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3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0
    秦思雨的字里行间,包含浓浓情感,完美阐述她对他的情深似切。

    江清风异常的感动,但为了秦思雨的安全,他还是没有答应。

    “思雨,我不想你收到伤害,听话,不要去好么,我答应你,一定会安全回来,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江大哥……。”

    见她仍是坚持,江清风抬手一个手刀,直接将秦思雨击昏过去。

    江清风将她放在床榻上,帮她盖好被子,一个吻,再度落在她唇上:“思雨,原谅我,江大哥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拿起自己佩剑,转身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随着“吱呀”一声,房门关上的同时,原本被江清风打昏的秦思雨,倏然睁开双眼,咒骂了一声:“麻蛋,这男主竟然有口臭,恶心死人了!”

    秦思雨的脸色,像似吃了粑粑一样,异常的难看。

    下了榻,秦思雨回到自己的房间,将东西收拾收拾,准备杀掉苏迷之后,再下点药,跟江清风发生关系,然后再将他一并杀掉,最后再去找张三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看见包袱里,那晚偷来的海螺时,视线稍稍顿住。

    她好像有法子让张三,主动跟她好了。

    这海螺是他的任务目标,只要在她手中一日,那人势必会受她所控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愿意跟她在一起,那她便毁了这海螺。

    “哼,连苏迷和江清风,都被我使计耍的团团转,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?简直是天方夜谭!只要是我秦思雨想得到的,就没有得不到的!”

    秦思雨冷笑出声,随即将海螺放在包袱里,离开客栈,前往封魔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江清风来到封魔宗的大门,还未出声,门口的守卫,已然让开了道:“教主已等候多时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她竟然知道他会找她?

    这女人此时的功力,到底该有多高深?

    但是不管她有多厉害,他向来相信邪不胜正,这种罪恶的毒瘤,定然会被他——一举摧毁!

    江清风满怀信心,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众多教徒为他引路,最后来到凌霄殿。

    “江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刚上前一步,突然听见里面传来阵阵乐曲声。

    他眉头倏皱,推开门,满室舞姬,正随着乐曲声,优美舞动着。

    然而即使美女如云,江清风第一眼,还是落在正位上,姿态慵娆半倚榻桌的苏迷。

    一袭火红靡丽忘仙裙,三千泼墨青丝,肆意披在削瘦的肩头,眉心一抹妖红印记,衬的倾世艳绝的容颜,愈发的妖-孽邪妄。

    虽然闭着眼,但那微微挑起的眼角弧度,仍然是美的令人屏息。

    强势冲击的视觉感官,迎面而来,令江清风心下微悸,忍不住滑了滑喉结。

    仅仅是数月未见,她早已不再是,最初印象中那个善良的少女。

    但是为何,再次见到她的时候,原本将她摒除消弭的心脏,却再一次为她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江清风紧皱眉头的同时,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,不要受到她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即使他如何努力,依然无法摆脱她引起的影响,江清风神色懊恼的握紧拳头,暴喝了一声:“我来下战帖,苏迷,你可敢应战?!”

    江清风的声音,异常的响亮。

    顿时吸引所有人的目光,包括那个自从他进来,一直都没有睁眼的——苏迷!

    惑世妖娆凤眸,缓缓开启,浓密微翘的凤翎睫羽,犹如两把羽扇,让人心生痒痒。

    直到完全睁开,红誘唇角邪邪勾勒一抹惑人笑意,江清风清晰察觉自己,竟然因为她起了反应!

    狼狈与不堪,在他脸上闪过,江清风抿了抿唇,正想说些什么,但见苏迷勾唇笑道:“江大侠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少女的声音,听着慵然软糯,但其中却包含骇人冷幽之意,犹如实质般,在心头重重划了一刀。

    即使不疼不痒,却随着呼吸产生极大的落差,以及……浅淡痛意。

    曾经的少女,虽然有些任性,但是她很善良纯真。

    可如今,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教教主。

    说不可惜,说不心痛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曾经亦怀疑过,或许之间有误会,她还是那个她,可是真相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一幕,更是令他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杀了八大门派的掌门?”江清风皱眉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冷艳勾唇,眉目稍冷,反问了一句:“如果我说,那些人不是我杀的呢?”

    江清风见她不承认,当即呵斥道:“你以为我会信你一己之言?”

    苏迷一瞬不瞬看着他,一道短促笑声,从喉中挤出:“呵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个字,但在场所有人,都在那瞬间,听出其中满含怆然失望之意。

    东堰等人纷纷皱眉。

    却见苏迷自嘲笑道:“是啊,你从来没信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快将送战帖的人放了!”江清风硬着心肠,冷眯着眼眸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沉默片刻,再次恢复先前那副慵娆姿态,慢条斯理出声:“那人已经被我杀了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怔了怔,随即怒斥:“苏迷——你怎会变成这个样子?!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任何动怒,只是眨眨眼,满是无辜看着他:“‘他’死了,你不应该高兴么?”

    江清风神色微滞,紧紧皱眉:“你休要胡说,那人虽然与我只相识几日,但亦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你怎能肆意掠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了你啊,你不是喜欢秦思雨,可秦思雨那女人喜欢那个男人,我替你杀了他,不好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住口!”

    苏迷脸上的表情,更加无辜,疑惑反问:“难道我做错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没做错么?”江清风满脸的气急败坏:“即便我与他是情敌,那亦是我自己的事,与你无关!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显然不赞成他这个说话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你听到情敌死去时的表情,并没有丝毫悲痛,这说明,你只是对我的自作主张而动怒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日前来,是与你决一死战,并非打口水仗,有胆子,到后山应战!”

    江清风话落,立即施展轻功,掠身飞出凌霄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