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42章 低等宫婢翻身记(完)
    “住手!聪儿,你这样会打死他的!”

    沈芝珊哭喊着,不停的求情。

    直到喊出刘生,抑或者说是武聪的小名时,他身形怔了怔。

    沈芝珊以为他要放过沈念安,武聪却猛地挥起手中的石块,用尽全力砸在沈念安的脑壳上——

    伴随着一道瘆人的骨壳破碎声,脑浆混合着血液,四溅飞落,沈念安顿时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沈芝珊心下一紧,极度痛苦的伤痛,瞬间淹没她所有的理智:“该死的混蛋,我要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武聪还未完全转过身,沈芝珊拿出防身的匕首,猛地朝他刺过去——

    “噗-嗤!”

    穿透皮肉的森然之音响起,武聪梭然瞪大眼睛,一脚将沈芝珊踹开,同时接住武蔺倒下的身躯: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聪儿,都是为父无能,才让你受这么多苦。”

    武聪猛地摇头,紧紧抓住他的手:“父亲,你放心,夫人会治好你的,来人,出来啊,快救救我父亲!”

    话落,两名黑衣人凭空隐现,立即将武蔺带走。

    武聪冷冷看着她,心中最后那一点所谓的亲情,都随着那一刀而消逝。

    缓缓朝她走过去,距离她只有一米的时候,沈芝珊再度握着刀,朝他刺过来。

    她要杀了他,为沈念安报仇!

    沈芝珊满眼憎恨与凶狠,势要将他置于死地,才罢休。

    眼见那把锋利的匕首,没有丝毫停顿,没入他的腹部,武聪眸底的受伤之色,如潮水般退去,逐渐沾染狠戾阴鸷惊光。

    下瞬,他徒手握住锋利刀刃,猛地一使劲,从腹部生生拔下,赫然反手一划,割破沈芝珊喉咙的同时,倏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满脸鲜血的武聪,身形紧紧绷着,视线落在那流血不止的伤口,如一把锋利骇人的剑,定定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嘴角勾出一抹怆凉凄然笑意,任腹部的伤口,不停流出血液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惊雷。

    顷刻间,月朗星稀的空中,下起了倾盆大雨,将脸上的所有血液,全部洗刷干净。

    武聪将匕首放进靴子里,前后将沈念安与沈芝珊,拖进院子里。

    武聪来到古井边,将上面的盖子,掀开,拽起沈念安的腿,将他丢了进去。

    转身来到东墙角,搬起地上的大石块,狠狠砸进井中,随后将沈芝珊抛了进去,又将最后的石块,全部丢进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做完所有的一切,武聪瘫坐在地上,低低笑了起来,任由冰冷的雨水,落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伤口处的血,不停的流出,武聪的面色,愈发苍白,意识亦渐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呵,这么死去,也好。

    “刘生。”

    隐隐中,武聪似乎听到一道女声。

    身形微微一震,他用尽全力,缓缓睁开眼睛,视线落在那熟悉的眉眼,眸中闪过讶然,嘴角却勾勒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她还是来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他又死不了,外面还下着雨,你做甚还要亲自去一趟?”

    苏迷刚推门进屋,百里歌冷哼了一声,径自将手中的书卷一丢,拿了干净的帕子,给她擦身上的雨水。

    “乖啊,不生气,我就去看看他们怎么死。”苏迷伸手拥住他。

    “别动,满身都是雨水。”百里歌一脸嫌弃,但还是仔细帮她擦着。

    苏迷紧紧抱着他,唇角微勾:“夫君,能拥有你,我觉得好幸福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动作一顿,低垂着眉眼,望入那双满满爱意的双眸,身心蓦地一动,精准封住她的唇,辗转允-吸。

    虽然男人各有不同,但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,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爱,再适合不过。

    一番深度-交流之后,苏迷窝在百里歌怀里,闭着眼睛休憩。

    “沈念安他们都死了?”百里歌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苏迷并未睁眼,只是轻声道:“嗯,都被刘生杀了,丢进了古井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挺狠,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迷眉头微挑,缓缓睁开眼睛:“我可比他们都狠,怕不怕?”

    百里歌轻笑:“弑母这种事,为夫亦做过,娘子怕不怕?”

    苏迷嘴角笑意微滞,紧紧拥着他,将唇印在他的心口:“不怕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不怕,我相信,即便你再危险在冷酷无情,在心底的最深处,一直为我保留着专属的位置,对你,我同样如此。”

    百里歌唇角微勾,亲了亲她的额头:“迷迷,我想通了,我们生个孩子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迷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在百里歌神色微怔而意外那瞬,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孩子可不是用来玩的解闷的,不管是男是女,我们都要好好教导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百里歌笑道,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喂,今晚够了,不许再来了。”苏迷知道他想做什么,双手抵在他的胸-膛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脆弱的防御,丝毫阻挡不了百里歌,照样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既然准备生孩子,那他必须努力耕耘才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因为武蔺与武聪这一层关系,苏迷并未公开,沈念安跟沈芝珊的事。

    在沈念安失踪三日后,沈家人经过苏迷派人引导,最终找到了后院,在古井中发现了他们的尸体。

    震惊悲痛的同时,有人在屋中锦盒里,发现一本春-宫册子,上面画着的全是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因为沈念安,一时兴起的恶趣味所画,没想到却成了,两人不可告人关系的见证。

    最后,连沈老太爷都惊动了。

    得知此事-后,为之震怒,立即命人将沈芝珊厚葬,而沈念安却直接挖个坑埋了,并未入得祖坟。

    至于武家父子,最终在苏迷的建议下,回到了武家。

    武聪跟着沈念安这么多年,学到的东西不少,将武家留下的家业,经营的不错。

    苏迷与百里歌,在处理完所有事,找了块世外桃源,归隐山林,过着平静而安稳的小日子。

    人活一辈子,短短几十载,能跟心爱之人在一起,每时每刻,都是最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两人闭眼那一刻,苏迷与百里歌,被儿女合葬同一棺椁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任务完成进度100,评分100分,获得25积分,总积分负150,增加25空间经验值,空间等级为九等。”

    系统提示音,在脑中响起,她与他,意味着结束,亦意味着……新的开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