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32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23
    正当苏迷以为,沈念安因为葛梦雲的关系,会将计划延迟,一年一度的宫廷赏花宴,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百里歌与她,朝堂官员的家人及家眷,都在邀请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赏花宴当日,百里家专属马车,一路前行,最后停在皇宫门口。

    百里歌先行下车,径自朝宫中走去。

    苏迷被下人扶下马车,神色却带些许幽怨,瞪着百里歌的后脑勺,随即紧跟其后,进了宫门。

    眼下这情况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这两人定然是闹了别扭。

    有的人在猜想其中的原因,有的人在幸灾乐祸,而有的人……则隐藏在暗处,将这一幕清晰捕捉,冷眸之中,闪烁着阴沉掠夺精光。

    苏迷与百里歌进了宫,一路来到御花园。

    此时的御花园,满园皆是花色艳丽,玉笑珠香,素有“花中之王”美誉的牡丹花。

    世人皆爱美,牡丹花大而香,故又有“国色天香”之称,深受唐人以及后世的喜爱。

    庭前芍药妖无格,池上芙蕖净少情。

    唯有牡丹真国色,花开时节动京城。

    不论是在盛唐时期,还是在之后的朝代,众多诗人都曾留下,称赞牡丹花的优美诗词。

    女人如花,更爱花,苏迷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众多,色泽艳丽妖娆的牡丹花,不禁心花怒放,嘴角亦随之扬起浅淡笑意。

    然而百里歌,却不知为何,总是一直板着脸,甚至对苏迷爱答不理。

    沈念安站在人群中,紧盯着两人之间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即使他心中怀疑,百里歌与往常不太一样,但几度观察中,除了态度冷淡之外,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或许应该是两人闹了矛盾。

    原本沈念安只是想想,但接下来的一幕,令他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四月底的天,气温微高,灿烂的日光,照耀在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苏迷见百里歌额头出了汗,连忙拿出手帕,想要给她擦拭,谁知百里歌脑袋一偏,直接躲开她的手,随即面色冷峻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夫君……。”

    苏迷望着他离开的身影,神色凄然而伤心失落的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谁知,百里歌走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苏迷紧抿着唇角,眼角微红。

    须臾,一颗晶莹泪珠,渐渐从眼角滑落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纵使站在暗处的沈念安见了,心中都能深深感受到,她心中莫大的痛楚。

    好一个百里歌!

    苏迷嫁给他,他便是这般对她的!

    沈念安冷冷眯起双眼,死死压制着心中的不平与愤怒。

    但最后还是没忍住,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迷吸了吸鼻子,拿起手帕,拭去眼角的泪痕。

    刚想离开,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苏迷。”

    举起的脚步一顿,随即毫不犹豫的落下,只是几秒钟的功夫,便已经距离沈念安几米远。

    “苏迷!”沈念安低咒了一声,连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直到来到无人的小道,沈念安猛地上前一步,死死拉住她的手,将她拖进角落里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沈念安还未开口,苏迷满脸排斥甩开他的手,愤怒出声:“沈念安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,我已经嫁人了,男女授受不亲,请你对我尊重一点,放开你的手!”

    “苏迷……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见她的手腕,因为挣扎被勒出了红痕,不由心中微痛。

    但他想到刚才百里歌对她无情的一幕,心中更加气愤:“百里歌那样对你,你还要跟着他,你是不是傻?!”

    他不明白,百里歌除了长的好看点,家里有点钱以外,到底哪里好?

    苏迷冷笑,猛地甩开他的手:“我们夫妻之间是事,不需要你来管!”

    “我是为你好!”

    “为我好?”苏迷讥笑道:“你只要管好葛梦雲便可,我们夫妻的事情,你管不着!”

    说着,她转身便要离开,手腕却再次被沈念安抓住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因为上次,对你下药的事情而生气,那么我道歉。”

    沈念安道完歉,随即深情缱绻道:“但你知道么?我从得知你是女儿身那刻,便深深爱上了你,且无法自拔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无奈又无措的反问:“苏迷,你来告诉我,我到底怎么样,才能忘记你?”

    苏迷没有说话,眉眼之中,却沾染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正当沈念安心中一喜,想要用甜言蜜语感动她,那抹挣扎立即消失,同时甩开他的手,冷声道:“沈念安,我是百里歌的人,那这辈子永远都是,除非他不要我,对不起我,否则,我永远不可能离开他!”

    苏迷说完,快速转身,见沈念安还想拉她,直接抬脚将他踹倒,狠狠剐他一眼,急忙离开。

    “苏迷,你一定会后悔的!”沈念安看着苏迷离去的身影,愤怒出声。

    然而到最后却换不来,苏迷一个回头的眼神。

    沈念安双拳紧握,冷眸狠眯,迸出一抹狰狞危险之意。

    “等着瞧!我一定会让你后悔,哭着求我要你!”

    正临午时。

    沈念安来到酒宴之时,正巧看到百里歌冷着脸,无情推开苏迷递上的酒水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紧接着,百里歌幽冷低喝声,传入沈念安的耳中。

    精致浓眉微蹙,沈念安眸中闪过莫名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还未等他想明白,苏迷的一个动作,立即唤回沈念安的思绪。

    但见她面色一板,又拿起一杯酒,给百里歌递过去。

    百里歌自然不愿喝,再度宽袖一拂,将酒杯无情拂开。

    苏迷兴许亦被他气到,嘴角冷冷勾起的同时,拿起桌上的酒壶,满满一壶酒,全部倒在他身上——

    “你这个泼妇!”

    百里歌低咒一声,精致潋滟容颜,满是不悦怒色。

    下瞬,他赫然抬起一只手,想要打在苏迷的脸上!

    “打啊!是男人便打啊,狠狠的打!”苏迷阴沉的眉眼,然而清冷眼眸中,却满是受伤与倔强之意,死死咬着唇,不让满眶眼泪流下来。

    百里歌对上那双眼睛,神色微怔,随即缓缓握拳收回手,处理身上的酒水。

    沈念安即使为苏迷心疼,但很快却冷冷勾唇,抬手招来一名宫人,低头耳语了几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