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59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16
    “江兄这是去下战帖?”苏迷问道。

    江清风微微颔首:“是,那女魔头一日不除,江湖便一日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苏迷无言,沉默片刻,当即说道:“我愿意替江兄送战帖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倏然一怔,当下皱眉拒绝:“我与她决一死战,自然是我去送战帖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当即解释道:“虽然那女魔头以前爱慕江兄,但如今已然修得邪功,定是变了一个人,若是江兄单独前往,难保封魔宗的人,会对江兄不利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下来,江清风对苏迷产生新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的言辞中,满怀关切之意,似乎真的在担心他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他跟这人认识,还不到四日,他突然间这么关心他,到底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江清风不知不觉中,对苏迷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然而怀疑她真实动机的人,除了江清风以外,还有一个秦思雨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突然对江清风这么关心?

    想到昨晚的对话,秦思雨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人,难道是……江清风?

    秦思雨瞪大双眼,视线在两人之间打转,心中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秦思雨突然说道:“既然张大哥想起封魔宗看看,江大哥便成全他罢,顺便让他见见,那女魔头,到底有多坏。”

    哼,等他上了封魔宗,见识到女魔头的手段,估计再亦不会向着她了!

    苏迷不在意她的话,只是眉眼温柔看向江清风:“江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执意要去,那我便成全你,但你务必小心行事,否则白白送了命,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苏迷轻轻颔首:“多谢江兄提醒,鄙人定将战帖送到女魔头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秦思雨神色复杂看着她,心里默默打着算盘。

    而江清风则是几分看好戏的意味,他倒是要看看,这男人去了封魔宗,见了苏迷,结果又会如何?

    就这样,苏迷驾着马车,来到封魔宗山脚下,随后在心怀鬼胎的两人注视下,拿着战帖,上了山。

    来到半山腰的时候,两名封魔宗的人,将苏迷拦下:“站住,什么人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“苏迷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眼温凉,直接用真声报出了名字。

    两人愣了愣,正想确定她的身份,苏迷赫然释放无形威压,冷冷眯起眼:“尔等连本教主都认不出,要你们有何用?!”

    “教主饶命,属下有眼不识泰山,还请教主恕罪。”两人连忙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迷皱了皱眉,想到原女主的人设,当即冷声呵斥道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谢教主不杀之恩!谢教主不杀之恩!”

    苏迷不再逗留,身形一闪,掠身飞向山顶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来到位于山顶的封魔宗大门口,苏迷远远却看见一群人,井然有序的……打拳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再度看过去,清晰捕捉为首的苏禾时,这才确认眼前的一幕,并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她倒是不知道,这苏禾竟有这么大的本事,竟然能将一群魔教中人,调教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还真是小瞧他了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没有惊动任何人,径自掠身飞向极乐殿。

    她前脚刚进来没多久,苏禾后脚直接跑了进来:“阿,皇姐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挑眉,疑惑看向他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你皇姐?”

    苏禾神色微怔,随即笑道:“我们是亲姐弟,自然能认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光微闪,定定看了他一眼,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她易容成这个样子,他都能认出来,真是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皇姐要办的事,办好了么?”苏禾模样乖巧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迷颔首,刚应了一声,殿门被人敲响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东堰的声音,隔着殿门传来:“教主,东堰有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苏迷声色微沉,身子稍稍倾斜,半卧在美人榻上,嗓音带着慵然,却隐隐含了几分不怒自威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下瞬,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一身玄色短打劲装的东堰,走进来的同时,恭敬朝苏迷行礼:“东堰参见教主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倏挑,视线落在苏禾的脸上。

    红润嘴角微勾,慢条斯理的收回,苏迷再次看向东堰:“东长老所谓何事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东堰暗自斟酌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属下与北祈等人,近日来身体有些不适,特来恳请教主,恩准我等闭关调理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哦?身体不适?”苏迷单手支着侧额,疑惑挑眉,显然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东堰轻轻颔首,正要开口解释,身形被无形的力量一吸,整个人凭空飞起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,他已然来到苏迷面前,而左手手腕,此时正被纤纤玉骨手,隔着一层丝帕,牢牢扣住。

    葱白指尖轻轻一搭,苏迷下刻便放开他,慵娆勾唇嗤笑:“精-气确实有些劳损,近日来减少些房-事便可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拿出一粒丹药,放在他的手中:“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东堰低垂着眉眼,静静看着那粒丹药,却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苏迷慵然挑眉:“怎么?怕本教主下毒?”

    东堰顿了顿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正想说些什么,苏迷已然轻笑出声:“即便是有毒,你难道还敢违逆,本教主的旨意?”

    少女的嗓音,慵然妖娆,婉转软糯,然而那被虚像掩盖的冷幽森然意味,却让东堰整个后背,冷汗直滴。

    若是不吃,这女人指不定取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若是吃,那从未见过的丹药,极有可能又是另外一种毒药。

    东堰心念电转,一时有些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片刻过后。

    “属下,不敢!”

    微微沙哑的压抑男音,传入苏迷耳边,东堰当场将那粒丹药,生生吞下腹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重重闭上眼睛,等待着结果。

    然而想象当中的痛苦,并未传来,东堰反而觉得,原本隐隐作痛的丹田处,却在逐渐减缓。

    她给他的,竟然是……解药?!

    东堰不敢置信看着苏迷:“教主——?”

    “东长老近日辛苦,又是第一个前来拜见之人,本教主特赐你解药,还不谢恩?”苏迷恣意挑眉。

    得到解药的东堰,自是欣喜不止,连忙拜谢:“谢教主赐予解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