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9章 惑世红颜之教主26
    夏去秋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一个多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差点被秦思雨“杀”掉的江清风,虽然被苏迷一粒回魂丹救了回来,但身子却大不如以前,即便走上几步路,都会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苏迷觉得还不够。

    于是借清静之名,在后山临时建造一间院子,将江清风安置在那里,让他永远记得当日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江清风明白苏迷的意思,他很清楚,当初受秦思雨挑拨后,对她的伤害有多深,她又是多么的绝望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切,都是他应得的惩罚。

    可即使他什么都明白,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他想知道,她当日所说的那些话,是否都是真实的,此时的苏迷,是否还爱着他?

    于是这一日,苏迷过来送药的时候,江清风出声叫住她:“迷儿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宗主。”苏迷勾唇纠正道。

    江清风心中一窒,怔怔看着她:“你当日所说的话,可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立即回答,而是静静看着他,半晌才笑着说道:“如果我说,都是真的,你能接受此时的我么?”

    江清风明白,她是指她跟苏禾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想着他们两人的关系,心里还是有些介意,但他不想再错过她。

    江清风斟酌片刻,随即道:“只要你跟阿禾断开那种关系,我想会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见苏迷没出声,抬眼看向她,等待她的答案。

    苏迷十分配合的颔首,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江清风眨眨眼,以为她还有下文没有说,继续看着她,等待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一会,苏迷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江清风不由问道:“你没有别的话,跟我说么?”

    苏迷摇摇头,在江清风眼神暗沉的时候,大发慈悲开口道:“谢谢你的大度,谢谢你的不介意,可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江清风见她停顿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苏迷脸上的笑容,越发灿烂,缓缓凑近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抱歉啊,我刚才撒谎了,其实我这人罢,特别爱恨分明,睚眦必报,按照你以前对我的伤害,即使你立即去死,都无法弥补回来,而且我已经不喜欢你了,我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听到她说有喜欢的人,心中猛地一疼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他还是问了出来:“那个人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苏迷忽而低垂眉眼,嘴角绽开的笑意,异常耀眼璀璨,红誘唇瓣微启,轻声呢喃道:“我比较专一,更喜欢身心干净的男人,此时喜欢的……自然是我第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男人?

    江清风梭然瞪大双眼,猛地摇头:“不可以,那个人不可以,你们不能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我跟他,就像烙铁深深烙印在彼此的身上,谁都离不开谁,任何人都无法抹灭,亦无法干涉,而我生生世世,只爱他一个男人,永远不会因为别人的挑拨,而产生分歧,而背叛。”

    苏迷一字一句的说着,言语中满是真诚与实意。

    江清风还是接受不了,再度劝说道:“你若跟他在一起,天理难容,苏迷,你不要任性,世上好男人还有很多,你不能做傻事!”

    “好男人?”

    苏迷低声笑了一会,随即瞪大眼睛看着他:“你说的好男人,是你么,你是雏么?”

    江清风以前有过女人,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,而且……

    “男人跟女人不一样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,难道男人不是人,而是种-猪?还是说,你觉得男人比女人高人一等?要求女人守身如玉,自己却肆意放纵?”

    苏迷这话虽然不是一竿子打死,但这样的男人,确实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可如今,这里是古代,以男为尊的朝代,江清风自然而然的反驳:“男人那是没有办法,忍得太久,会坏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必须要女人解决,不能用手?”苏迷冷声嘲讽。

    江清风被她这么一怼,脸上有些难堪,下意识的如实说道:“女人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结果说完这句话,他便后悔了:“不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觉得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江清风,你没必要跟我解释,我又不喜欢你,即使解释,亦不需要对着我说。”苏迷眉眼间有些厌烦的说道。

    江清风清晰捕捉那抹厌恶之色,神色微怔,锥心刺骨的痛意,瞬间满眼全身。

    他都可以不介意她,为什么她却介意他呢?

    江清风想不明白,正想出声询问,苏迷当即说道:“而且你这种有眼无珠的男人,面对秦思雨那女人的几番离间挑拨,便完全信任她,却不相信曾经相处数年的我,又有哪里值得我喜欢?

    我苏迷即便喜欢一头猪,都不会喜欢你这种蠢人!

    之前没有说穿,那是给你脸,可你偏生不要,如今我成全你,让你尝尝被打脸的滋味!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抬手一巴掌,狠狠的打在江清风的脸上:“啪——!”

    巴掌落下的瞬间,眼角一颗晶莹的泪珠,潸然而下,沿着脸颊,渐渐滑落。

    “江清风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,更不会喜欢你!”苏迷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江清风被她一巴掌打愣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,苏迷会这么恨他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日子以来,她从未对他过分对待过。

    可眼下,这一巴掌,愣是将不愿意面对现实的他,彻底打醒了!

    江清风不禁回想,以前自己对她伤害的一幕幕,眼睛一闭,流下悔恨的泪水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。

    江清风极尽沙哑出声:“你要怎么样……才能原谅我?”

    “我凭什么要原谅你?”苏迷冷冷笑道,倨傲挑眉:“以后这便是你所居之地,我会命人定期给你送吃食,余生的日子,你自己一个人,好好过罢。”

    江清风皱眉,眸中闪过慌张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苏迷并未回答,头都没有回,直接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像江清风这种男人,当他尝到从天上掉到地下的滋味,当他永远生活在悔恨当中,当他独自一人终老,当他老了,以后生活不能自理,还要看旁人脸色过活的时候,那才是对他最大的惩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