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8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18
    洛青菱侧躺在美人榻上,手中持一枚精致手镜,姿态一派慵然。

    她微微抬了手,暗卫押着一名男子,从幔帘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银子跟马车已经准备好了,你们尽快离开。”洛青菱淡淡出声吩咐。

    那妾室与男人,立马感恩戴德不停叩首。

    洛青菱当即摆摆手,让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妾室与男人再次重重磕了头,随后双双离开。

    洛青菱眼见两人身影消失,抬手理了理额边发丝,神色淡淡吩咐道:“他们到底是我三弟的妾室与心腹,送他们一程罢。”

    暗卫身形怔了怔,随即颔首,转身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洛青菱看着镜中的自己,越看越觉得美丽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大哥看中苏迷哪一点,放着她这个美人不要,非要苏迷那个肥婆?

    不过,只要木婉心将此时所受的罪,所有的怨恨,统统归咎在苏迷身上,再加上最后一份牵情-蛊,届时他们两女争一男……

    那么很快,她亲爱的大哥,便会成为她的了。

    洛青菱嘴角勾了勾,眉眼皆是期待笑意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洛青菱便派人找来那大夫,将最后一份牵情-蛊毒交给他,随后便将此事告知洛青云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日。

    洛青云一直都在等消息,看苏迷会不会因为他,跟洛青书闹翻,跑来别院寻他。

    这一等,还真是等来了人。

    那一晚,洛青云睡的正香,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他猛地睁开眼睛,但见门口站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洛青云心中一喜,连忙下了榻,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然而他将房门打开后,那道人影已经举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洛青云眼见门口的护院,全都昏了过去,连忙举步追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着,洛青云眼见前面的人儿,好像是朝洛青书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心想这苏迷怎么回事?

    洛青云一时想不出所以然,看着那道模糊不清的人影,冷冷眯着眼,当即加快了脚步,跑上去扯住她的手,将她拉向假山群里,直接要了她。

    真正拥有她的时候,洛青云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行了!

    他心中狂喜,心想苏迷真是他的良药,包治百病。

    紧接着,洛青云发现,身-下的女人是个雏-儿,他心里更加确定,此时此刻拥有的,的确是苏迷!

    “我终于得到你了!”洛青云异常激动,扣住女人的下巴,动情亲吻着。

    女人只是哼哼唧唧轻吟着,始终没有开口说话,抑或者说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两人做了好几次,可洛青云还是不满足,结果又要了她一次,身-下的女人,似从梦中醒来一般,突然身形一绷!

    洛青云被弄-得一阵舒-爽,低哑出声:“yao死我了……!”

    闻言,身-下的女人,更是全身一紧,手脚渐渐开始发冰发凉,完全怔在当场!

    洛青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,继续作为着。

    女人刚挣扎了一下,洛青云突然扣住她的下巴,热烈亲吻-着:“我喜欢你,真的很喜欢你,不要拒绝我好么?”

    女人闻言一怔,一点点随着洛青云越发肆意的动作,渐渐放松了身子,最后同他一并沉沦。

    两人做了很久很久,直到洛青云突然昏在她身上,女人的意识才骤然回笼,猛地将洛青云推开,快速穿起衣服,拖着两条发软的腿,步履阑珊跑出了假山群。

    洛青云再次醒来,天灰蒙蒙的,还没有天亮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,见自己赤果躺在假山-洞中,洛青云一时搞不清楚。

    昨晚他不是跟苏迷做了么,为何这里只有他一个人,苏迷人呢?

    然而视线落在腿-间某一处,清晰看见那些血渍时,洛青云这才确定,昨晚的一切,都不是梦。

    苏迷真的属于他洛青云了!

    即便被她丢下,洛青云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。

    他快速穿好衣衫,匆匆离开假山群,赶回自己的别院。

    但见地上躺在四名护院,洛青云唇角勾了勾,心想他的苏迷真是厉害,改日定然要让她教他几招。

    之后的日子里,女人每晚准时来找洛青云,两人按照那晚相同的模式,在假山群中肆意妄为,直到大半夜洛青云昏倒后才离开。

    日子一眨眼过去。

    禁足五日的洛青云,在护院离开后的第一时间,便特意打扮的一番,前往洛青书的别院,想要跟他说清楚,将苏迷要回来。

    经过后花园的时候,洛青云不由自主往假山群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还真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刚要出声叫唤,对方一看见他,突然神色慌张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洛青云满是疑惑,皱了皱眉,却想不出所以然,于是耸了耸肩,继而前行。

    可当他到了洛青书的院子,却发现大门紧紧关着。

    洛青云刚想敲门,一个下人正好从旁边走过,他当即出声:“大哥呢,不在府中?”

    下人先是行了礼,随即答道:“回三少,大少爷与大夫人出府游玩,估计傍晚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洛青云“嗯”了一声,这才让他离开。

    但心中却在担心苏迷,一连几晚被他要了那么多次,身子定然还虚着,还要陪大哥出去游玩,真是辛苦。

    洛青云轻叹一声,没有稍作停留,转身回了自己的别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洛家游船。

    苏迷懒洋洋倚在矮榻上,沐浴着温煦的阳光,欣赏着青山绿水的如画风景。

    洛青书坐在她身侧,抬手剥了一颗葡萄,将晶莹剔透的果-肉,喂给苏迷:“尝尝,不酸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启唇,张口含-住,只嚼了一口,突然发现那葡萄……真的好酸。

    她紧紧皱着小脸,抬手打了他一下:“坏东西,你骗我,分明很酸,酸死我了!”

    洛青书刚才尝过,觉得不酸才给她剥了一个,谁知道竟然剥了一颗酸葡萄。

    “抱歉,是我的错,这次一定不会酸。”他一动不动任由她打,等她打累了,又给她剥了一个,喂给她。

    苏迷娇嗔了他一眼,再度张口吃下。

    刚嚼了一口,男人俊美的脸,倏然逼近,凑到她的面前:“为夫有个法子,可以让这葡萄吃起来不酸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