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24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15
    “咕噜!咕噜!”

    一碗特效“醒酒汤”灌下肚,逐渐强烈的燥热火焰,急剧冲击沈念安的腹部,蒸腾的他神智愈发模糊!

    沈念安紧凝眉头,猩红着双眼看向百里歌:“卑鄙无耻的小人,百里家主若是知道你的真面目,定然不会将家主之位传给你!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倒不少,看来今晚更是留不得你。”百里歌眉头微挑,冷嗤出声。

    正要发布命令,苏迷扯了扯他的衣袖,似要阻止。

    百里歌妖娆眉眼,倏染无尽凌厉寒气,转头看向她:“他算计了你,你却为了他,向我求情?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沈念安却因苏迷的默认,原本沉寂的心湖,犹如一记石子激起千层浪,泛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她竟然为他求情?

    意识模糊的沈念安,心中蓦地一喜,顿时醒悟!

    她往日的那些冷漠,原来都是故意为之的欲擒故纵,若隐若离,目的只是在吊他的胃口,想让他爱上-她。

    沈念安心中狂喜那瞬,当即说道:“弥苏,你都听见了,百里歌从始至终都知道我在算计你,却一直无动于衷,眼睁睁躲在暗处观察着,像他这种阴险卑鄙的男人,不值得你喜欢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狐狸眸子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“su(苏)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他这种人是不招人喜欢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启唇,还未发声,苏迷已然打断他,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妖娆眉眼倏然怔愣,狐狸眸子闪过一抹惊慌。

    百里歌紧蹙眉头,刚想去解释,苏迷抬手打断他,梭然看向洋洋得意的沈念安。

    “但他的无动于衷,总好过你的筹谋算计,若是我没猜错,你分别在香囊与烟花中各下一味药,一旦我吸入两味药,便在体内形成烈性mei药,对么?”

    “弥苏……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想要解释,然而对上那双略微失望的双眼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无论他怎样解释,都无法抹掉算计她的事实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百里歌身上,沈念安忽然想到了什么,眯着眼,愤然道:“你以为他百里歌手段光明?他不但能给我这个外人灌药,连他那个表妹都下得去狠手,弥苏你想想清楚,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蒙蔽!”

    “本苑主跟她的事,你左右不了,更没任何资格指点,来人!送他下船!”

    百里歌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,直接发出了指令。

    “百里歌,你若敢碰她,老子跟你——(没完)!”

    沈念安“没完”两字还未说出,便被船工死死捂住嘴,用麻绳绑起来,抬了下去!

    他心有不甘,努力的回头,想要看看苏迷。

    后者没有令他失望,精准捕捉他的眸子,满是复杂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其中含了繁复意味,有失望,有痛苦,还有丝丝难辨……情意?

    沈念安梭然瞪大双眼,想要去看清楚,就在这时,一双修长如玉的手,倏地捧住苏迷的脸颊,将她的脸,硬生生掰了过去——

    该死的百里歌,他绝对不会放过他,绝对不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顶凉亭之中。

    百里歌眉首微蹙,一瞬不瞬看着苏迷,想要弄清楚,她看沈念安的眼神含义。

    然而未果。

    那份意味,早在沈念安消失的那瞬,已然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百里歌神色微微懊恼,回想她先前说他不招人喜欢的话,心中似被人生生撕裂一个口子,凛冽的风,呼呼灌进来,除了隐隐绵长的痛意,剩下的,还有晦涩暗淡的……无措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用甜言蜜语哄她?

    还是要扭曲事实,故意去骗她?

    他做不到!

    他百里歌从来不是好人,亦不想装出好人模样,一而再再而三的骗她。

    眼见天上的雪,越下越大,两人谁都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百里歌动了动唇,终是出声问道:“你喜欢他?”

    “我希望他喜欢我。”苏迷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百里歌眸中凝聚一股戾气,当下便紧扣她的下巴,将她拉进自己:“我不准你喜欢他,你是属于我的,我百里歌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你将他送去哪里,或是说送给谁?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即说出自己的猜测:“你将他送给你表妹?”

    她能看出,他对那个表妹,是讨厌甚至是厌恶。

    但他却主动敬葛梦雲与沈念安酒,那酒水之中定然是有猫腻,只是那二人或许没有料到,百里歌会如此猖狂,当着众人的面陷害他们。

    故而,百密一疏,中了计。

    百里歌微微错愕,冷冷凝眉道:“没错,你是我的女人,我不容许别的男人,打你的主意,邀请沈念安与葛梦雲,便是为了算计他们,我要让整个帝都的世家子弟,亲眼看见他们的丑事,届时,沈念安势必要娶葛梦雲!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便是用这种法子,算计了葛梦雲?”

    苏迷注意到,之前沈念安对葛梦雲的称呼,但她却梳着未婚女子的发髻,想来应是和离后的女子。

    而葛梦雲既然喜欢他,不可能自愿嫁给旁人,唯一的解释——他算计了她!

    百里歌没有否认,如实说道:“那女人从小便惦记我,被我拒了以后,只要是仰慕我的女子,全被她命人毁了名节,我虽不管闲事,可我看她不顺眼,算计她一回,直接丢给帝都有名的风-流种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但她却使了手段,成功和离,又回来烦你,你便将她与沈念安算计在一块。”

    苏迷替他将话说完,不由暗叹:这招一箭双雕,使得好!

    既能摆脱葛梦雲,又能除了沈念安这个情敌。

    只是,若他们两人凑一块,必定会产生隐患。

    但那都是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眼下,她能感觉到体内的药效,已经开始蔓延,不由暗叹,这mei药果然是每部小说的必备药,每隔几个位面,她便要亲身体验一回!

    百里歌仔细观察着苏迷,见她一会勾唇轻笑,一会又无奈轻叹,实在读不懂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间,百里歌想努力努力,说出那些最不屑的甜言蜜语……

    苏迷忽然抬起迷蒙双眼,勾唇笑道:“你若再不带我回房,咱们估计要在此地……大战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一瞬懵比,以为自己听错了,正想开口问清楚,唇齿已被精准掠夺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