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1章 灵魂互换之网娱17
    御承靳很紧张,非常的紧张。

    紧张到浑身绷成一根弦,用力紧握的指尖,微微泛白,泛青。

    御承靳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着,千万要忍住,绝对不能伤害她,要试着接受她。

    可他等了好久,苏迷还是没有吻下来。

    御承靳虽然心里有些急,但他没有出声,只是沉默着,等待她的亲吻。

    可是,一秒钟,两秒钟,三秒钟……

    都快半分钟了,苏迷那边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御承靳还是告诉自己,不能着急,该来的,总归会来的。

    然而想象当中的吻,并没有来临,反而觉得苏迷突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御承靳眉头微蹙,抿着唇问了一声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我有点紧张,我先缓缓哈,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吻人。”苏迷一边说着,一边站起身来,朝床头柜方向,一点点的挪动。

    御承靳唇角几不可察的勾起,脸上带着极淡笑意:“别怕,我也是第一次接吻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做几个深呼吸哈。”

    苏迷嘿嘿一笑,随即加快速度,挪到床头柜旁边,小心翼翼的拉开抽屉,将里面的护照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苏迷轻舒一口气,将护照别在腰后,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又深深呼吸了一口,倏地俯身,想要吻住他。

    御承靳清晰感受到她的接近,双手紧紧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苏迷的唇,即将落下,御承靳猛地坐起来,伸手将她推开!

    苏迷一个不妨,直接被他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别在腰后的护照,掉落在旁边。

    御承靳一眼就认出,那是自己的护照。

    原本紧张恐惧又满怀歉意的脸,在看到护照的时候,顷刻间,消失无踪,剩下的只有冷然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房间,是为了偷护照?”御承靳冷冰冰的问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随即猛地摇头,自然是不承认:“并没有!”

    御承靳简直都要气笑了:“护照就在你身上,难道它长腿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苏迷再度摇头,同时拿了护照,别在自己腰后,嘿嘿笑道:“我是在你眼皮子底下拿的,所以不算偷。”

    御承靳白了她一眼:“不问就拿,便是盗。”

    苏迷点点头,立马问道:“护照我可以拿走么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御承靳的脸上,满满都是大写的坚决。

    苏迷完全的无视他的话,厚脸皮的说道:“嗯,如你所愿,我已经问了,那我现在可以走了罢?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!”御承靳直接吼了一声,显然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苏迷才不管他,反正护照已经拿到了,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一步,手腕就被人硬生生扣住。

    苏迷回过头,立时对上一双满是挣扎的阴沉眼眸:“我不想见到那个女人,不想跟她有任何的牵扯,我不想再回忆以前发生的那些事,我不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去,是我去面对她,不是你御承靳。”

    苏迷打断他的话,冷静解释道:“我想你跟我一起去,用我的身份,试着跟她在一个环境里相处,不要再害怕她,她也没什么可怕的,我陪着你,我们一起去面对,去解决,走出她给你带来的影响好么?”

    御承靳眸光微闪,心里还是拒绝的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,轻叹了一声:“好,没关系,我一个人去,你什么都别想,只要等我回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她蓦地上前,紧紧抱住御承靳,缓缓低下头,细细密密的吻,落在他的头顶。

    其实,之所以让他陪她一起去,那是因为她有一种预感,总觉得在那里,会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但具体是什么,她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但眼下,既然他不想去,那就不去,只要他能好好的,她什么都随他的意。

    御承靳紧紧抱着她,嗅着那属于她淡淡的气息,原本慌乱的心,渐渐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半晌,他轻声问道:“让我想想好么?”

    苏迷身形怔了怔,随即欣喜勾唇:“谢谢,谢谢你因我做出的改变。”

    御承靳没有回答,只是反手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空闲时间里。

    苏迷与御承靳,手牵着手,在别墅的每一个角落,全部逛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没有接吻,也没有其他进一步发展,但他们已经可以彼此的牵手、拥抱、亲吻额头。

    对于有厌女症的御承靳,这所有的一切,都已经是他做出的最大改善。

    后天一早。

    苏迷打开门,见到门口一身海岸花衬衫的田旭,微微愣了愣。

    这男人,还没出国呢,至于穿成这样么?

    苏迷忍住吐槽的慾望,帮御承靳将行李拿上保姆车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后座,偶尔聊几句,坐在后座的田旭,时不时总是回头看几眼。

    苏迷跟御承靳将他无视到底,随便他看。

    最后,憋了一路的田旭,终于在御承靳去自助投币厕所时,问出心中一直想要问的问题:“你把事情告诉她了?”

    苏迷面色淡淡,轻慢说道:“她自己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能看出来?不可能!”田旭满脸大写的不相信。

    苏迷继而道:“她是写小说的,卖的都是脑洞,思考方式自然比平常人清晰一些,而厌女症的诱发原因,只有那几点,加上梁君桦那张名片,还不能说明一切么?”

    “咦,不对,不对。”

    田旭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,当即疑惑问道:“你这样一说,我突然想起来,那天她的行为与情绪,好像有些怪异啊,我把名片给你看,她这么激动干嘛?”

    苏迷神色微怔,猛地一噎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她那一天没注意到,田旭也没有注意到,今个突然提起来,她一时间实在不知道,该怎么圆回去。

    这时,去厕所回来的御承靳,走了过来,坐在两人之间,转头看向田旭:“田先生,有什么问题,可以直接问我,我会为你一一解答。”

    田旭对上御承靳那双意味不明的双眼,心下突然有些不好的预感,总觉得她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话,或者爆他什么料。

    于是,他特别识时务的勾勾唇,挂上标准式的微笑:“我没有问题,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