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7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17
    苏迷梭然睁大双眼,一瞬不瞬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青书缓缓凑近,苏迷屏住呼吸,蓦地往后撤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退到花圃边上,再退一步,定然会碰到枝叶,从而暴-露自己的存在之际,洛青书倏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下瞬,一道热烈阳光,倾洒两人周身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光线,穿透两人仅存的半寸间隙,极其完美契合相连,放眼望去,仿若在阳光下温情亲吻的男女。

    时间,像似在顷刻间停止。

    苏迷睁大双眼,定定看着眼前沐浴在阳光中的男人,心扑通扑通开始狂跳。

    这男人,长得也太好看了,简直是分分钟引人犯罪。

    苏迷脑子里,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,面色微红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瞬,她便闪身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洛青书神色微怔,定定看着苏迷消失的地方,轻慢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方才那瞬间,他似乎感觉到苏迷在他身边,陪着他一同走在这青石板路上。

    但下一瞬间,那种感觉却突然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洛青书低声轻笑,摇了摇头,想到在别院等着他的苏迷,当即加快了脚步,朝自己的别院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道红光乍现,苏迷的身影,立时浮现在房间之中。

    她连忙上了榻,拿起一本书卷,倚在床头,假装在,同时向系统059发问:“怎么了回事?木婉心认识洛青云?原文剧情有疏漏?”

    系统059快速查询了一下,随即道:“宿主放心,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她在后世的男友,跟男主长的一样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迷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这时,外面院子里,突然传来一道动静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是洛青书回来了,连忙拿起书卷,假装认真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来到房间门口的洛青书举步走了进来,但见苏迷坐在床榻上,正安静看着书。

    “迷迷。”洛青书轻唤了一声,朝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缓缓抬头,对洛青书绽开甜甜的笑:“夫君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只是静静看着她,便觉得心下异常的满足。

    但他却没有想到,在真正拥有她之后,却觉得……不够满足,而是一直想要她更多,更多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说话,却一直紧紧盯着自己,还以为是他发现了什么,心下莫名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刚想要说些什么,转移他的注意力,眼前猛地一道阴影笼罩,下巴被迅速抬起的那瞬,唇齿便被男人掠夺。

    男人心下异常的悸动,但他的吻,却比之先前任何时候都要温柔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。”苏迷轻吟一声,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,随即勾住他的脖颈,一点点的回应着。

    两人先是轻风细雨的吻着,再是渐渐加深……

    等苏迷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,滚到了床-上。

    两人身上的衣衫,凌乱不已,苏迷咬-着唇边紧握成拳的手,半眯着迷离眼眸,看着上方虚空一点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,用力扣住在她心口作乱的男人肩头,不知是想要推开他,还是在无声的……催促。

    近些日来,经过苏迷运动、药理,外加适当饮食的不懈努力,已经成功瘦到了一百二十斤。

    身材丰-腴,小脸渐渐现出尖下巴,身上的肌肤在汤药的调理下,愈发细腻紧实,而胸-前的雪-嫩,却并没有任何缩水的情况,反而因为针对性的运动,愈发饱-满。

    洛青书早便想尝尝它们的滋味,只是苦于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如今终于能如愿以偿,他更是尝着不愿松口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感觉有些涨-痛,痛吟了一声,他才迫使着自己,松开口,抬起满是情-慾之色的眸子,看向她:“迷迷,我想抱你。”

    苏迷还陷在方才的感官中,没有出来,见他突然停下来,意识稍稍清醒一瞬,刚想说些什么,身下猛地一凉,隐隐有什么东西,试探着,探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“嗯!”苏迷浑身猛地一绷,雪白的脚趾,紧紧蜷-缩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死死扣住他的肩头,然而在下一刻,洛青书却突然停下来,随即紧紧抱住她:“迷迷,我好难受,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抓住她的手,带着她,握住了自己……

    苏迷知道,这些日子,洛青书偷偷背着她,看了一下春-宫-图,但她没想到,他竟然学的这么快,还懂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随着洛青书身形猛地一绷,狠狠-吻住苏迷,腰身一ting,全部交到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苏迷身子颤了颤,掌心处异常灼热的东西,从指间溢-出……

    整个偌大静谧的房间,只能听见男人粗-重的喘-息声,久久不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青云被关期间,一直想要逃出去。

    但面对屋外四名护院,洛青云显然是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洛青云心中异常气愤,直接将抄家规一千遍的惩罚,丢在脑后,在屋子里吃了睡,睡了吃,什么都不干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被关在院子里养伤的木婉心,在丫鬟的告知下,得知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包括洛青云有一大群妾室与通房,还特别喜欢他的大嫂。

    木婉心表示难以接受,这洛青云简直比后世的洛青云还要渣,而她穿到的躯体,竟然还是他的妾室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,这古代的男人,一天换一个,睡过别的女人,又来睡她,她便觉得恶心!

    不行,她必须要离开洛家。

    木婉心打定注意,便在自己院子里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然而第二日,院子里便迎来一波妾室。

    她们明着说是过来看望她,暗着却是对她百般嘲讽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妾室,还将洛青云之前如何对待苏迷的事,全都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木婉心对她们又烦又气愤,可她只有一个小丫鬟,想将她们赶走又赶不走,一气之下,直接被生生气晕过去。

    众妾室见此,这才幸灾乐祸纷纷离去,各回各自的院子。

    而其中一名妾室,则是抄了近道,来到洛青菱所住别院后门,四处东张西望了几眼,匆忙拐了进去。

    来到前院,她径自敲了门,随着房门打开,闪身而进,在洛青菱面前跪下:“妾身已经按照您的吩咐,故意拿三爷与苏迷的事情,刺激了木婉心,她气的当场晕了过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