃个饭?”

    “荣幸之至。”南宫承脸上带着一贯温润的笑,随同苏迷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沈柏航看着并肩离开的男女,脸色很是难看,满脸冰霜密布。

    姚诗绮的脸色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南宫承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她一眼,好像不认识她一般,难道他把他们曾经的过往,统统忘光了么?

    这让一向男人缘极好的姚诗绮,表示完全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南宫承来的匆忙,车子直接停在酒店门口。

    两人坐上电梯,下了楼,出了酒店的大门。

    南宫承帮苏迷打开副驾的门,做出一个极其绅士的邀请姿势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习惯坐后面。”苏迷直接拒绝,伸手想要去拉车门。

    南宫承勾唇笑道:“没准沈柏航正在楼上看着,你确定不要坐副驾?”

    他的口吻,让苏迷很不喜欢,像是吃准了她会答应。

    可苏迷已经决定,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沈柏航,微微眯了眯眼,当即勾唇笑着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苏迷微微侧身,抬脚进了车子,坐在副驾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南宫承对她温润笑了笑,关上车门的同时,抬头看向酒店某个房间,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