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7章 都市边缘之制裁15
    谁传播出去的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即便所有视频,都是经过马赛克处理,但有些人,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,那个男人是吴耀志!

    某app总公司得知此事,立即开除了他,同时出现在医院,表明愿意承担全部医药费。

    并未表示,一旦郑奇出了院,还是他们的员工,并且薪资翻倍。

    因为此举,他们的平台,顺便火了一把,增加许多下载量,以及线上订单,额外挣了一笔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这种事对于郑家而言,却是极其有益的!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这篇报道,在整个宏城,甚至是相邻多家城市,都起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尤其是苏迷在报道结尾中的话,更令人深深沉思。

    “当你说出优美善意的话语,不止是你本人,甚至在别人眼中,你都是美丽的。

    反之,如果在生活中的你,处处斤斤计较,言辞恶劣恶毒,你永远都不知道,你那时的样子,有多么的面目可憎与狰狞,你永远不知道,所谓因果报应,即将迎来的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总之,撇开其他恶劣事件不谈,如果可以的话,请给予像“外卖小哥”这类人,哪怕是一分一毫的包容与耐心,或许这世上,会减少很多惨剧的发生。

    愿你我被这世界温柔以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暮晓报社,社长办公司。

    苏迷关上电脑,嘴角勾勒一抹愉-悦轻松笑意。

    第一个有误报道解决了,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态,似乎比以往都要舒心很多。

    这世上,险恶之人很多,能在自我防备,不受伤害与损失的情况下,能给予别人一些尊重或是理解,或许真能影响改变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偶尔做做好事的感觉,似乎也挺不错。

    这时,电话铃声忽然想起。

    苏迷拿过手机一看,是彭彦铭!

    也对,她在暮晓这边的报道,完全推翻之前的报道,这男人十有八-九是要责问她。

    苏迷沉默片刻,将电话接通:“彭总编,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气我,但你怎么能公私不分,反过来阴我呢?”

    彭彦铭压抑着心中怒气,口吻怨怒的质问。

    苏迷眉头轻挑,扯唇道:“我只是真实报道,而且彭总编,我将有误报道的责任,全部揽在自己身上,并没有曝光吴耀志通过朋友找到你,也没有曝光你因为什么,才答应帮他洗白,如此这般,彭总编还有什么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知道原因?”

    彭彦铭的声调,瞬间放低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“你我心中明白就好,何必要说穿呢,既然决定跟你分手,我自然已经放得下,即便真的有别的情绪,也不会牵扯到工作,彭总编,以后,各自安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苏迷将电话挂断,嘴角扯出一道讥讽笑意。

    不管在任何行业,所有的合作或是所谓的帮忙,大多都牵扯到利益关系。

    当初彭彦铭答应帮忙,也是因为吴耀志的朋友,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,正好在负责邓文慧想要的代言,结果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而原女主因为先前邓文慧的刺激,一脚踏错,以至之后尝到甜头,深陷泥潭,再也回不了头。

    苏迷轻舒一口气,摁了摁眉心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的瞬间,申屠绪板着一张脸,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苏迷心中一吓!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来的,在这里坐了多久,又听到了什么,为什么她完全没发现?

    苏迷望向他的那刻,申屠绪正好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苏迷蓦地望入两汪幽深寒潭,后背不由浸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这男人,不笑起来,真有点可怕!

    苏迷缄默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绝对不能问他什么时候来的,怎么不提前告诉她一声?

    一旦要是问了,这男人绝对比现在还要可怕!

    苏迷心念电转,随即勾唇道:“抱歉,刚刚接到以前老板的电话,一时没注意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时间,起身来到他面前,直接扭身坐进他怀里:“快中午了,你想吃什么,咱们去吃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而,苏迷的主动示好,并没有让申屠绪脸色好转,反而周身气息更冷。

    苏迷知道,自己打完电话才发现他,申屠绪生气也正常。

    但这男人神出鬼没,走路都没有声音,苏迷真心没注意,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?

    暗自轻叹一声,她静静望着他,带着讨好的意味,轻轻吻住他的唇:“不要生气了好不好,我好饿,想吃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你前男友生气的时候,你也是这样哄他的?”

    苏迷话未说完,申屠绪冷着脸,沉声质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申屠绪知道,眼下自己的嘴脸,用“丑陋妒夫”四个字形容,再也贴切不过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她说有前男友,又用这种方式哄自己的时候,脑子里第一个想法:她是不是曾经这样哄过彭彦铭?

    那一瞬间,满腔充斥着该死的妒忌与怨恨!

    为什么不早一点遇到她?!

    虽然这样想,但同时他又清楚的明白,以前的事情,谁都无法左右。

    但他心里,就是不舒服!

    面对申屠绪的质问,一般的女人,或许都会生气,但苏迷却没有。

    他能在做事风格上,包容与妥协,而她同样在面对这种问题与情况,如实的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我跟彭彦铭只交往三个月,第一天他要求发生关系,我拒绝了,他说等我想通,但三月后,他出-轨邓文慧,我们就分手了,交往过程中,只拉过手,还有拥抱,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完全坦诚的话,将满身幽冷之气的男人,成功顺了毛。

    恋人之间,如果产生误会,说开就好,何必争一口气,非要逼谁先低头。

    申屠绪怔了怔,原本放在旁边的双手,揽住她的腰身,破天荒的回吻她了一下:“我为刚才的话,跟恶劣的语气,道歉。”

    苏迷勾勾唇,摇头笑了笑:“适当的生气与吃醋,我都能接受,而且,你生气的样子,很可爱。”

    她低头“啵”了一口,意犹未尽地道:“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对上女人那双含笑,却满含缱绻柔情的眼眸,申屠绪身心微动,滑了滑喉结,梭然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,精准攫取她红誘芳香的唇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