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3章 青梅竹马小无猜(完)
    这一天,带上口罩帽子的谢纯,经过一番伪装,成功来到精神病院。

    谢纯走进去,见两名安保人员,正检查探视亲属的所携物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在原地站定了一会,刚想说些什么,一名长相清秀的的安保,突然朝她走过来:“你是谢纯!”

    “嘘!小声点!”谢纯心下一惊,四下看了看,生怕被人认出来。

    安保满脸歉意笑了笑:“抱歉,我是你的粉丝,突然见到你,一时间有些激动。”

    谢纯一听,心下一喜,连忙拉着他,小声说道:“我怎么说都是公众人物,如果引起混乱就不好了,你可以帮我安排一下,我想低调一下,去见见我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这不合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喜欢我么?只要你答应我,我可以跟你合影签名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谢纯开始给安保洗脑。

    那名安保人员,到底没有让谢纯失望,虽然表情很为难,但他还是帮谢纯安排了探视。

    他将谢纯送到赵晓牛的病房门口,不放心的嘱咐道:“千万不能刺激病人,你也要小心,不要让病人伤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谢纯急忙道谢,随即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的那瞬,站在门口的安保,冷冷勾起唇角,仰头看了一眼监控镜头,随即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谢纯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但见昔日英俊的男人,像一只苟延残喘的老狗一般,被紧紧绑在病床上,心中说不出的快意。

    谢纯眼底闪过一丝狰狞狠意,举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随着走进,赵晓牛突然睁开眼睛,染上猩红的眼珠,死死瞪着她。

    谢纯吓了一跳,下意识朝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想起近日来受到的所有委屈,不由心生恨意,立即从包里拿出一个瓶子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曾经祸害她的某一处,谢纯蓦地走上前,拔掉瓶塞,倏然扬起手——

    “等等,你想要做什么?”原本一直眼神呆滞的赵晓牛,倏然恢复神智,死死瞪着她手中的瓶子:“那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谢纯冷佞勾唇,嘴角露出一抹诡谲笑意:“怎么不装了,你不是精神失常么?贱-男人!”

    赵晓牛哪里还装的下去,原先还不知道,她手中拿的是什么,但现在那股刺鼻的气味,直直冲进他的鼻子,显然是——浓硫酸!

    “纯儿,你疯了,我是你的爸爸,亲生爸爸啊!”赵晓牛大喊一声,吓的魂儿都没了。

    谢纯眉目狰狞,忽而凑近他,冷厉出声:“当初你逼迫我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,我是你的亲生女儿,啊?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中了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中了药又怎样,你知不知道,你的所做所为,对我的伤害有多大,我的一切都被你毁了,全部毁了!”谢纯歇斯底里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纯儿,对不起,求求你原谅爸爸这一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赵晓牛妄想用亲情来打动她,可惜谢纯不吃这一套!

    她冷凝着脸,一瞬不瞬看着他:“不——好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同时,谢纯手腕稍作倾斜,瓶子里的浓硫酸,尽数洒在某一处!

    紧接着,难以言喻的剧烈痛苦,急剧传来,赵晓牛额上青筋突显,几乎咬碎满口银牙,快要昏厥!

    赵晓牛浑身发抖,却连一点声音都叫不出,痛的眼泪鼻涕都难以控制的流出来,某处更是肉眼可见的急速腐蚀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谢纯手里拿着空瓶子,仰头笑出了声,见他满是痛苦的样子,心中欢快极了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她笑个够,一群警察突然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警察!立即将瓶子放下!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原本心生快意的谢纯,见此情景,立马就慌了,连忙丢掉瓶子,将双手举起来,抱在脑后。

    最后,谢纯则是因为故意伤人罪,被关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至于赵晓牛,警方虽然当时在第一时间,将他送往了医院,但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那东西不但不能用,而且被腐蚀了一大半,整个下肢全部都要截除,身体各个器官,都被严重损伤。

    赵晓牛虽然不是真正的谢少棠,但男主光环依然在,最终还是没有死。

    但是比死亡更可怕的,那就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赵晓牛多次想要自杀,结果都被医护人员发现,及时抢救过来,一直苟延残喘着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迷这次的位面任务,几乎都是在幕后操作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样,只要能顺利完成,谁动手都一样,她也乐得清闲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孟昊天如期结了婚。

    苏迷没有去参加,而是趁着十月假期,与季珩去了南方旅游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苏泽与汪璃结了婚,结果过了半年多,小宝宝就出生了。

    汪璃生的是个男孩,一出生就特别喜欢黏着苏迷。

    季珩对此很不满,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,但是一直缠着苏迷不放,完全颠覆以往的高冷形象。

    毕业后,季珩没有像他父亲那样,而是开了一家广告公司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间里,所有的一切步上正轨,季珩将公司的事务,多数交给手下人去管理,空下来的时间,陪着苏迷游遍大江南北。

    但两个人依然只是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,没有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毕业那晚,同时也是她的成人礼上,季珩当着所有师生的面,向苏迷高调求了婚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在第二天,就注册结了婚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闪瞎了众人眼睛,顺便喂足了一把狗粮。

    当晚,面对技术逐渐老练的季珩,苏迷难以自持,紧紧抱着他,与他共攀彼岸。

    婚后的生活,比以往更加甜蜜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苏迷怀孕了。

    季珩直接将公司交给手下人,整天陪着苏迷逛逛街,做做瑜伽,在家里安胎。

    六个月后,苏迷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。

    季珩深知怀孕生孩子的痛苦,在苏迷不知情的时候,自己偷偷做了结扎。

    两人之后,再也没有孩子。

    但汪璃在年底,又生了一个女孩,苏家跟季家也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苏迷与季珩两人,幸福甜蜜过完一生。

    几十年后。

    生不同衾,死同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