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1章 寺庙里的假和尚33
    苏霂猛地一惊!

    当他下意识转头去看,发现那信鸽,竟然是半透明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人果然深藏不漏!

    苏霂不动声色望了望,发现四处的士兵,都没有朝这边看过来,他走到马后,将竹筒拿下,放于腰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到了休息的时候,苏霂躲进马槽后,小心翼翼将竹筒里的信纸取出。

    然而让他打开信纸,却被上面的内容惊了一大惊!

    如今的齐王殿下,竟然落得如此田地?

    苏霂皱眉,仔细思索良久,起身朝国主所在的营帐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日之后。

    浮屠寺后山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这怎么可能?”齐司翰满脸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苏迷皱眉:“虽然你接受不了,但确实如此,你的所有旧部下,已经全部听从于叶鸾,我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齐司翰冷着脸,虽然仍有疑问,但他心里明白,叶鸾确实知道他势力的分布地。

    只是他不相信,叶鸾会有那个能耐,将他的旧部下全部劝说成功,并听命于她。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苏迷见他不说话,思虑片刻,当即说道:“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呆这儿,不要找什么旧部下了,他们都不靠谱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齐司翰原本怀疑苏迷的想法,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若是他在其中搞鬼,定然会再度询问他,关于其他旧部下的线索,但此刻他却什么都没有问,看来这件事应该跟他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齐司翰思至此,当即说道:“你过几日再去一趟义庄,找王二麻子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找啊?”苏迷皱眉,有些不开心说道:“怎么,跟我在一块,你不开心,还是我伺候你不到位?”

    “不,他是本王的得力心腹,东山再起之事,非要靠他不可。”齐司翰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但其中原因,他又不能多说,只好开始找理由让她离开:“好了,你亦累了,早点回去歇息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,提着食盒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但她没回院子,而是来到叶鸾所住的禅室。

    “叩见王后。”

    苏迷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叶鸾立即将所有宫女遣退,连忙说道:“那淫-僧又交代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山下义庄的王二麻子,你可以派人去看看。”苏迷直接相告。

    叶鸾点点头,来到苏迷面前,拍了拍她的肩头:“辛苦了,老乡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反而你为了任务,被那恶心的男人占便宜,那才叫辛苦。”苏迷谦虚道,顺便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提起这茬,叶鸾突然说道:“对了,当初那男人如何得知,我去了青灯那里,又如何得知那饭菜下了药?而且你为何每跟青灯发生关系?”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将自己的袖子拉上去,紧接着,极深的血痕,印入叶鸾眼前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中了药,忍得很辛苦,但我知道你势必要得到青灯,所以我情愿自残,都没有碰他。”苏迷满眼柔情。

    叶鸾对上-她的眼,心中微微有些悸动。

    但见下一刻,她当即问出声:“你这么帮我,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   苏迷闻言,脸猛地一红,连忙摇头:“没有!我只是……反正没有,我先走了,别忘了我的主持之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苏迷转身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叶鸾看着她匆忙的样子,更加确定苏迷喜欢上了她。

    嘿嘿,看来她的魅力,还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离开禅室,来到青灯院子的古井边,打了水将手上的“血痕”,一点点洗干净,随即来到房门口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一双手突然拥住她的腰身:“迷迷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将人皮面及撕下,映出微微泛红的脸,转身勾住他的脖子,献上柔情缱绻的吻。

    然而渐渐的,两人的唇-舌,愈发热烈的交-融,辗转允-吸,直到双方快要不能呼吸,青灯倏然抱起她,走进了内室。

    “青灯,别这样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急促着呼吸,抬手推搡着身上已然动-情的男人。

    青灯自从破了戒,虽然每次都在忍耐不去抱她,但却会经常忍不住吻她。

    这一回的吻,更是让他异常的冲动,所以有些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一回,只抱一回,迷,我很想你。”青灯低头吻着她,修长如玉雕的手,解开她的衣带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面色隐忍,额上满是薄汗,斟酌了片刻,咬着唇,低声说道:“好,只抱一——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唇齿已被青灯掠夺。

    身上的僧袍,一件件褪去,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,奏响爱的谱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风雨渐渐消停。

    眼见已经傍晚,苏迷本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但青灯却不放过她,就着拥有的姿-势,紧紧拥着她,安然入睡。

    苏迷看着身边睡的深沉的青灯,总觉得他近日有些不对劲,但忙活一整天的她,已然有些疲惫,并没有过多猜想,便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往后的几日里,青灯却毫无节制,时不时的抱她,又凶又狠,直到她求饶,他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且每次都用特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她,搞得苏迷一时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问他不说,哄-诱亦无用,加上她要智斗叶鸾、齐司翰,还有一个苏霂,没有过多精力,放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着,只要他健健康康的,不背叛她便好,至于隐瞒些什么,她尊重他,不去过多的干涉。

    然而在之后的日子,每每想到此时,都恨不得抽上自己几巴掌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即便抽了自己巴掌,亦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月之后。

    苏迷接收到苏霂的飞鸽传书,立即跑到后山,将王二麻子以及苏霂的背叛他的事,全部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得知苏霂还活着?”齐司翰冷拧着眉头。

    苏迷犹豫了一瞬,最后一横心,直接说道:“我去王二麻子的时候,被叶鸾生擒,她关了我很久,还说你的心腹苏霂,都已经背叛了你,让我亦效忠于她,我本是不愿,但是后来想着,与其受刑死在她手里,还不如用反间计,假装对她言听计从,然后监视她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她此番说辞,齐司翰心中自是不信。

    苏霂都愿意替他去死,又怎么可能会背叛他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