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0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31
    苏迷见他面色不好,温声问道:“怎么啦,谁惹你生气了?”

    百里歌不答。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忽而笑道:“醋夫,又乱吃飞醋,刘生只是我的下人,至于我去见沈念安,前些日子,不是向你报备了么,怎么还生气?”

    “为夫同意你去,不代表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见他仍然冷着脸,苏迷轻叹,什么话都不说,环住他的脖子,将唇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轻轻启唇,仔细描绘着他的唇形,一点点撬开紧抿的唇,小心翼翼讨好着他。

    她的夫君,什么都好,就是醋劲大。

    但她就喜欢他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苏迷宠溺笑了笑,继而加深那个吻。

    于是乎,整个百里府中人,全部背对着两人,回避着视线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夫君俩进了屋,这场虐狗之行,才正式结束。

    而原本生气吃醋的百里歌,已然被苏迷顺了毛。

    “沈念安那个废,还没死?”

    百里歌抱着苏迷,张口吃下她递来的凤梨酥。

    苏迷喂完他,又给自己拿了一块,随后才道:“武蔺一日不恢复,我便会留着他那条烂命,他想死亦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武蔺亲自解决他们?”百里歌道。

    苏迷颔首:“对,武蔺是最好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武蔺不舍得杀沈芝珊呢?届时你又要怎么办?”百里歌挑眉。

    苏迷怔了怔,轻声笑道:“如果我抛夫弃子,诈死骗你,又跟了别人十年,你会不会杀了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,她永远不会背叛他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打个比喻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轻哼一声,不愿答。

    苏迷笑了笑,望着那双满是认真的狐狸眸子,倾身吻住他的唇:“只要是正常的男人,都不可能原谅她,放过她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不由凝眉:“你是变相说为夫……不正常?”

    苏迷一噎,猛地摇头。

    待他生气之前,直接倾身封住他的唇,以吻封缄。

    “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。

    沈念安继续在府中养伤。

    虽然很久没去看沈芝珊,但她依旧没饿死。

    苏迷早便吩咐过,让暗卫照顾好他们,不经过她的允许下,谁都不能轻易死去。

    至于武蔺。

    因为刘生的缘故,在配合秋雨的治疗,短短几日,已经恢复些意识,勉强能听懂刘生说的话。

    苏迷见此情景,总觉得刘生与武蔺之间,有点什么牵连。

    毕竟不管是影视剧,还是小说里,如果出现过这种情节的话,说明这刘生跟武蔺之间,或许真的有关系。

    苏迷派人叫来刘生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进入沈府,对自己的家人,还有没有印象?”

    “小人六岁时,被人贩子抓走,逃跑的时候,差点被他们活活打死,是沈念安救了我,至于家人,小人隐约记得,自己应该有个爹,后来跟他走散了。”

    苏迷沉吟片刻,立即命人去查刘生的身世。

    “小人可否冒昧问个问题?”刘生疑惑出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本夫人突然善心发作,想做做好事,若是你看上哪家的姑娘,我再帮你提个亲,促成你们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苏迷抓一把瓜子,一边嗑着,一边说着。

    可刘生总觉得,苏迷有事瞒着他。

    但她是主子,他是下人,主子不想说的事,他一个下人,亦不能多问。

    刘生离开后。

    苏迷心想,这二人十有八-九是父子关系。

    等消息打听回来,武蔺恢复的差不多,再给他们做个滴血认亲,这事算是解决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怎么处置那对姑侄……

    苏迷莫名期待。

    几日后,去查刘生身世的人,带来当年的几个人贩子。

    本想让他们去见见武蔺,结果秋雨那边传来消息——

    武蔺在药浴时,不小心弄shi了刘生的衣服。

    由于治疗还要继续进行,让刘生换了他的衣衫,武蔺碰巧见到刘生佩戴的长命锁,以及胸口的黑痣,当场恢复了记忆。

    两人确实是父子。

    苏迷得知此事,立即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不管任何时候,两父子不受拘束,可以自由进出百里府。

    左右这饵食放好,渔网撒好,手中已然牵了线,就等最后收了网,看看他们,能为她带来什么惊喜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从沈念安那次进宫,沈芝珊已经好久,没有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的情况,不知道沈府被抄家的事,她只知道,她想他,特别的想。

    沈芝珊想出去找他,但又怕沈府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她突然想到,沈念安之前给她一个信号弹,只是出现紧急的事,点燃那个信号弹,他立即会出现。

    沈芝珊非常想念他,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将其点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紧随着刺耳声响,一道红色烟花,飞上天空那瞬,为之绚丽绽放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沈念安听到声响,立即推开窗,清晰看见那道光亮时,眉头却猛地紧蹙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以前,他或许早便赶过去。

    但眼下,他突然发现,他对沈芝珊,似乎再亦没了,当初那份深浓的情感。

    他的心里,脑子里,满满都是那个爱着百里歌,用尽心机算计他的——苏迷!

    得不到的,永远在騒动。

    一日不得到,便会一直想她,怨她,恨她,甚至是爱上-她。

    沈念安满眼复杂。

    脑子里,不停设想着,如果当初,他不是为了沈芝珊,而靠近她,苏迷是否会爱上自己?

    可惜……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沈念安静静望着那抹烟花,内心一阵酸涩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即便她不爱他,可他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念安重重闭上眼睛,片刻之后,缓缓睁开的同时,披着一件外衫,还是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一道刺耳难听的开门声,传入沈芝珊的耳中。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一定是他!

    他看到她发的信号弹,立即就过来看她了!

    沈芝珊满眼惊喜,猛地站起身,一溜烟窜出屋,疾步跑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但见那站在暗处,削瘦不成人样的男子,沈芝珊鼻头一酸,猛地跑过去,紧紧抱住他:“你怎能那么狠心,为何那么久不来看我,你知不知道,我好想你,真的好想你,想你想的,彻夜难眠,茶饭不思…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