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6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3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秦思雨想都没想,直接怒斥:“我秦思雨想喜欢谁,便喜欢谁,谁都无权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你不喜欢清风?”

    苏迷立时凝眉:“清风这么优秀,你为什么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秦思雨不答。

    任务未完成之前,绝对不能露馅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两个都喜欢,都舍不得,都要得到。”苏迷见她如此谨慎小心,索性不再与她慢节奏,直接开口挑衅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不要血口喷人,我什么时候说要两个了?!”秦思雨气急败坏反驳。

    “那好,只要你做出选择,我立刻放了你。”

    话落,身后的江清风突然开了口:“苏迷,你不要逼她!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一僵,拿着重剑的手,顿了顿,满眼受伤看向江清风:“我是在帮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,感情的事,勉强不得,我不用你帮。”江清风固执说道。

    苏迷却直接笑了,目光灼灼看着他:“江清风啊,江清风,我真不知,是你眼睛太瞎,还是不愿意去面对?秦思雨方才分明突然出现在这里,你心里就没点数么,还要继续自欺欺人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”江清风连忙移开视线,不敢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江清风,你还真是他娘-的窝囊眼瞎!”苏迷快要气笑了,直接飙了句脏话。

    江清风皱眉,显然对此很不满,直接怼了过去:“即便我怀疑过思雨,即便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,但她最起码比你善良,你苏迷手上有多少条人命,你自己数的清么?”

    “你至今还是觉得,八大门派掌门人,是我杀的?”苏迷冷着脸,讥笑反问。

    江清风没有丝毫犹豫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把脸伸过来,若是不打的响亮些,岂不是不给你江清风面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邪肆挑眉,同时叫了一声:“林掌门,岳掌门,出来见见咱们的江大侠。”

    昨晚亲自动手杀人的秦思雨,闻言冷冷勾唇:“戏演的差不多,便够了,八大门派的掌门早被你杀了,难不成你还能将他们,从地底下全部招出来?真是幼稚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那瞬,一张张隐隐熟悉的脸,接二连三出现在她的眼前,秦思雨再亦笑不出了。

    而江清风则是抬手指着林启云等人,满脸的不敢置信,甚至是震惊!

    他们不都被苏迷杀死了么,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“林掌门,来,说说昨晚的事。”

    林启云的视线,落在秦思雨身上,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昨晚就寝时,有人突然掐住我的脖子,情急之下,我用着了本派龟息之法,假装气绝身亡,又在那人身上,布下追踪秘术。

    那人离开后,我在房间里见到魔教令牌,以为杀我的是苏姑娘,但仔细想想,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,便将计就计,假装炸死,翌日却收到八大门派掌门,全部被人诛杀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本想乔装打扮,去查清楚事情的真相,结果苏姑娘找上门来,我发现她身上并无秘术印记,才意识到这其中,定然有人在谋划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跟苏姑娘合作,引出凶手自投罗网,而如今,真正的杀人者,就在场上!”

    林启云话落,再次看向秦思雨:“秦姑娘,你能转过身,让林某看看你的背后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,瞬间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秦思雨心下一慌,连忙去召唤系统,结果死沉大海,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神色微慌却假装可怜看向江清风:“江大哥,救我,他们跟这女魔头联合起来诬陷我,你要为我做主啊!”

    江清风眸光微闪,掠过丝丝挣扎。

    苏迷说的没错,他确实是自欺欺人,即便心底有了答案,但是见到秦思雨这个样子,他的心,还是不由自主想要相信她。

    最终,陷入挣扎与矛盾的江清风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秦思雨见此,心念电转,连忙想着应对的法子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林启云身上,她冷冷开了口:“你这么听苏迷的话,是不是跟她睡过,所以才跟她一起陷害我?”

    “秦姑娘切勿乱喷屁-话,我林某人自小练得是童子功,如今依然是童子之身!”林启云怒声道。

    不相信林启云是童子的秦思雨,心中蓦地一喜,像似找到了突破口,连忙说道:“你说你是童子,难道便是童子么,有本事拿出证据,证明给大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要证据,林某便让你心服口服!”林启云满脸暴怒,撸起袖子,直接将手臂的印记,展现人前。

    秦思雨却笑了:“你又不是女人,还搞守宫砂这一套,你以为在场几位掌门都是傻子么?”

    “秦思雨,我看你才是傻子!”

    峨眉派的掌门,是在场之中唯一的女人,见秦思雨这幅恶心模样,连忙甩起拂尘,攻向秦思雨。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心想终于有人不眼瞎了。

    毕竟像秦思雨这种女人,跟她讲道理,完全是浪费时间,直接开打是最好的针对法子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,如果换做是她,便不行,这亦是身为女主的辛酸苦比,与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秦思雨眼见那道姑直接开打,慌忙躲开的同时,转头看向江清风:“江大哥救我!”

    江清风启唇,还未出声,苏迷已然戳穿道:“秦姑娘还真是让人大开眼见,你方才可是连清风都打伤了,还能凭空变出重剑,如今又在装弱,还真是戏精上身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席话,不得不让江清风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如果秦思雨不是杀人凶手,林启云要求验证她背后,她大可直接给他看,以此洗脱罪名。

    但是她没有,她却在转移话题,甚至是污蔑林启云。

    江清风不由回想起,当初苏迷被秦思雨诬陷时的情景,看向苏迷的眼神,多了几分复杂愧意。

    可苏迷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秦思雨不亲口承认,江清风绝对不会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苏迷嘴角微勾,趁着所有的目光都在秦思雨身上,她虚指一点,顺着拂尘攻击的轨迹,精准打掉秦思雨身上的包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