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2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4
    苏迷话音刚落,无妄的脸色,倏然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他?”为首的官兵,眼里闪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苏迷摸摸下巴,思虑片刻,刚要开口,无妄后撤一步,踩中她的脚。

    “嗷!”那一脚的施力极重,苏迷吃痛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,朝她看过来,苏迷看向无妄,同时说道:“那画像上的齐王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苏迷还没说完,无妄突然轻咳一声:“你即将成为出家人,可不能乱打诳语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大师。”苏迷眼底闪过一抹精光,当即恭敬颔首,随即说道:“那画像上的齐王,我好像在梦中见过,梦见他朝西南方去了,一身白衣,还假扮成和尚,蒙着脸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我听着怎么这么玄乎。”

    苏迷当即拍拍胸-脯,昂首挺胸:“当然是真的!我可是出了名的半仙。”

    说罢,视线落在那官兵腰上的挂件,勾唇道:“这位官爷应该刚成亲不久罢,此时又为了公务繁忙,真是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一怔,下意识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刚成亲?”

    “天机,不可泄露。”苏迷高深莫测笑了笑,便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古时的人,大多都相信鬼神之说,苏迷这么一说,那为首的官兵,立马信了,连对苏迷说话的语气,都礼貌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多谢,若是能擒下那乱臣贼子,咱们国主定会重重有赏,不知半仙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本半仙做好事从不留名,你我今日相聚于此,亦是有缘,快快去寻那人罢。”苏迷大手一挥,当即说道。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,抱拳的同时,重重颔首:“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苏迷抱拳还礼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群官兵被苏迷三言两语,直接骗出了破庙。

    苏迷望了眼雨中匆匆赶路的官兵,转身来到无妄身边:“大师,我们何时启程回浮屠寺啊,弟子此时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出家为僧,造福苍生了呢。”

    她勾唇笑了笑,使得清秀的五官轮廓,多了几分女子的秀美之气。

    无妄眸光微深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明静开口道:“你真的是半仙?”

    苏迷一本正经摇摇头:“我不是啊,我是瞎吹的。”

    明静一头黑线:“你吹的,跟真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以前是集市上卖菜的,口才还不错。”苏迷挑眉笑道。

    明静见苏迷得意洋洋的模样,满脸无语。

    “确实,口才不错,想来日后定能成大事。”无妄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苏迷连忙摆手:“不不不!弟子可不想成什么大事,之前卖菜多年,全凭一张嘴,人前人后的面孔,还必须不一样,弟子实在是累啊,如今已经看破红尘,下定决心要出家,先前大师已经答应,此时又多番转移话题,难道是想要反悔?”

    无妄被她的话一噎,半天没说出话。

    虽不知他为何会故意引走官兵,但不管怎么样,这人还是帮了他一次,若日后有用,他会考虑将他收入壕下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若有所思的无妄,不动神色勾了勾唇,没有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浮屠寺下一任方丈,不看僧面,亦要看佛面。

    虽然无妄没说什么,但三人在破庙休息了一晚,便出发去了浮屠寺。

    她跟着无妄两人,往西南方向出发的时候,苏迷莫名觉得,自己很有当半仙的潜质。

    原来那浮屠寺,还真是在破庙的西南方向!

    然而,当他们步行来到小镇上,正撞见一群官兵,在围堵一袭白衣,头戴帷帽罩白纱的男人。

    官兵当街抓人,很多百姓纷纷躲避,苏迷一行人,从南城门走进来时,那群官兵,第一眼便看到了苏迷。

    “半仙,半仙……。”为首的官兵,隔着大老远,高声呼喊着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刚没说话,但见那白衣僧人闻声而望,隔着一层白纱,对上-她的眼。

    这时,一阵清风袭来,时间像在刹那间定格,似乎所有人都没有发现,那美到惊心动魄的绝世之姿。

    只有她一人,她一人清晰看见那男人,抑或者说那和尚的脸。

    苏迷定定看着他,心下微微一悸,心跳的频率,慢慢开始加快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面上闪过一丝心虚。

    麻蛋,她这个乌鸦嘴,怎么会把自家男人给害了?!

    苏迷看着他似穿透人心的青墨眼瞳,不着痕迹将视线移开,不再去看他。

    无妄站在苏迷身边,将眼下这一幕,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心中顿时闪过,说不清的情绪,很淡,极不清晰,但还是在心底留下了痕迹。

    无妄无意识蹙了蹙眉头,但下一刻又舒展开来,脸上古今无波,似乎刚才的繁复神色,丝毫没有出现一般。

    “半仙大人,你说的话还真是灵,我们顺着西南方向,还真的抓着一个白衣遮面的和尚。”为首的官兵,来到苏迷面前,满脸崇拜话语恭敬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苏迷清晰感受到,来到白衣和尚的注目礼。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当即反手拈起莲花,闭上眼睛,开始掐指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为首的官兵刚想开口,苏迷紧皱眉头,梭然瞪大双眼:“快!快放了他,他不是你们要抓的人!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穿着白衣,而且正好是个和尚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:“我是说齐王假扮成和尚,不是让你们抓真和尚,而齐王自小戴着面具,想来容貌定是极其丑陋,那位大师,并没有戴面具,你们抓错人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苏迷明显感受到身边的男人,周身气息一冷。

    她板着满是严肃的脸,不去看他。

    见为首的官兵皱皱眉,不知在想些什么,她当即倾身,在他耳边说道:“那位大师,可是天生活佛金身,若是你们亵-渎了神灵,必有大难!”

    “半仙大人,此言当真?”为首官兵满脸谨慎。

    “自然当真。”苏迷高深莫测颔首,随即从腰间摸出一枚铜板:“而且我算到你,近日必有血光之灾,这枚天赐的铜板,你务必要用红绳绑成同心结,放在左胸口,相信必能保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赵武抱当即拳:“谢过半仙大人,若是渡过这一劫,我赵武必定铭记在心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