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5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13
    申屠绪对上那双似乎会说话的眼睛,神色微怔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是要在一起的前奏么?

    他是应该拒绝,狠心将她推开,还是应该主动回应?

    申屠绪觉得,自从遇到了苏迷,思考问题与做出决定,对他而言,似乎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抑或者说,每次关系到她的问题,都要百般斟酌与衡量,在她能接受的前提下,才能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认识半天的女人,却能这般影响他,申屠绪真心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见他怔怔看着自己,说不出一句话来,苏迷不由觉得,逗他还蛮有意思的。

    但眼下的情况,她可舍不得再拖延下去,掀起t恤的衣角,将他整个人推倒椅背上。

    入目眼帘是,异常紧致分明的线条,让人完全想象不到,外表看起来如此瘦弱,但布料下的身材,却丝毫不输任何一个超模。

    每一寸的肌理,流畅而不突兀,精雕细琢般细致优美,让人难以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然而在腹部的位置,却有一道明显的烫痕。

    随着申屠绪因紧张,越发急促的呼吸,苏迷清晰看见上面遍布一层小水泡。

    正当她低头凑近,想要仔细检查的时候,申屠绪紧紧扣住她的手!

    “你确定,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申屠绪眸色幽深看着她,脑子里有些乱,想要拒绝,又不想拒绝。

    苏迷见他满脸认真严谨,不由笑了笑:“我当然确定,一会有点疼,你忍着点。”

    有点疼?

    申屠绪被苏迷的话,迷糊了思维。

    那种事,不是女人比较疼么,难道男人更疼?

    申屠绪流露些许迷茫,又富有求知慾的眼眸,一瞬不瞬看着她。

    苏迷趁他不留情,赫然挣脱他的手,拿出烫伤药,沾取少许,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,均匀涂抹在烫伤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嗯~~!”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触感,令申屠绪痛吟一声,梭然睁大难以置信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前面做那么多铺垫,说了那么多让人误会的话,只是为了给他……涂药?!

    申屠绪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原以为她是想要跟他发生点什么,结果却变成了这样,申屠绪不由觉得,自己的想法有点邪恶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他变成了肤浅庸俗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她做出一些引导让他误会的行为,他就会想歪,脑子里只有那种事。

    申屠绪瞬间有点自我嫌弃,自我排斥的莫名烦躁之感。

    趁他发怔的时候,苏迷将伤口处理好,将t恤放下来:“最近不要沾水,不要吃辛辣酱油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低头“嗯”了一声,再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苏迷挑挑眉,在他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视线落在男人绯红的脸,苏迷勾唇笑了笑:“菜不合你的口味,还是觉得不好吃?”

    申屠绪一怔,连忙拿起筷子,低头吃着饭。

    苏迷没想到他这么不禁逗,无声失笑,继续吃着饭。

    一顿饭,不到十分钟,两人已经吃了八成饱。

    苏迷洗了一些水果,拿了两杯酸奶,随后去厨房洗碗。

    申屠绪本想去帮忙,但想着先前的情况,最后还是安静吃着水果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道铃声突然响起,紧接着被接通:“喂……郑黎,怎么了?你慢慢说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声音传来的那瞬,水龙头被关上,苏迷扯掉围裙,走了出来:“你别急别哭,我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闻言,吃东西的动作一挺,立即拿起自己的公文包。

    苏迷挂掉电话,见申屠绪站了起来,忙声道:“郑奇那边出了点事,我要过去一趟,要不你先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车,送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了楼,申屠绪开着车,将苏迷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钟。

    苏迷看向申屠绪:“很晚了,你先回家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男朋友,有困难,自然要帮你解决。”

    申屠绪的理由很充分,眼下情况紧急,苏迷没有拒绝,拉着他来到郑奇所在的病房区。

    刚走过转角,一群男人紧抓郑父的衣领,凶神恶煞道:“告诉你,说话做事注意一点,有什么不该说,就乖乖闭上嘴,否则你儿子,绝对活不到明天!”

    “几位先生,你们这是在威胁恐吓。”

    几人回头一看,一男一女朝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“警告你们,最好不要多管闲事,小心我手下人心狠手辣,弄死你们!”

    苏迷眨眨眼,将手中的电话扬起:“警察先生,你都听见了,市中心医院a楼病房区八楼东侧,有人在威胁恐吓……。”

    为首的人一听,立即放开郑父,带着一帮人离开。

    “苏姐姐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黎到底还是个孩子,见到苏迷的时候,眼泪流的更凶,急忙朝她跑过来。

    刚想要抱住她,苏迷还没说话,一道人影闪身站在她前面!

    申屠绪看着面前的小屁孩,板着脸,宣示了主权:“她是我的,你不能抱她,请保持最起码的礼貌距离……一米,不,两米。”

    “苏姐姐,他凶我呜呜。”郑黎眨眨眼,任眼泪横流。

    苏迷将故意吓唬人的手机收起,拉开申屠绪,看向郑黎:“别害怕,他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谁说没有?

    申屠绪对苏迷的此举,有些不满,眉宇间染上一层阴霾,心中满满的恶意。

    他想教训这个小鬼!

    然而当苏迷的手,渐渐下移,握住他的手,申屠绪所有不好的情绪,转瞬消逝,犹如一头恶意满满蛰伏的兽,被顷刻间安抚,成功顺了毛。

    苏迷将他一系列的转变,看在眼里,心中莫名的感动。

    他还是老样子,即使他有他的原则与底线,可一旦涉及自己,都给予最大的包容与忍让。

    郑黎擦着眼泪:“苏姐姐,你说那些人,是不是吴耀志派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,总之明天一早,他的所有恶行,都将公布于世,还郑奇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苏迷温声安抚着父子二人,又跟院方交涉,让他们留意病房区的安全,随后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申屠绪将她送回家,开车着离开。

    苏迷把家里收拾干净,基本护肤后,躺在床上,渐渐进入睡眠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一股强烈的波动感应,倏然传入苏迷的脑中——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