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3章 双女主之计中计23
    沈柏航转身看向来人,见她满脸担忧看着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他眸光闪了闪,抬手拥住她的腰身:“我没事,走罢,我们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沈柏航的突然亲密,让姚诗绮身形微僵,但她没有任何拒绝,而是任由他拥着,走进壹号包厢。

    见到苏沈两家人,都齐聚一堂,姚诗绮微微愣了愣,随即极有礼貌的,向每个人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刚想落座,沈柏航突然出声道:“五天后,我与诗绮也要结婚,不如我们一起办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一直看着苏迷。

    沈柏航想要最后赌一把,看她是不是真的已经不爱他了。

    然而苏迷的脸上,却没有任何异样,转头看向萧於:“萧先生,你说怎么样,我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於抬手摸摸她的头,抬眼看向沈柏航:“我们都听小舅舅的,您说怎么办,就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这小舅舅叫的,比她叫的还要溜,完全是信口拈来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,点点头,附和说道:“嗯,我们都听小舅舅的。”

    沈柏航见她丝毫不在意,心头如针扎般难受。

    但当着这么多人的,他也不能怎么样,只能拥着姚诗绮落座,然后帮她夹菜,挡酒,各种献殷勤,各种关心照顾。

    苏迷那边同样有爱,只不过角色调换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到的时候,苏迷就事先说明过,萧於有重度洁癖,所以给他单独点了菜。

    关于萧於,苏沈两老爷子都有调查过,自然知道他有洁癖这件事,对此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沈柏航跟姚诗绮进来之前,所有菜已上齐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们开始秀恩爱,立马异常殷勤给萧於夹菜,擦嘴,倒水,体贴至极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见此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看来苏迷,是真的不喜欢沈柏航了。

    对于苏沈两家来说,这算是一桩好事,但对于沈柏航,却是刚下了赌注,就输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苏迷说得对,她是真的爱上了萧於。

    可是他呢?

    为什么没有人来爱他,为什么不再等他一下?

    沈柏航的心情,异常的复杂,在饭桌上喝了很多酒。

    姚诗绮劝不住,只能由着他喝。

    最后,沈柏航喝的烂醉,走路都走不稳,姚诗绮吃力扶着他,想要将他送回家。

    苏迷原本打算,让姚诗绮跟南宫承凑一对,再揭穿沈柏航的事,送他去坐牢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不但彻底摆脱南宫承,又能保住苏老爷子的命,任务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但眼下这情景,如果沈柏航酒后跟姚诗绮发生关系,两人联手的话,那事情就变复杂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在怀疑,当初沈柏航跟姚诗绮,突然闪订婚的目的,以及姚诗绮的身世。

    苏迷眸色微沉,看向朝这边走来的沈思远:“大表哥,小舅舅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看着他。”说话间,沈思远上前扶住沈柏航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,唇角微勾,眼前迅速被一道阴影笼罩,毫无防范就被萧於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猛地将他推开,娇嗔了一句:“干嘛呢,你又没喝酒,耍什么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了,所以尝尝味道。”萧於面色极淡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脸一红,瞪了他一眼:“结婚之前,你不能再碰我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禽-兽起来,实在太禽-兽,她表示很吃不消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萧於脸色立马变了,满是认真说道:“我们要日常造孩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:“常是谁?”

    萧於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苏迷勾唇笑了笑,抱了抱他的腰身:“好啦,我该回家了,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径自上了苏家的车,跟苏老爷子一并离开。

    萧於神色淡淡,转身上车:“去新别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家老宅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苏迷先将脸上的淡妆卸掉,随后脱了衣服,穿着内-衣-裤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候后。

    舒舒服服泡了泡泡浴的苏迷,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,从浴室走出来。

    她哼着歌,刚拿起吹风机,落地窗外,突然传来一道轻微的动静。

    苏迷梭然皱眉,将吹风机放下,朝窗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窗前,打开窗户四处看了看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假酒喝多,产生幻觉了?”苏迷自言自语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刚要转身回屋,头上方突然笼罩一道阴影。

    苏迷下意识抬头去看,眼前一黑,唇儿立刻被两片微凉叼住。

    她微微怔了怔,还未反应过来,唇上两片微凉,梭然旋转,纤细腰身被一只手拥住的同时,下巴被扣住,愈发热烈的吻,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“唔!”苏迷清晰看见男人的脸时,瞪大眼睛,倏然怔住了。

    她这是产生错觉了,萧於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间里?

    萧於亲着亲着,发现怀里的女人,似乎在发呆。

    他轻轻咬一口她的唇,低声说道:“怎么?见到我不开心?”

    苏迷立刻清醒,眨眨眼,抬头看向他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想你,来看看你。”萧於嘴角微勾,神色淡然却半含温柔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被他的话打动,而是走到窗前,抬头看到窗户上方,有一根固定在墙上钢丝绳。

    她顺着钢丝绳看去,与之连接的位置,竟然是对面的别墅。

    “你把对面的别墅买了?”苏迷回身看向他。

    萧於轻轻颔首,视线落在她微微潮-湿的头发,出声唤道:“迷迷,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苏迷眨眨眼,一阵莫名,还是依言朝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跟前,萧於将苏迷按在凳子上,拿起吹风机,开始给她吹着头发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,修长又骨节分明,线条极其优美,轻柔穿梭在她的发间,很舒服。

    苏迷像只猫儿般,慵懒半眯着眼,倚在萧於身上,没过一小会,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於见此,嘴角轻淡微勾,将吹风机关上,躬身抱起苏迷,将她放到床上,小心翼翼扯掉她身上的浴巾。

    毫无遮拦的美景,印入眼帘,萧於呼吸微滞,却强行隐忍克制着自己的情-慾,帮她盖好了被子,转身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很久,浴室的门轻轻打开。

    满身萦绕一层寒气的萧於,腰间只围一条浴巾走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