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5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27(风华绝代万赏加更)
    苏迷来到无妄的院子附近,立刻放出神识,仔细去探查屋子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当男女间的靡-靡之音,落入耳中下瞬,苏迷脸色倏然一凛,寻着一股熟悉的气味,看向院子里的大树。

    看来那迷烟,果真是无妄这死男人的注意!

    好的很,咱们倒是看谁比较狠!

    苏迷眉目倏冷,满眼阴鸷,紧接着下一瞬,立即隐去了身形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红绣正安静蹲在树上,刚刚呼吸一口,突然吸入一种奇怪的气体。

    还未等她判断出是何物时,一只黑色的小虫子,快速钻进她的鼻腔之中,让她忽然打了一个喷嚏:“阿嚏——!”

    声音发出的瞬间,红绣连忙捂住口鼻,生怕被人听见。

    下瞬,她见屋中以及四处,没有任何动静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分分钟过去,全神贯注观察着四处的红绣,突然觉得意识有些不清晰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眼猛地一黑,她直接从树上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即使这一声有些响亮,仍然没有惊动,屋子里正打得火-热的两人。

    红绣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,举步来到窗前,将腰间装有迷烟的竹筒,穿透窗户的纸,将迷烟尽数吹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她站在原地,静静等了一会,紧接着,正大光明推开屋子里的门,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的院子里,苏迷的身形,突然隐现而出。

    眼见两人之战,发展到热闹的三-人-行,苏迷冷冷勾起唇角,转身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躲过夜巡僧人,苏迷成功出了浮屠寺,来到半山腰的凉亭外。

    站在凉亭中的黑影,听到动静后,倏然转过身。

    下瞬,苏霂看清来人是苏迷的时候,这才收回手中的银针,急忙迎了上去:“怎么样?我可以去见齐王殿下了么?”

    苏迷蹙眉,摇摇头:“今晚不行,齐王殿下此时不方便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方便,你之前不是跟我说好了么,到底是什么原因?”苏霂紧拧眉头。

    “总之你还是不要问了,赶快下山去罢。”苏迷留下这句话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苏霂急忙伸手将她拉住,不甘心的问道:“你倒是说说,齐王殿下有什么不方便的?为何又不能见我,我的脸,几乎已经痊愈了啊!”

    苏迷皱眉,很是为难的说道:“你何必如此,即便我告诉你,你还是见不到齐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就是想知道!”苏霂眼中闪过固执的光,一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迷像似被他折腾烦了,一把打开他的手,当即皱眉道:“好,既然你想要知道,那我便告诉你,叶鸾来了浮屠寺,这些日子,齐王殿下一直跟她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苏迷这边话音刚落,苏霂立即厉声反驳:“当初她救下我时,曾经对我说过,让我去找齐王殿下,顺便将她不再爱他的消息,带给齐王殿下,如今,她怎么可能……?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!”

    苏迷嗤笑冷嘲道:“女人向来嘴上一套,心里又是一套,她其实是在欲擒故纵,吊齐王殿下的胃口。”

    苏霂梭然皱眉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说她爱上了别人,齐王殿下得知后,更是不愿放过她,直接用-强的,她还是爽的不要不要的,此时正跟齐王殿下,在屋子里你侬我侬呢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挑着眉眼,随即又道:“知道么,今晚齐王殿下兴致特别高,来了一场三-人-行呢,若是真如你所言,叶鸾不爱齐王殿下,那又怎么会陪着齐王殿下,玩这种恶趣味的游戏呢?”

    苏霂当场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在得知自己一直喜欢的男子,跟别的女人在做那种事,苏霂的心,如尖刀狠割,如一箭穿心,痛的快要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可他觉得自己还是挺贱的,他想要亲眼看看,这人说得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“我想去,你带我进去好不好?”苏霂皱着眉,眼里闪过祈求的光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这样,特别想要上前,狠狠的扇他几个嘴巴子!

    可是眼下还不能轻举妄动,不过既然他想要亲眼去见证一下,那边给他看看,他爱的男人,他效忠的主子,到底是怎么玩女人的?

    苏迷眼里闪过兴致勃勃的恶趣,面上却很是为难的说道:“不行,如果你亲眼看到,难以接受的一幕,发起疯来,惊动了寺庙里的夜巡僧,那不光是我们暴露了,齐王殿下亦会很危险,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,只有这一次,我只看齐王殿下一眼,看完了我便离开。”苏霂紧紧扯住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,像似在思虑斟酌着。

    苏霂见此,当即说道:“如果真如你所说那般,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,我已经从你嘴里听过了好几遍了。”苏迷满是嫌弃翻了白眼,随即轻叹了一声:“好罢,既然你想要去找虐,那我便成全你,走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话落,带着苏霂,抄小道来到浮屠寺的后门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避过夜巡僧,成功来到无妄的院子门口。

    苏霂刚想冲进去,苏迷拎起他的衣领,掠身飞上院子里的大树,落于树干之上。

    她徒手摘下一片绿叶子,赫然将叶子袭向窗户缝隙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瞬,窗户应声而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屋子里三-人-行的场面,无比清晰落入苏霂的眼中!

    苏迷不想被辣到眼睛,在窗户微微打开一条缝-隙的那瞬,将视线移开,随后看向已然惊吓过度的苏霂,冷冷勾勾唇:“怎么样?看到这一幕,你相信我说的话了,如果满意了,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苏霂没有回答,只是定定看着屋子里的两女一男。

    然而当苏迷察觉他是在观察,无妄他们几人的神色时,心中暗骂自己太蠢,低估了他。

    下一瞬,苏霂趁机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苏迷倏地皱眉,侧身一转,旋即下了地,疾步追上-他,赫然出手搭在苏霂的肩头之上,低喝出声:“我带你过来,不是让你打扰齐王殿下的,赶紧跟我下山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齐王殿下是一时兴起,而不是被人下-药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