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2章 打脸教授啪啪啪20
    唔……

    好-软……

    真的好-软好-软……

    好像比刚才用手戳,还要软上好几个层次呢。

    傅烆忍不住,用脸颊轻轻蹭了蹭,脑中邪-恶想着,如果脱了衣服,会不会更软?

    于是他开始用脸蹭啊蹭,想要将苏迷身上穿着的t恤蹭上去。

    苏迷正看着专注,突然垂下眼皮看了一眼——

    她猛地将埋在胸前的脑袋推开,厉声呵斥:“傅烆,你在干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蹭-你的-胸。”傅烆坦白交代,视线落在某处,舔了舔-唇,直言问道:“迷迷,你可不可以让我看看它们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苏迷瞪了他一眼:“你去床上睡,我今晚睡沙发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说过要陪我的。”傅烆皱眉,满脸不开心。

    苏迷冷哼:“陪你,不是陪你睡,你要是不答应,我现在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,又威胁我?”傅烆可怜巴巴的控诉。

    “好,你不走,我走。”苏迷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,起身作势要离开。

    傅烆一把抱住她的腰身:“不要走,我现在就去睡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很是主动放开她,孤零零一个人爬上-床,将自己缩成一小团,小模样,看着好不可怜。

    苏迷却铁了心,看完网剧,直接在沙发上睡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少女的呼吸声,渐渐变得平稳。

    这时,蜷缩在床上的小可怜,缓缓睁开眼睛,攧手攧脚来到沙发面前,小心翼翼将苏迷抱在怀里,挤在沙发上一起睡。

    苏迷不是没有发现,只是故意在装睡。

    反正以后都是要结婚,只要他现在听话,不动手动脚,她并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苏迷特地起了个大早,来到厨房做早餐。

    刚煎了两个蛋,一双手突然从身后抱住她的腰身:“迷迷,你起的好早。”

    少年的声音,带着初醒的沙哑,像只小宠物似得,轻轻蹭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满心柔软,转头亲了亲他的脸:“乖,出去等着,早餐一会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我在看着你做。”傅烆迷蒙着慵懒双眼,看起来格外软萌可爱。

    苏迷无奈,只能拖着拖油瓶,在厨房里忙活。

    站在厨房门口的管家,见到这一幕,对苏迷有很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她跟其他女人很像,恨不得早早爬上少爷的床,谁知,她却很认真的教导少爷。

    如果老爷知道了这件事,应该很高兴。

    管家静悄悄的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做好了早餐,两人一并用了餐,开始一整天的课程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的时候,苏迷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傅烆非要送她,苏迷让他将自己送到学校附近,随后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每每来到宿舍楼下,都会有人等着她。

    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,当苏迷见到白衬衫黑西裤的骆秉均,却被他脸上的表情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见他启唇想要质问的时候,苏迷抢先开口道:“骆教授,那个红衣女人,是不是你的老婆,你是不是还有个孩子?”

    骆秉均阴沉着脸,本想问她昨晚去了哪里,为什么没有回宿舍?

    谁知,苏迷突然反口质问他。

    骆秉均看着她满眼受伤的神色,微微愣怔,眼底闪过慌张,但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,苏迷,你要相信我!”骆秉均皱眉狡辩,随即问道:“是不是有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双手抱住自己,拒接一切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有点不舒服,骆教授,我想先上去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骆秉均本想跟她继续解释,但是见到她满是疲惫的模样,他猜想着,是不是雯芮找她谈过话了。

    但在不知道真相之前,他不能自乱阵脚,于是轻轻颔首,想要摸摸-她的头:“好,那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见苏迷朝旁边一躲,躲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骆秉均眼中闪过一股暴戾之气,但很快又被他压下,重新恢复温润的模样,收回手,关切说道: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迷点点头,神色低靡走进宿舍楼。

    骆秉均满眼阴霾,直到苏迷彻底消**影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出了学校,骆秉均一路来到医院。

    推开病房的门,雯芮正抱着儿子玩耍。

    见他进来,雯芮连忙说道:“小智,快看,你爸爸来了,快叫爸爸。”

    骆智抬头看向骆秉均,甜甜叫了一声: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早在结婚后,骆秉均就跟雯芮约法三章,不管在外面怎么玩,在孩子面前,他们必须要做一个好父亲、好母亲。

    于是,骆秉均强行压住怒气,笑着将他抱起来,交给旁边的保姆:“带少爷回家,我有重要的事,跟太太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先生。”保姆也是会看眼色的人,抱着孩子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这边的房门刚关上,雯芮的脸上,狠狠挨了一巴掌!

    骆秉均满脸阴沉,冷冷瞪着她:“我有没有说过,不许去找她?你这是不把我的话,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雯芮凝眉:“你把她藏那么深,我哪有机会见她?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骆秉均反手又狠狠摔了她一巴掌:“我再说一遍,她是我的,你没资格动她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的?”雯芮看向他,即使脸颊高高肿起,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,化着妆的眉眼间,反而略带兴奋愉-悦的之色。

    她勾唇笑道:“如果她知道你在床-上那么变-态,你猜她会不会喜欢你……啊!”

    雯芮话音刚落,骆秉均猛地上前,抬手扯住她的头发,将她生生扯下病房,按在真皮沙发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单手抽了皮带,倏然挥起,一下一下打在她的身上,同时扯掉她的ding字ku,拉开拉-链,直接qiang-占了她:“她喜欢不喜欢我不知道,但你不是很喜欢么,嗯?贱-人!”

    正如骆秉均所说,身上越痛苦,雯芮眉眼间的愉-悦之色,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直到雯芮被打的浑身都是血痕,骆秉均紧绷着身子,蓦地离开,随即狠狠抓住她的头发:“跪下!”

    雯芮像往常一样,很是顺从的跪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不可描述的倾-洒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