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0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0
    黑衣女子当即一噎,冷冷瞪向苏迷:“你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什么话来!”

    但见其他黑衣人,因为突然的变故,一个个呆在原地不动,黑衣女子连忙冷呵一声:“都傻站着做甚,给我杀了她!”

    话落,所有人瞬间惊醒,连忙拿起武器,凌厉出招。

    苏迷挥起柳枝,迎敌而上,灵巧身形在众人间穿梭,柳枝精准抽-打在众人面上,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这时,洛家游船已然靠岸。

    数名身形魁梧的护院,拿着棍子将一众黑衣人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苏迷丢下手中的柳枝,来到为首黑衣女子面前,抬手将她的蒙面布巾拿下。

    刚要说话,视线落在她熟悉的面容,苏迷微微一怔,眸中染上丝丝笑意。

    黑衣女子见此,一时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难道这女人认得自己不成?

    若是认得,那岂不是连自家主子的身份,亦暴露了?

    思及此,黑衣女子冷冷眯起眼,周身萦绕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此女绝对不能留!

    苏迷不是没有注意到,黑衣女子周身危险的气息,只是突然见到还珠格格中的主要人物——年轻版的容嬷嬷,难免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下瞬,意识到眼下的局面,苏迷回头看向夏雨荷:“姑娘,你可认识他们?”

    夏雨荷从一旁走了出来,心有余悸摇摇头:“并不认得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一瞬:“既然如此,那便报官,将他们交由官府处置。”

    容嬷嬷闻言,心中的怀疑,稍稍打消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来这女人不认得自己才对,若是认得,应该不会将她交给官府,毕竟只要她亮出令牌,便能安然无恙离开。

    那方才她那种神情,又是何缘故?

    容嬷嬷一时想不通。

    视线落到夏雨荷身上的时候,她想到此次的任务,更是懊恼皱眉。

    主子交代的任务,看来是难以完成了。

    都怪这个多管闲事女人!

    容嬷嬷刚瞪了苏迷一眼,洛青书倏然对上-她的视线,迸出一道冷厉幽光。

    她当即怔了怔,心下蓦地一阵心惊。

    这男人,到底是谁,周身竟然能释放如此强悍骇人的威压?

    苏迷见容嬷嬷面对自家男人,满脸染上惧色,扭头去看洛青书。

    见他一脸阴沉,苏迷勾勾唇,抬手挽住洛青书的胳膊:“先让下人将他们押去官府罢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这才面色微缓,一声令下,几名护院便将容嬷嬷等人押走了。

    “谢过两位恩人,雨荷感激不尽。”夏雨荷朝苏迷两人委身行礼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上前将她扶起:“姑娘不必多礼,举手之劳,不必挂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夏雨荷轻轻颔首,眉眼间始终隐着淡淡的忧愁。

    苏迷随口问了一句:“姑娘怎会一人在此?”

    “我在等一个人,但他应该不能前来赴约了。”夏雨荷轻叹一声,忧愁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抿了抿唇道:“姑娘似乎怀了身孕,为了腹中的孩子,心情愉悦才是最为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知道?”夏雨荷满是惊讶看向苏迷,又想起自己尚未出阁,便怀了身孕,脸色微微有些红。

    苏迷并未回答,只是高深莫测一笑:“姑娘既然知道那人不会赴约,还是早些回府,省的家中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话落,冲她轻轻颔首,挽着洛青书离开,

    夏雨荷看着两人并肩离开的身影,心中满是感慨羡慕。

    若是她同弘历,亦能像他们这般恩爱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不过,弘历临走前答应自己,一定会回来找她,那她便信他。

    只要他一日不来,她便会在大明湖畔,等他一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里长街。

    苏迷与洛青书走在街道上,心中想到夏雨荷与乾隆爷的事,忍不住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这乾隆爷到底还是不爱,若是真的爱,定然会将夏雨荷接到京城。

    真是可惜了夏雨荷,等了一辈子,恨了一辈子,怨了一辈子,想了一辈子,最后连个人影都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开心?”洛青书注意到苏迷神色低靡,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抬眸,定定看着身侧的男人,唇角勾了勾,满眼皆是缱绻情意:“夫君,有你真好。”

    洛青书神色微怔,面色却控制不住,开始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他刚想说些什么,但见苏迷突然踮起脚尖,勾住他的脖子,一个清浅的吻,落在他的唇上:“我爱你,很爱你,我的夫君。”

    少女软糯轻哝的甜甜嗓音,尾部带着缠-绵轻撩意味,一点点传入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洛青书微微一怔,随即紧紧抱着苏迷的腰身,想要亲吻她。

    苏迷咯咯一笑,闪身躲开:“这里可是大街上,夫君切不可,做出有损你的温文儒雅的形象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苏迷便狡黠勾勾唇,先行跑开。

    洛青书看着她的身影,摇摇头轻叹一声,举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眼眸中,满满的宠溺之色,即便是街道上的行人、小贩,都看的清清楚楚,暗道这对夫妻真是恩爱。

    两人在街上东逛逛西买买,待苏迷逛累了,便在一家食楼用了膳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坐上游船,游遍大半个济南,直到天色渐晚,才回到洛府。

    洛青云收到消息,赶过去的时候,苏迷正跟洛青书,整理买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见两人的脸上,皆是开心愉悦之色,想起昨晚的苏迷,还在他身-下,此时却跟别的男人说说笑笑,心里不由一阵吃味儿。

    洛青云在原地斟酌了片刻,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连忙拿起手中的东西,来到他面前,交给他:“三弟,这是送给你的,打开瞧瞧,看看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洛青云看着手中的礼物,一时有些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苏迷当着大哥的面,送他礼物,难道她是在暗示他,她要自己主动跟大哥……摊牌?

    洛青云心中满是欢喜,笑着打开礼物,见到是一条紫玉辫穗时,嘴角笑意,勾勒更深。

    苏迷竟然知道他的喜好,看来她是真的喜欢他。

    洛青云顿时心情大好,眉眼间皆是喜色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着绯色衣裙的洛青菱,款款走进来:“大哥,你找我……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