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3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4
    众人满脸不敢置信,纷纷揉着眼睛,举步走上前,探头仔细去看!

    但见那画卷中,曜日碧波荡漾,隐有细小银色飞鱼,跳跃其间,再靠近一点,甚至能嗅到海风腥咸气息。

    这幅画……真的活了?!

    顿时间满堂惊愕,纷纷猜想着这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二楼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思议,那海景图竟然活了,简直神人也!”

    刘生站在沈念安身边,即使隔得老远,依然能看见那惊奇的一幕,不由出声感叹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可思议。”沈念安唇角微扬,勾勒一抹意味深长笑意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正当所有人震惊不已,想要伸手触碰,想要鉴别真假之际,随着一道“吱呀”声响,苏迷将窗户一关,转身便将画卷起。

    “等等,小师傅,我等还没看清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再让我等看几眼,研究一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正费思研究,那画卷奇妙之处,却不想突然被收起,皆蹙紧眉头,不满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仍旧不闻不问,将画卷起,收入画袋中,对几位知名大家微微颔首,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唉,等等,小师傅你且等等。”棋圣突然出声叫住她。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蓦地转身:“施主,有事?”

    “小师傅博学多才,造诣高深,只要对上竹风苑主的对联,那小师傅,便是此届诗词大会最终胜利者,可获得丰厚的赏金。”

    原文并未为提及赏金之事,苏迷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此时听他这么一说,想着自己的身份,只好昧着良心,痛心拒绝:“小僧乃出家人,钱财都是身外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赏金可是黄金百两!”

    苏迷愣了愣,随即摇头道:“小僧不会对对联,再者,赏金对于小僧而言,亦无用。”

    棋圣轻叹,正要开口,沈念安突然出声道:“既然如此,那便将赏金减半,刘生,拿赏金给小师傅。”

    刘生眨眨眼,携着木盒子,麻溜下了楼,来到苏迷面前:“这是五十两黄金,请小师傅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小僧不能要。”苏迷再度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这是你应得的,至于赏金如何处理,随你。”沈念安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苏迷思虑一瞬,颔首致谢后,接过箱子,背着画袋,直接举步离开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追出竹风苑时,早已不见苏迷的身影,不断暗自叹声。

    而先前那名拒绝借琴的男子,抱着自己的古琴,更是阵阵惋惜。

    一年一度的诗词大会,百名文人墨客,最终竟败于四方云游的小沙弥,简直令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但场上残留的棋局,白玉碟上,那吃掉一半的茶点,以及那幅“活”画,给众人所带来的震撼,皆说明,那并不是梦!

    苏迷走后。

    沈念安未作久留,向竹风苑的管事,打了声招呼,随后下了楼,坐着马车离开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至街中,见一袭僧衣的苏迷,拿出一锭银子,递给包子铺老板。

    “这些包子,小僧全要了。”

    包子老板见此,眼睛睁得老大,立马接过银子,将所有包子打包。

    苏迷拿了包子,转身来到对面的成衣店,买了十几件衣衫。

    最终,大半条街逛完,苏迷买了一顿东西,又租了一辆马车,赶往城郊。

    “跟上去。”沈念安知会一声,跟着苏迷来到城郊破庙附近。

    苏迷停下马车,叫唤了一声,一群小叫花子,跑了出来,将所有吃食与衣物,全都搬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念安见此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竟然将那些钱,浪费在小叫花身上?

    沈念安眸中闪过不解,再次抬眼望去,但见苏迷重新驾起马车,似要往回赶。

    “快快驾车躲起来。”沈念安一声令下,刘生驾着马车,躲在破庙后侧。

    直到苏迷驾着马车离开,他们才再度跟上去。

    苏迷回到帝都城中,将马车还回去,便步行来到南城门,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沈念安眸光微闪,唤来刘生,跟他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刘生闻言一惊,猛地瞪大眼睛,急忙摆手摇头:“这怎么行!这可使不得!公子你——!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按本公子说的做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低喝一声,将他推下马车,随后拿出一个瓷瓶,取一枚丹药,张口咽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师傅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苏迷正要出城,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疾呼。

    她梭然转身,但见刘生满头是汗跑过来,忙声问道:“施主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……公子他,中毒了!”刘生结结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小僧无能为力,你去唤大夫看看罢。”苏迷蹙着眉,满眼认真。

    刘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公子想让小沙弥救他,但小沙弥却说不会医术,到底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但见苏迷说完,转身便要离开,刘生眼珠子一转,伸手拉住她:“小师傅一定会医术,求你救救我家公子!”

    “小僧不会医术,你还是请大夫比较好,否则你家公子,因为你拖延而驾鹤归西,那你罪过大了。”苏迷甩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刘生一噎,更急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扯住苏迷的胳膊,将她连拖带拽,拉到马车上:“求你了小师傅,救救我家公子。”

    苏迷看着陷入昏迷的沈念安,轻叹了一声:“出家人不打诳语,小僧真的不会医术,小僧可在此替你守着你家主子,还是快去请大夫为好。”

    但见沈念安祖唇部发紫,刘生心里甚是担忧。

    他心想着,左右人已经找来,任务算是完成了,于是颔首离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个马车车厢里,只剩下苏迷跟沈念安。

    苏迷沉默着,陷入昏迷的沈念安,自然也开不了口,场面非常之安静。

    “痛!”

    这时,沈念安突然痛吟出声,魔怔似得伸手往前一抓——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,反应却是极其快速,脱了脚上僧鞋,往他怀里一塞!

    沈念安双手抓住鞋子之时,身形几不可察一僵,眉头控制不住的皱了皱,硬生生将僧鞋紧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苏迷使劲憋住笑,轻勾唇角的同时,坐在马车最前方,稍稍远离沈念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沈念安再次发魔怔,突然丢掉手中的僧鞋,坐起身来,紧紧闭着眼睛,猛地扑向苏迷所在的位置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