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87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9
    青灯的修为,竟然这么高深,连穿墙术,凭空幻化人形这种法术都会?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暗暗敛去气息,装作熟睡的样子。

    青灯来到床榻前,透着昏暗月光,静静看着苏迷的脸,眸光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他不知自己是怎么了?

    从第一次见到他,目光便不由自主的追随,看见他跟师兄亲近,他心里会莫名不舒服。

    当他意识到,自己这种想法是不对的,他又忍不住排斥,想要冷漠对待他。

    可是冷漠之后,他不理自己,心里觉得很憋闷,又忍不住自己的脚,大半夜过来看他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是病了么?

    青墨眼瞳中闪过挣扎、疑惑与迷茫,定定看着“熟睡”中的苏迷,心底深处隐隐传来异样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唇,喉间一阵干涩,视线落在那微启的唇,青灯突然想要去尝尝他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苏迷闭着眼睛,努力放松身体,不想让他察觉自己在装睡。

    这时,熟悉檀香气息,一点点靠近,眼前微暗的月光,忽而被黑暗笼罩。

    紧接着下一瞬,极力克制而隐忍的微凉柔软,轻轻触砰自己的唇瓣之际,苏迷的呼吸骤然一窒,心跳似乎在顷刻间停止,浑身紧紧绷起,近乎僵硬的石雕般,丝毫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他竟然……

    竟然在这佛门之地……亲她。

    而且,眼下的她,还是一个“男人”!

    苏迷瞬间风中凌乱,脑中一片空白,整个人有些懵!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?

    还未等苏迷想出所以然,鬼使神差吻住她的青灯,像似受到莫大的惊吓,倏然瞪大双眼,快速离开她的唇,淡金色光芒骤然一闪,直接消失在屋里。

    苏迷察觉到他的离开,忽而坐起身来,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,同时触上自己的唇瓣,眼里一片复杂。

    他竟然吻了她……

    只要想到这个事实,苏迷的心,像似注入强心剂一般,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凭空隐现在院子里的青灯,即使蒙着一层面纱,眉宇间的狼狈与失措,仍然是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他竟然吻了他?!

    青墨眼瞳中,满是慌乱之色。

    青灯薄唇微抿,修长如玉的手指,触上微微颤抖的唇瓣,心下翻腾的情绪,久久难以平复。

    精致如画的眉眼,微微眯起,赫然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后山地下洞窟的寒冰玄池边,凭空出现一剪白色身影。

    他紧紧拧着眉,举步朝寒冰池中走去,随着足尖触及池水,身体寸寸凝结成冰。

    直到寒冰池水完全将其淹没,偌大死寂的洞窟内,丝毫声息全无,似从来没有人出现一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整晚上没睡的苏迷,早早起来,赶往伙房。

    她先是吩咐几名伙僧,去后山摘新鲜蔬菜,而后与其他伙僧,下山采购大米、面粉与食盐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一群人来到山脚下的粮食铺。

    交了钱,苏迷与几名伙僧,将大米与面粉搬上车,又去买了些食盐。

    正准备回寺庙时,一道佝偻身影,突然从暗处跑出来,直往车头撞过来。

    苏迷一见有人要碰瓷,连忙握住车把,硬生生将车子转了个弯,躲开那道佝偻身影,同时将车把交给旁边的伙僧。

    她箭步走上前,稳稳扶住那人,同时大声说道:“这位施主,若是有什么烦心事,说给贫僧听听便是,可别往贫僧的车上撞,否则撞出了好歹来,贫僧这两袖清风,可没钱给你医治。”

    苏迷这般一说,整个集市上的人,全部朝他们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,那人分明是故意的,目的是想要讹钱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都是些和尚,哪里有什么钱,不由纷纷指责那人。

    那佝偻身影,全身被一层黑纱,紧紧包裹着,连整个脑袋都蒙着黑纱,给人一种极其诡异,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见计划被拆穿,周身无形萦绕少许危险杀气。

    虽然很快便被他压下,但还是被苏迷发现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人不简单呢。

    嘴角笑意微滞,苏迷复又笑道:“这位施主,有什么难处请直说,贫僧能帮您的,尽量帮您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谢过大师,谢过大师。”他连忙跪在地上,朝苏迷拜了拜。

    那人的声音,极其沙哑,喉咙像似被刀割一般,粗粝刺耳,难听极了。

    “施主,施主,这可使不得。”苏迷连忙将他扶起来:“贫僧只是说尽量帮您,只是尽量而已,不然施主若是让贫僧给你一百两银子,那贫僧可帮不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当场噎了噎,随即摇摇头:“不,老夫与家人走散了,此时无处可去,只想要有个暂时的住所。”

    想跟他们上浮屠寺?

    这人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苏迷不动声色眯起眼,随即皱眉,满是为难:“贫僧与众位师兄,都是寺庙里的小沙弥,这件事不敢轻易答应,不如,施主在山下等着,容贫僧会寺庙禀报一声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要多久?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更加为难:“这个……贫僧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那人还想说什么,其他人看不下去了:“你这老儿,可不要得寸进尺,人家小沙弥都说,要回去禀报请示,你怎么还要为难人家,真是太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暗自偷笑,但面上还要装作很大度。

    于是劝离看戏观众,又向那人保证一番,随后与几名伙僧,匆匆上了山。

    那人看着苏迷等人离开的身影,冷冷眯起眼,眸中闪过狰狞弑杀的危险。

    不知趣的小秃驴,留着亦是浪费粮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等人推着车,刚上半山腰,其中一名伙僧,突然说肚子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,注意安全。”这山上的野兽很多,苏迷嘱咐一声,又让其他人在原地歇息。

    然而时间一分分过去,都已经过了一刻钟,那名伙僧还是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苏迷心下有些不安,让一名伙僧去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可是过了一会,那人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苏迷这才意识到,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等着,如果一刻钟我不回来,去通知寺庙里的其他师兄。”苏迷吩咐一声,朝两人消失的地方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