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6章 灵魂互换之网娱27
    估计是吃的东西太杂,又吃了海鲜,肚子一直咕噜咕噜,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苏迷解决完,洗了手。

    走出洗手间的时候,拳击比赛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正要朝观众席走去,苏迷不知为何,心中突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循着记忆,来到座位所在的区域。

    还未走到那一排,苏迷远远就看见,原先御承靳坐着的位置,已然是空无一人!

    心下梭然一阵恐慌,苏迷拿出手机,立即拨打御承靳的电话,同时四处张望着,寻找着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而拳击馆的每一个角落,被她找了一遍,都没见到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正当想召唤系统059,电话另一端,突然被人接通。

    无线电波的另一端,没有任何声音,但苏迷却在顷刻间,猜出了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魏先生。”

    对方低低笑出声,立即撤掉了变声器:“御影帝真是聪明绝顶,魏某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“夸几句聪明就够了,绝顶不需要。”苏迷冷然出声。

    魏博文怔了怔,随即放声大笑道:“御影帝真是幽默!”

    苏迷沉着气,站在拳击馆里,脸色一改刚才的惊慌失措,泰然自若道:“你觉得抓走她,我就能放了孟娴跟梁君桦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能么?”

    魏博文反问一句,轻嗤笑道:“御影帝刚才不是很紧张她么,现在是不紧张了,还是故意装作不在乎,想让我以为她没有用处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压低了嗓音,冷厉说道:“如果她真的没有用,也没有继续活着的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眸色一沉,然而眉眼间,却是愈发的平静。

    她一边召唤着系统059,一边讥诮笑道:“区区一个女人,怎么能跟我母亲的骨灰相比,魏先生,这笔账,你似乎没算准呢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冷哼一声,眼眸冷眯:“你信不信,我立刻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随魏先生高兴,想杀就杀,一换二也不错,挺值。”苏迷神色更是无谓。

    魏博文眉头微蹙,当即冷冷笑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想在里面杀人,就能杀?你以为警察局是你开的?”

    “警察局自然不是我开的,但你似乎忘记一个人,警察局虽然不是她开的,但想要处理两个女人,绝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说的是塞莉公主,魏博文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想说什么,苏迷又道:“魏先生的信誉太差了,实在让我难以信任,我母亲的骨灰,我自己会去找,至于你的两个相好,我来帮你处置,而那个女人,要杀,尽快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苏迷直接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“喂!喂!御承靳!”

    “艹!”魏博文怒吼一声,直接将电话砸的粉粹!

    凌厉转身,看向被绑来的御承靳,魏博文满眼讥诮:“刚才我跟他的对话,你应该全听见了,怎么样,有什么感受,不妨说出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话落,身边穿着花衬衫的男人,将御承靳嘴上的胶布扯下。

    御承靳轻嗤笑道:“她说的对,比起我的命,骨灰最重要,想杀就杀,别特么废话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想看神经一样看着他,完全想象不到,他们脑子里,到底在想着什么?

    他派去监视他们的人,分明说他们就像情-侣一样,手牵着手,在大街上吃吃逛逛。

    现在只是眨眼间,一个让他快点杀,一个却在求死。

    这世界都特么怎么了?

    都疯了么?!

    魏博文紧紧皱着眉。

    这时,身边人的电话,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人低头一看,当即道:“文哥,是警局那边的眼线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眉心倏皱,上前将电话拿起来,接通:“警局那边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孟小-姐跟梁夫人,现在被警长提审,但他们都是带着家伙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冷眯双眼,周身气息冷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警局那边的眼线,见魏博文没说话,继而说道:“文哥,他们估计已经知道,老爷子派来的人要到了,所以才提前行私刑,孟小-姐跟梁夫人都是女人,细皮嫩肉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立马联系老爷子派来的人,让他们动作快点,我一会就到!”

    没等那人说完,魏博文直接交代一句,迅速将电话挂断,丢给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正要离开,有人突然问出声:“文哥,这妞儿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魏博文顿下脚步,转身看了御承靳一眼,眉头皱了皱,眼底闪过异样的光。

    但下刻,他冷声吩咐道:“下点药,好好伺候她,顺便拍点有趣的东西,送给御承靳。”

    “是,文哥。”

    魏博文转身离开,房门合起的瞬间,映出御承靳阴沉如水的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,你看这妞儿长得,真是生嫩,兄弟们今天有福了。”

    身穿花衬衫的男人,一边不怀好意的坏笑着,一边解着身上的扣子,来到御承靳身边。

    见他低着头,一句话也不说,脖子却已将开始泛着红,男人的眸色,更是深了几度。

    他走近了一些,正想伸出手,肚子突然挨了一脚!

    男人丝毫没有防备,猛地朝后退了一步,重重跌在地板上!

    另外几个男人见此,立即哄笑一团:“哈哈哈,老林,你这体力不行啊,这妞儿一脚就把你踹倒了。”

    在这么多人出丑,身穿花衬衫的男人,气的脸红脖子粗,怒不可揭骂道:“艹!你竟然敢踢老子!看老子今晚不nong死你!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猛地从地上跳起来,张开双手就要扑上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房间的照明灯,顷刻间全部熄灭,整个房间瞬时漆黑一片!

    “停电了?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嗷!”

    询问声传来的瞬间,房里突然响起一道凄厉惨叫声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没搞清楚状况,刚想拿出手机照明,手腕猛地一疼,只听见数道清脆骇人声响,接连不断的响起,整个房间,瞬间哀嚎一片。

    “啊!我的手——断了!断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腿——啊!疼!疼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漆黑角落里,身穿花衬衫的男人,浑身抽畜着,紧紧捂着剧烈疼痛的部位,疼的冷汗直滴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轻飘脚步声,停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男人双眼瞪直,身形骤然一僵,紧绷着神经,连呼吸都不敢呼吸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