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2章 戏说清穿之通房22(绿箭学长万赏加更)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要碰我,你耳朵聋了是不是?!”洛青菱冷冷出声。

    见她是真的生气了,洛青云瞬间为之一怔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莫名有些不解:“二姐,你这是怎么了,对我敌意这么重?”

    洛青菱见他满是无辜的口吻,心中更是气愤不已:“你这是在故意给我装傻?”

    “什么装傻?我哪里有装傻?”洛青云完全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洛青菱见他这般,心中更是气的肝儿疼。

    但她一个女子,怎么亦不可能将那些事说出来,于是狠狠瞪了他一眼,步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洛青云更是摸不清头脑。

    这洛青菱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她,而是苏迷。

    哎,真是女人心,海底针,猜不透,摸不着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等到今晚,苏迷来找他的时候,再好好问问她罢。

    洛青云打定了注意,举步朝自己的院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边刚进院子,平时负责安排通房或妾室伺候的管事,迎了上来:“三爷,您看今晚让哪位妾室伺候您?”

    洛青云每晚都有佳人陪伴,哪里需要别人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:“不用,本少爷最近习惯一个人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爷,您的那些妾室与通房,已经好久都没有受您的宠了。”

    洛青云当即冷哼:“是本少爷睡她们,想去便去,若是不想去,谁都管不了本少爷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小的逾越了,三爷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快退下,留在这里碍了本少爷的兴致。”洛青云倏然皱眉。

    那管事立即作揖,想要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洛青云突然叫住他,再度吩咐道:“最近几晚不用安排护院,明白么?”

    管事虽然不知道,洛青云为何突然这样要求,但他是主子,他是仆人,只管听从便是。

    于是重重颔首,应承道:“是,小的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下罢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的告退。”管事又应一声,退出了房间,同时将房门关好。

    洛青云先是沐了浴,又洗漱了一番,随后拿出苏迷赠予的紫玉辫穗,绑在鞭子上,然后躺在床榻上,等待着苏迷的到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房门外,突然出现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洛青云心中一喜,连忙起身,跟着她来到他们的老地方,做起每晚都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木婉心经过几日的治疗,身上的伤势,已经好的一大半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古时候的伤药,真是好用,见效又快,若是拿到后世去买,绝对能发一笔小财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,都只是木婉心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明白,自己是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但木婉心并不安于现状,她不想跟那么多女人,抢一个男人,她想要逃离洛府,她想出去闯荡江湖,遨游四方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几日,洛青云连看都没有过来看她,而且之前还冤枉她,这一系列事情,真的是伤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而她心里明白,眼下的洛青云,与后世的洛青云并不是一个人,她不能将那份情感,安置在眼下洛家三少爷身上。

    木婉心想的明明白白,甚至已经想好,要逃跑的计划,就等着伤势痊愈之后施行。

    这一晚,她刚喝下丫鬟熬好的汤药,随后又让她帮忙擦了身子。

    木婉心本想早点就寝,但不知为何,脑中突然出现一种未知意识,在支配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想出去散散步。”木婉心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贴身的小丫鬟看了眼天色,皱眉道:“主子,这都夜深了,还是别去了罢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想去散散步,都必须经过你的允许么?咱们俩到底谁是主,谁是仆?”木婉心冷厉出声。

    小丫鬟一听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:“奴婢知错了,请主子责罚。”

    木婉心见此,面色稍缓:“下不为例,这次便饶过你,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子。”小丫鬟连忙爬起来,扶起木婉心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夜黑风高。

    一主一仆走在去往后花园的路上。

    那小丫鬟胆子极小,紧紧抓着木婉心的胳膊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木婉心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,只是魔怔般行走着。

    须臾,两人来到后花园。

    木婉心内心意识里,一直驱使着她,朝假山群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主子,咱们还是不要去那里了。”那小丫鬟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她身为丫鬟,对于深宅大院里的禁忌,多少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假山群或是凉亭,花圃还有小树林这种地方,能不要靠近,便不要靠近,否则一旦发现不可告人的秘事,极有可能会丧了命。

    但木婉心却不愿意,死拉硬拖着来到假山群附近。

    这边,主仆二人,刚刚站稳脚,一道男女间的靡-靡之音,在死寂的深夜里,异常响亮而突兀的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异常熟悉低哑的男音,传入木婉心的耳边:“嗯……好-紧……哦!”

    这熟悉d一声,犹如一声天雷,狠狠-击中木婉心!

    但见她原本空洞的眼神,梭然清醒过来,满脸疑惑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她不是在自己的院子么?怎么会来到这里?

    木婉心正疑惑不已,那熟悉的男声,再次响起:“我好爱你,真的好爱你!”

    爱?

    洛青云这是在对谁说话?

    苏迷?

    可苏迷不是快要跟洛青书成亲了么?

    即便是被别的男人玩过的,他还是爱她?

    她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所有的男人,都是这样子。

    喜欢他的女人,他不喜欢,却去喜欢,不知被别人玩过多少次的女人!

    木婉心真心替自己不值,真心替自己这幅躯体不值。

    只是这般想着,满胸腔瞬间被一股浓重怨气所侵蚀。

    木婉心想着自己这幅躯体,已经被洛青云玩-过了,那她索性不如留下来,与苏迷那女人,好好斗斗法。

    她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鹿死谁手?

    木婉心暗暗下定决心,冷冷看向假山群一眼,随即凌厉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假山群里的洛青云,则是完全沉浸在情-慾之中,直到尽情释-放过后,一阵眩晕袭来,他才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这时,先前被洛青云压在身-下,浑身瘫软的女人,缓缓回过头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